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橫河:美國連出重拳 中美全面脫鈎

作者:
川普自己也表示,這一周他有兩個表示,一個是目前沒有和習近平通話的計劃;第二個是對第二階段貿易協議沒有興趣。其實這裏是兩方面,我們現在講脫鈎,脫鈎這方面是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全面脫鈎。脫鈎就是離開,就沒關係了。

因對中共隱瞞和處理疫情不滿,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5月14日表示,美國可以切斷和北京的整個關係

(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華盛頓這個星期連續出台對中共的新政策,不僅是《香港自治法 》正式生效,也取消了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國務卿蓬佩奧更是宣佈中共在南海的所作所為均是非法;同時白宮還在醞釀下一步的措施,包括禁止使用抖音微信,禁止中共黨員及家屬入境美國等等。那麼這些舉措任何一項都是非同小可的,華府這麼連續出擊,是不是標誌着中美已經開始全面脫鈎 呢?我們今天就來分析一下。

橫河先生,川普7月14日簽署了《香港自治法 》及「香港正常化」的行政令,還特意為此發表了一個小時的講話,這個對中美兩國的關係有什麼影響呢?

橫河:我們先看一下,一個法律和一個行政令,這個內容很多媒體都已經報導過了,所以我這裏不想多說。《香港自治法》是國會參眾兩院通過的,而且是快速通過,總統簽署以後就成為法律。這個法律主要是針對破壞香港「一國兩制」、破壞香港自由和法治、鎮壓香港民眾中共官員和一些實體進行一級制裁;對和這些個人和實體有業務來往的銀行進行二級制裁,這一下包括的面就很廣了,這些銀行就很可能把很多的中國銀行,甚至其他國家的銀行都包括進去了。

在這之前我們知道,早就有了一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兩個法律結合起來,制裁中港官員的這些法律基礎就已經很完整了,就要看怎麼施行了。

而「香港正常化」行政令就是對法律的具體實施。所謂「正常化」,就是說原來是不正常的,為什麼不正常呢?就是因為它有特殊待遇,現在一正常就沒有特殊待遇了,跟大陸同等對待。這個和上面所說的,對個人和實體的制裁相比的話,這個主要是對香港的整個政策方面的改變,包括關稅地位、經濟待遇、進口出口的管制、簽證等等,幾乎是全面的。

當然他還有一個,收緊簽證,香港的簽證以前到美國來的時候非常松的,現在就和大陸一樣同等對待了,這一收緊不是就更不利於香港民眾了嗎?他這裏其實就是有所改變,他在收緊簽證的同時,放寬了避難申請。因為原來香港是作為自由城市對待的,所以美國沒有政治、宗教、信仰方面對香港的庇護,他庇護是因為這個國家、這個地區侵犯這些自由,他沒有,所以才需要庇護。但現在他增加了香港庇護的名額,這就是一個改變。

從兩國關係來說,因為美國是率先進行實質制裁的,就是中美關係英國只是提出了提供港人的身份護照,這個是屬於保護性質的,就是保護港人性質的,這個跟美國的庇護是一類的,但這不是對中港官員的懲罰,或者是制裁,這個跟美國行動不一樣。澳洲加拿大很快地就停止了引渡條約,但是很多國家還停留在譴責方面,沒有付出行動,所以美國是最早行動的。毫無疑問,這個影響最大的還是中美關係,因為美國採取行動了。

但是我覺得美國在這件事情上,他實際上還是被動的,雖然他的措施是最嚴厲的,但是這個事情是中共引發的,中共弄出來一個「港版國安法」,這才導致美國制裁的,並不是美國要把這個事情鬧大。

至於說中共所說的干涉內政,其實美國做的這件事情正好不是干涉內政,是中共把香港當作大陸來對待了,那美國就跟進了,你既然把香港當作大陸來對待,我也只能把香港當作大陸對待,這是尊重中國內政,正好是不干涉內政的表現。而且制裁只是美國的國內法,他實際上是在幫助中共實施23年前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如果中共當時就不承認的話,其實誰也沒有辦法,誰讓你23年前要去欺騙全世界呢?

貿易戰或者說是美國的貿易反擊戰開始以來,有兩大事件使得美國政府對中共徹底喪失信心,所以就開始偏離了原來貿易戰的目標,而走向全面脫鈎 ,甚至對抗,這兩件事情就是中共病毒,還有一個是「港版國安法」。要知道反送中運動的本身並沒有使川普總統下這個決心,這個就是現在中美關係 走到這一步了。

主持人:華盛頓取消了對香港的特殊待遇,是否就標誌着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的結束呢?

