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爆料片揭貴州400億爛尾樓 疑涉國家領導人 官方發聲威脅

外觀魔幻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圖片來源:網絡)

貴州省黔南州轄下的獨山縣借了400億的債打造的景觀,部分卻已成為爛尾景區。涉事前縣委書記潘志立去年已被查,「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也早在去年就曝光。但一個中國網絡時政評論節目本月中上傳的爆料影片再次引爆輿論倒逼官方,當局發聲威脅不要熱炒。疑因事件已牽涉至少中共兩名現任「國家領導人」。

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引爆輿論怒火

綜合媒體報導,中國貴州小城——獨山縣,是一個長期被官方列為國家級貧困縣的地方。過去近10年,獨山縣政府大力舉債400億人民幣起高樓、蓋古城;從外觀魔幻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到山寨版紫禁城的「毋斂古國核心區」,各種仿古建築拔地而起。但大量壯觀建築蓋到一半就停工爛尾,或淪為無人維護營運的「鬼屋」。

事件自7月中旬以來再次引爆中國輿論怒火。中國的地方官被質疑「只搞形象工程,不管百姓死活」,搞官商勾結。「爛尾樓城」至今無人知曉如何收尾,獨山縣卻在今年3月照樣宣告正式「脫貧」,但究竟這400億都用去了哪裏?這些巨債怎麼辦?

獨山縣是貴州黔南州一座山區小城,歷史上就是中國西南進入兩廣地區的陸路重要門戶。但過去數十年,獨山縣經濟始終未見起色,曾長期被官方列為國家級貧困縣(基本認定標準為:人均年收入少於2,300元人民幣)。

不過當地自2010年潘志立出任獨山縣委書記開始變化,過去近10年,潘志立8年主政下的獨山縣大力舉債蓋了各式仿古、現代風格的醒目壯觀建築。然而這些卻大多蓋到一半就停工,或在完工後人去樓空、年久失修。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2018年底潘志立遭免職時,獨山縣債務已高達400多億元人民幣。

據《澎湃新聞》指出,獨山縣全年財政收入不到10億人民幣,戶籍人口僅35萬——平均每個獨山縣民,身上都背了11萬人民幣以上的債務包袱。

馬前卒爆料影片揭魔幻爛尾景區細節400億有多少進了官爺的口袋?

「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早在去年就已向大眾曝光。2019年8月《中國紀檢監察報》就已披露報導,但事件在7月中再次被推上輿論風口,主要是因為中國社交平台微博賬戶名為「觀視頻工作室」(馬前卒工作室)的時政評論節目《睡前消息》,在2020年7月12日上傳的影片〈馬前卒暴走,親眼看看獨山縣怎麼燒掉400億!周年特輯(上)〉。

這個長約22分鐘的影片,由節目主持人馬前卒,實地走訪獨山縣幾個標誌性的爛尾建築,將地方當局花400億打造的形象工程,真實呈現於大眾眼前時,影片隨即引爆熱議。截至7月17日,短短5天內,該片吸引超過420萬人次觀看。

影片中,獨山縣被點名列舉、一邊舉債一邊狂蓋的爛尾建築包含:百井樓(1億)、中國天洞景區(總投資5億)、獨山大學城(20億)、山寨紫禁城的毋斂古城(22億)、盤古莊(56.5億)、深河橋抗戰遺址景區(120億)……等。

其中最受關注的,則是壯觀的「天下第一水司樓」。天下第一水司樓官方名稱原為「水司府堂」,是位於獨山縣影山鎮「淨心谷景區」的標誌性建築,舉債斥資2億人民幣打造。根據獨山縣公開資料,該建築設計共24層樓,樓高99.9米,標榜全采木質榫卯結構,佔地超過5,000平方米。

水司樓自2016年9月開工,但自2018年6月水司樓便因各種複雜原因,停工至今。

根據《山東商報》記者7月16日的實地報導,水司樓在獨山縣舉債爭議引爆後,已悄悄圍起了圍欄,禁止入內。

在輿論壓力下,獨山縣政府7月14日出面回應:水司樓目前已更名為「淨心谷大酒店」,「採取市場化運作模式簽訂合作協議,將於近期進場施工」,但未進一步說明細節。

除了水司樓,用地面積共約170萬平方米,外觀仿若獨山山寨版的北京紫禁城、以仿古旅遊為觀光願景的毋斂古城,也陷入了爛尾窘境。

根據中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15日的實地訪查,毋斂古城如今工地大門深鎖、鐵鏽滿布,其內施工機具隨地擱置,雜草叢生。

中國網友如此憤怒表示:「貧困縣舉債搞『形象工程』!給誰看哪?」「這400億又有多少進了官爺的口袋呢?」

「地方債紀念碑」爛尾工程無阻獨山縣「脫貧」

2018年12月,潘志立遭免去獨山縣委書記之職,2019年8月,潘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之後被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等起訴。直到今年4月,潘志立才終於遭到法院判決有期徒刑12年,但潘提起上訴。

前獨山縣委書記潘志立

在潘志立去年被「雙開」之際,《中國紀檢監察報》首次披露獨山縣舉債問題。當時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聲明中批潘志立「盲目舉債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領導幹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自然容易形成『山頭替代組織』『圈子替代班子』。」

但這些被戲稱「地方債紀念碑」的爛尾工程,卻似乎讓獨山縣至少達成了帳面上的「脫貧」。2020年3月,獨山縣正式宣告不再列入「國家級貧困縣」。有輿論便質疑,這就是中共吹噓的「全面脫貧」和「全面小康社會」?

