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人類例外論是消除種族主義辦法

作者:
人類例外論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的而且不可度量的價值,而原因非常簡單:我們是人。換句話說,我們都被賦予了平等的、無法剝奪的道德價值,即一種客觀的原則。我們的膚色、發質、眼睛形狀都無關緊要。我們平等,因為我們是人。無需多說!

位於華盛頓D.C.的非洲美國人歷史與文化國家博物館。

從我還是一個男孩兒的時候起,種族平等的事業一直在大幅度地進步。

在那個悲慘的舊時代,非裔美國人遭受了無所不在的歧視,被剝奪了平等機會——有時是依照法律,但是通常是根據習俗——簡單地根據他們的膚色。個人以及家庭遭受的傷害確鑿無疑而且無法量化。正如最高法院對布朗控告教育委員案的裁決書中清楚地寫道:「不同但是平等就是根深蒂固的不平等。」

如今,種族隔離法已經被廢除,再也不會有人為此哀傷,可是,天啊!種族主義仍然存在着,可是當代人推動平等的方式通常不是把種族主義當作一個危害原本健康身體的毒瘤加以根除。相反,虛假的敘事不停地從我們的最高機構里流出,認為種族主義就是美國人正在經歷的和曾經經歷的一切。難怪我們中的很多人感到如此憤怒。

哎呀!史密森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進一步推動着這個毀滅性的、誤導性的敘事,它的非裔美國人歷史與文化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開設了一個在線學習課程,名字叫「談種族」(Talking About Race),這樣的話只有在我青年時代的種族主義者們才能寫得出來。特別是關於「白」的那一部分無恥地宣稱:道德觀和文化觀推動了成功的人生,在一定程度上講都是對「白」的認同。

這些被認為是具有壓迫性質的觀念包括:

自立

核心家庭是理想的社會單元

強調科學方法

西方(希臘羅馬)和猶太基督教傳統至上

努力工作是打開成功之門的鑰匙

計劃未來

決策

多數人統治(在白人掌權的時候)

用標準英語進行交流

真是莫大的諷刺。在那個悲慘的舊時代,種族主義者惡毒地宣稱非裔美國人不會維持穩定的家庭、不善於理性思考、懶惰、不會用正確的發音說話。可是在這兒,博物館散佈的謠言認為優異,無論怎樣,都是「白」。這真是太滑稽了。(在收到了眾多批評以後,以及在本文發表以後,博物館撤掉了那個包含以上文字內容的圖片,但是沒有發通知,沒做解釋或者更正。)

更糟糕的是,那篇文本提出「如果你認同白,認同你的白人種族身份及其特權,那將是有利於結束種族主義的關鍵性的一步」。所謂的目標就是成為一個「反種族主義者」,並且要求「白人」「把你自己看成是白人群體的一部分」。(該文本中的有關種族身份的詞彙都使用了大寫。)

天啊!為了勸說人們不再把擁抱種族身份當作結束我們的種族分裂的最佳手段,我們已經努力了多少年了?

不行!把我們的個人身份再次種族化,揮舞着所謂的集體性的種族罪惡感的大棒,這會破壞誠懇的交流,使不和諧加劇。的確,這是一種逆種族平等的偉大進步的倒退。在合眾國的歷史上,為了實現種族平等,太多的人已經犧牲了太多——甚至付出了生命。

人類例外論

那麼,我們如何在有害的種族分裂之中架設橋樑,消除依然存在的機會方面的不平等,實現一個完全平等的社會?答案既簡單又深刻:拋棄關於種族的爭論以及膚淺的區分,讓我們接受並且致力於傳播人類例外論,遵照它的準則生活。

人類例外論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的而且不可度量的價值,而原因非常簡單:我們是人。換句話說,我們都被賦予了平等的、無法剝奪的道德價值,即一種客觀的原則。我們的膚色、發質、眼睛形狀都無關緊要。我們平等,因為我們是人。無需多說!

從人類例外論的角度看,種族主義之所以邪惡,是因為它把天生平等的人當作是不平等的人。受這種虛構的影響,種族主義者歧視、詆毀、蔑視某些特定的受害者,為自己的行為辯護,造謠說「他者的」生命反正不那麼重要。這就是自大狂!

此外,人類例外論強調責任,其理論基礎就是我們的人性。種族主義和歧視行為否定了我們己欲達則達人的責任。從這種意義上講,偏執是拒絕的一種形式,它否定了我們一個人和所有人之間的互愛互助原則,也否定了一個人從所有人那裏有所獲得的權利。

我們應該按照這個標準分析我們自己的行為,以及評價各種公共政策的合理性:它們是促進了,還是違背了,人類例外論原則?從這個角度看問題就會消除本不存在的分歧,撫慰群體罪惡感,給憤怒的反責降溫,恢復社會的凝聚力。

我們已經看到,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人類例外論所具有的勸導力量一直在不斷地促進偉大的民權事業。

馬丁‧路德·金說:我們評價一個人,不要看其膚色,而要看其品行。此言一出,蒼天為之感動。

同樣,1831年,偉大的廢奴主義者威廉‧勞埃德·加里森(William Lloyd Garrison)全身心地致力於奴隸立即而明確地獲得解放,實現不同種族完全平等。他在《解放者報》(The Liberator)首刊中寫道:

「我將像真理一樣頑強,像正義一樣永不退讓。在這個問題上,我不需要三思,說話、寫文章不需要中庸。絕不!絕不!一個人的房子着火了,你告訴他報警時語氣要溫和;一個人的妻子遭人強姦,你告訴他救妻子的方式要適度;一位母親的孩子掉進了火里,你告訴她救孩子的方式要按部就班;但是面對眼下的事業,別跟我說要適度。我是嚴肅的,我不會含糊其辭,我不需要找藉口,我一吋也不退讓。我要讓人們聽到我的聲音。」

在加里森寫這篇偉大的社論的時候,廢奴運動還幾乎不存在,可是35年以後,美國的奴隸制已經灰飛煙滅。

毫無疑問,把種族主義從我們中間清除出去仍然是一個緊迫的頭等大事。讓我們投入到這個偉大的事業中吧,用包容的方式,而不是用分裂的方式,首先要認同我們作為人類的身份,超越一切種族差異。如果我們做到了,那麼白種、黑種,每一種令人憎惡的「種」都將消失,我們將穩步前進,結成一個更加完美的整體。

原文Human Exceptionalism Is the Solution to Rac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衛斯理·J·史密斯(Wesley J. Smith),獲獎作家,發現研究所人類例外論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任。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405.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