橫河:目前金融方面,美國還沒有什麼大的動作,最主要的金融如果大動作的話,應該是美元和港幣脫鈎,這個很多人都懷疑會做這樣的事情,他現在沒有做。所以有人認為短期影響可能不大,美國不會刻意地去改變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的。

我一直認為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是來自它自己的自由和法治,現在國安法實行以後,自由也沒有了,法治也沒有了,再加上美國的優惠沒有了,所以它作為金融中心的條件就不存在了。若干年以後,如果我們回顧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衰敗,人們會認為現在這個時間和現在發生的事件是個轉折點。中共並不願意,而且也沒有能力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如果它想吞併香港的話。

主持人:除此之外,我們知道白宮還在醞釀一些進一步的舉措,對華人比較關心的就是美國有可能禁止使用抖音和微信。

橫河:是,在這之前,白宮一些官員已經提到了,最可以確認的是昨天國務卿蓬佩奧談到,美國政府正在評估抖音和微信等中國的應用軟件,會在幾周之內做出決定,這個是最明確的了。

抖音和微信實際上是有不同的地方,但也有類似的地方,抖音的美國版(TikTok),原來是相對比較獨立的一個美國公司;微信就是一個中國公司。相同的是它都有可能把用戶數據交給中共,這個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抖音主要在美國年輕人當中流行,包括很多軍人都使用,這就牽涉到軍隊、軍人臉部的數據,這個識別的過程,還有除了個人私隱以外,這個可能會被中共用於AI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的技術開發。

另外還有很多政府部門的人以前也用,那就牽涉到政府部門的內部情況,因為它是短片,你只要一拍,人家就知道你這個人現在定位在哪裏,你是一個什麼人,就把很多美國政府內部運行的情況搞清楚了,所以美國在軍隊和政府部門最先開始禁。

微信主要是在華人當中流行,它一直存在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海外的微信群,有的微信群裏面一個大陸人都沒有,也照樣被封殺,談到敏感問題照樣被封殺,這種情況也就是說,微信是公開的把中共的網絡監控和網絡管理直接搬到國外來了,這個就牽涉到美國的言論自由的問題。

美國參議院已經對美國國會不太滿意的社交平台舉行過聽證會,那次就是把抖音海外版(TikTok)和蘋果叫去聽證,抖音海外版(TikTok)拒絕出席,它沒有去,這個其實是很不利的,美國公司可以不去,但是你是被懷疑的公司,你不去,確實很麻煩的。在內容審查方面,抖音正試圖和中共保持一定的距離,而微信根本就不在乎,這是不一樣的。

海外華人和國內親屬朋友的通信,微信幾乎是唯一的工具,因為海外普遍使用的那些工具在中國都打不開。那現在有人開始請願了,說是要求美國政府不要禁微信,這個其實也是比較奇怪的,你應該是要求中共打開防火牆,或者你盡你的一份力量去幫助打破防火牆,而不是要求美國政府不要禁微信。還有華人很奇怪的,就是商量怎麼樣去翻牆回國,反向翻牆回國去用微信的。

有人說禁TikTok和微信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其實這個無關於言論自由,因為美國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審查微信和TikTok的內容。這是一個對美國充滿敵意的外國政府在搜集美國人的個人信息、搜集美國的信息,而且在美國實行監控和審查,這是不允許的。這個和言論自由毫不相干。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消息就是說,美國有可能禁止中共黨員及其他家屬入境美國,而且即使是已經在美國的也有可能被遣返,您怎麼看呢?

橫河:這個最早是《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現在也有不少其他的媒體也去證實這個消息,就是說確實美國政府現在正在討論這個可行性。這個和禁微信和抖音是不一樣的。雖然說沒有美國政府官員公開出面證實過。

這如果是真的話呢,它說明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美國政府現在確實對中共的認識非常清楚了,而且明確的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了。第二個是脫鈎將要加速,就是美中之間全面脫鈎要加速。因為中共在中國的統治它是無孔不入的,就是說它是貫穿全社會的,包括幾乎所有領域的領導層都會在這個被禁的範圍之內,因為這些領導層全都是中共黨員。因為中共對全社會的控制吧,它就是通過社會所有領域裏面的各級中共黨組織實現的,包括很多所謂的私企。你要知道在一定規模的私企內部都設有中共的組織,而且都在領導層里,他們還參與決策。也就是說這種禁令的話,它就是全方位的脫鈎了。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消息傳出來以後呢,「退黨」這個詞的谷歌搜索量就暴增,也就是說大家非常關注這件事情,而且很多人已經開始採取措施。