對這些爛尾樓,該如何施工收尾?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的楊志勇表示,由於獨山負債的融資都是大項目,資金不足與施工未完若陷入惡性循環,更難以仰賴透過營運收益來平衡成本——債也就更難還了。尤其疫情威脅仍未退去,未來可預期的大環境蕭條,更讓外界對於獨山縣爛尾樓的結局悲觀。

離奇爛帳追責封頂官方威脅莫炒舊聞爆料人刪除影片

台媒《聯合報》報導指出,「政績工程」是獨山縣的離奇爛帳,還是中國魔幻寫實的普遍縮影。許多中國網友則忍不住熱議:「一個小縣城的債務,就有幾百億之多,全國得有多少呀?不敢想像!」據知光是在貴州,緊鄰着獨山縣僅約1小時車程的三都縣,也有着類似的大量舉債蓋樓問題。三都縣委書記梁嘉庚在2018年因此落馬。

貴州獨山縣官網7月14日發佈就所謂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問題整改聲明稱,獨山縣新一任領導班子針對此前因盲目舉債、亂鋪攤子遺留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爛尾工程問題,會進行整改。

黔南州政府7月16日的聲明則表示:「截至2020年6月底,獨山縣政府債務餘額為135.68億人民幣;三都縣為97.47億。」但官方強調整改前朝爛攤決心之餘,話鋒一轉又表示:

「我們真誠歡迎新聞媒體對獨山、三都兩縣解決有關歷史遺留問題的進展進行客觀、真實的報導監督。但同時,也注意到網上少數人反覆炒作『舊聞』並進行惡意關聯,對於故意混淆概念、製造謠言,意圖通過誤導形成輿論施壓、在處理有關問題中謀求不當利益等行為,公安機關將依法查處。」

對此,一名中國網友在微博上表示:「最後收尾這句話,刀子就亮出來了。」隨後,本次引爆輿論熱議獨山事件的《睡前消息》該影片,已在17日下午,因不明原因刪除。但影片在大陸網絡仍在熱傳。

獨山縣400億爛尾樓事件背後的國家領導人

舉債400億元人民幣主要是縣委原書記潘志立的「大手筆」,但在中共官場,沒有靠山是無法成事的。中紀委的通報也稱:領導幹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在《品蔥網》,有網友提到:「這麼大的一個負面新聞,不搞定幾個大領導是不行的。那最後誰會倒霉呢?要知道前幾年貴州一把手是陳敏爾,難道是他要出事了嗎?」

官方資料顯示,潘志立1964年9月生,江蘇省海安人,大學學歷,他早年曾在江蘇工作,於2007年8月起任海安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副書記等職。2010年7月,潘志立跨省調赴貴州獨山縣委書記,並擔任該職務8年。2014年9月,潘志立升任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長,兼任獨山縣委書記等職。2015年9月,卸任黔南州副州長職務,仍繼續擔任獨山縣委書記(副廳長級)、獨山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等職,直至2018年12月被免職。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審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調查。

據陸媒披露,2010年至2011年,貴州分兩批從江蘇、浙江等省(市)引進12名所謂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

潘志立的獨山縣爛尾工程大案疑牽出現任政治局委員公安部趙克志

趙克志2006年3月任中共江蘇省委常委;2006年4月,兼任江蘇省常務副省長;江蘇省政府黨組副書記,江蘇省行政學院院長。2010年8月,任中共貴州省委副書記、省政府黨組書記,代省長;9月28日任貴州省長。2012年7月,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首次進入中央委員會;12月18日起,不再兼任省長職務,直至2015年7月31日履新中共河北省委書記,2017年11月任公安部長。

從江蘇來貴州的潘志立,到貴州的時間點,與趙克志離任江蘇到貴州的時間基本重合,並且趙克志也在潘志立到獨山的五年後才離開貴州。

而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早年在習近平主政地浙江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常務副省長。2012年2月,陳敏爾任中共貴州省委副書記;當年12月,接替趙克志出任省政府黨組書記。2013年1月任貴州省省長。2015年7月31日陳敏爾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2017年4月20日連任,2017年7月15日,時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被免職,由陳敏爾接任。在同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陳敏爾進入政治局,成為副國級的國家領導人。

也就是說,潘志立在獨山縣胡來,大多數時間是在陳敏爾的眼皮底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364.html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