主持人:我們剛才討論了兩個是跟一般的民眾生活比較相關的,也是民眾比較關心的。但是作為媒體或者國外的一些機構可能更看重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說美國是對中共的態度越來越強硬,而且就把這個態度放在枱面上了,比如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他公開地說中共在南海的所作所為都是不合法的。那很多人就把這個解釋為,就說這是宣戰,有這個宣戰的意味在裏面。

橫河: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知道在4年前,國際常設仲裁法庭裁定中國在南中國海 的領土或者權利主張是違反國際法的,也就是說它裁定的就是中共對南中國海不擁有主權。

在這之後呢,其實美國一直沒有表態。美國怎麼說的呢?在維基百科上面把美國說成是支持國際仲裁,它不這麼說的,就它只是說這幾點,一個是堅持南海自由航行權;第二個是對各國的主權要求不表態、不站邊;再一個是希望各方尊重仲裁法庭的裁決。他是這麼說的,非常委婉。

但是這一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的聲明就明確表示,中國在南中國海 大部分海域的「擴張性海事主張」完全非法。這是公開站在國際仲裁法庭的裁決這個立場上了。這在4年當中這是第一次這麼清晰的表達。

這事為什麼重要呢?因為現在在美中的對峙當中,政治、經濟、文化、教育、軍事、太空等等各個領域當中,美國在南海的優勢是最大的。我們比較一下,貿易戰的話,美國是要承受一些損失的,雖然我們說美國的損失相比中共來說的話要小很多,但是因為畢竟第一大、第二大的經濟體之間它互相交錯有幾十年了,美國的供應鏈,包括常規的普通藥物90%是靠中國提供的;更不要說到現在為止,美國都沒有能夠完全解決醫護人員的防護設備的問題,因為全在中國生產。所以說呢,貿易方面美國是要損失的。

而制裁香港的話呢,在美中貿易當中,美國是逆差;而美國和香港的貿易呢,美國是順差。所以美國制裁,他完全是出於道義上的原因,而不是經濟上。他經濟上實際上是沒有好處,甚至對於美國自己也是有傷害的。

但是相比較而言的話,南海就不一樣了,南海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很多國家對南海都有主權主張。他即使由於各種原因可能不會公開和中共翻臉,但是他至少是在心底是願意美國出頭的,所以他有公開支持美國立場的,還有私下支持美國立場的;但是公開支持中共聲稱的卻沒有。當然公開支持美國立場的,實際上是美國支持他們立場,就是像菲律賓越南這樣的。這是地緣政治。

第二個是由於這個常設仲裁法庭裁定支持菲律賓的幾乎所有訴求,美國的聲明就跟這個裁定是一致了,所以在國際法上,美國這個聲明佔了理。這是在法律上。

然後在軍事上呢,美國在海上占絕對優勢。目前美國正在運行的三艘航空母艦都在太平洋部署,還有四艘在維修嘛,其中兩艘在西太平洋。根據這幾天的消息呢,它就在南海,這個是極為罕見的。而中共的這個航空母艦到現在都沒有形成戰鬥力,它基本上還是一個擺設。這是這個南海的情況。也就是說美國在南海的動作對美國來說的話是在多個選項當中對美國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做出來的。

但是我覺得這裏面並沒有宣戰的意思,有的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威懾力,就是他給出的這個警告信息是非常清晰的。南海是美國對中共政策變化和實際行動最清晰的一個地方,而且這不是競爭,而是軍事對峙。這個不一樣。

主持人:那麼其實這個星期還有很多新的政策,比如說美國已經宣佈了對華為的,就中資企業,可能會取消它的簽證,就限制它的簽證;終止與香港的引渡協定,取消美中的審計協議等等。這些其實放在平時都是大事,但是這個星期確實是太多的這種新政策擠在一起,這麼多事情擠在一起,所以不能分析得太詳細,不過還是想請您簡單的解讀一下這些政策。

橫河:這些限制代表了不同領域美中的對峙。你像對這個華為等中企員工的限制簽證,它的理由是什麼呢?是華為和這一類的公司為中共在國內嚴重侵犯人權提供了支持,包括在新疆,當然也包括在 大陸,這個是從人權角度上的。

那我們可以看到其實這一屆的美國政府,雖然說他可能不比以前的各屆政府說得更多,但絕對是做得最多的,就是在人權問題上,它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這是人權問題。

另外一個就是終止和香港的引渡協議,當然這是一個傳聞,到現在還沒有實現。雖然說在川普總統宣佈的時候,人們認為可能跟這個引渡有關,但事實上並沒有。加拿大和澳洲已經終止和香港的引渡協議;美國會不會做呢?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為引渡的前提是雙方的司法體制類似,這就是港人反送中的根本原因。就是香港是有法治的,中國沒有法治,所以說大多數民主國家和香港是有引渡條約的,但是和中共卻沒有。

現在「港版國安法」施行以後,香港沒有了獨立司法,就是和大陸一樣了。當然,這個引渡的前提就沒有了。引渡的話就是我的司法和你的類似,這個罪在我這裏也判這樣子,在你那裏也是有罪的。如果說是在中國被認為是有罪的,但是在其他國家被認為無罪的,他就不能引渡。差得太大,就是連引渡協定都沒有了。所以在現在香港的法治已經沒有了的情況下,我想美國取消和香港的引渡協議是早晚的事情,這又是一個不同的層面了,就在司法層面上。

而擬議中談到的這個廢止美中審計協議,這是因為中國的審計不透明,導致他們在美國上市的公司造假,就給美國投資者造成損失,因為他提供的數據是假的。那美國投資者不知道就投資去了,結果發現是落空了。那最新的消息就是被指控財務欺詐的中概股愛奇藝,在美國紐約被起訴了。那這是屬於金融方面,這是代表了不同領域。

其實我們還看到上周有很多別的事情,昨天司法部長巴爾有個演講,重點是對美國商界喊話,警告商業不要對中共綏靖。注意,這不是一個單獨的演講,這是原來計劃的一系列演講的第三個,前兩個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FBI的局長克里斯多弗·雷,這我們以前討論過。現在是第三個;那預期中的第四個可能是國務卿蓬佩奧的,這些都是要求美國實施對中共更強硬的政策。

胡錫進問了一句:中國究竟做錯了什麼?美國非要堵死中國。連胡錫進都開始裝無辜了,難道這麼快他就忘記了自己那麼多瘋狂攻擊美國的「戰狼」言論了嗎?

實際上,美國的鷹派是非常重視胡錫進在說什麼的,就他們引用中共的強硬,很多是引用《環球時報》社論這一類的東西。要不然的話,《環球時報》這樣的小報怎麼能夠被美國政府定為中共使團呢?也就是說,在整個美中關係惡化的過程當中,胡錫進是起了一個加強的作用,加強惡化的速度。

主持人:在我們以前做節目的時候您提到過,中美之間兩個國家因為過去40年錯綜複雜的經濟的交融,其實全面脫鈎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但我們看到這個星期有這麼多情況發生了,您是不是覺得我們應該可以認定說中美已經走向全面脫鈎呢?

橫河:是的,這一周可以說美國連續出重拳,這個和貿易戰期間我們說的組合拳是完全不一樣的。貿易戰當中的組合拳,它是限定在一定的範圍之內,而且都和一個特定的目標相關,比如說達成一個協議或者怎麼樣,是相關的。

但是這個它已經沒有一個特定的目標了,就是說如果貿易戰會造成事實上的脫鈎,或者是通過貿易戰使得脫鈎可以有準備,也可能說脫鈎並不是美國的本意,或者是美國政府的本意。因為美國一直在努力達成貿易協定嘛,要達成協定,這麼認真的想達成協定,那就不是為了脫鈎。當然我們也談過,它會有脫鈎的效果。

而到了中共病毒疫情在美國泛濫,而且現在還在上升的趨勢,非常嚴重,再加上「港版國安法」這兩條,美國政府尤其是川普總統本人和川普團隊以上一周一系列的變化為代表,脫鈎已經是主動的行為了。就在這之前的話,它有可能還是一個實際效果,而不一定是目標,現在已經是一個主動行為了。

川普自己也表示,這一周他有兩個表示,一個是目前沒有和習近平通話的計劃;第二個是對第二階段貿易協議沒有興趣。其實這裏是兩方面,我們現在講脫鈎,脫鈎這方面是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全面脫鈎。脫鈎就是離開,就沒關係了。

但另一方面,其實是關係在雙方更接近了,哪方面呢?就是剛才講的軍事上,局部的對峙。這個不是說兩國的軍艦脫離,而是兩國的軍艦現在越來越集中到南海了,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所以脫鈎和對峙,甚至對抗,是同時在進行,這就是現在美中關係的這一周所體現出來的。

當然根據剛才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一步步走到今天,其實最主要的責任人應該是在中共方面,是中共的一系列行動、一系列行為加速了美中關係的脫鈎,美國只是說順應中共的行動而採取的行動。

主持人:好,那麼這一次的節目我們就暫時先討論到這裏,中美脫鈎肯定會引起世界政治格局的進一步變化,那麼我們以後會經常關注這方面的消息,給您進一步解析。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83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