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南澇北旱加蟲災 供應緊張糧食漲價 守住18億土地紅線是騙人的

—南澇北旱加蟲災 中國糧食供應將如何?(下)

大陸農業研究人員秦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目前是水災的影響比較大,「今年糧食供應肯定會很緊張,糧食會漲價。」江西鄱陽縣農民李先生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國農業很危險,種田沒錢賺,耕地拋荒很嚴重。他說,農村城鎮化,守住18億土地紅線是騙人的,像鄱陽湖產糧大縣人均不到一畝田,「種糧大縣鄱陽湖是廣袤的平原,土地肥沃,有些地方像凰崗鎮一人不足三分田,說明守住18億畝紅線這個是假的,根本就是守不住,都是騙人的,沒有人種,也沒那麼多的田,因為現在農村城鎮化,一個鄉鎮方圓幾公里現在全部都搞開發了。」

正當今年夏糧收割來臨之際,中國遭遇南澇北旱及蟲災。而在此期間,多個糧倉接連起火,被曝糧食儲備摻假。那麼,中國今年糧食供應將如何?

今年糧食供應會很緊張糧價上漲

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後,洪水、旱災蝗蟲等重大災害接踵而來,糧食危機、糧荒再次成為關注熱點。

大陸農業研究人員秦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目前是水災的影響比較大,「今年糧食供應肯定會很緊張,糧食會漲價。」

「糧荒目前還不至於,因為會把工業用糧降下來,為保穩定,吃的糧食是好辦的。」他說,「關鍵是吃之外的、加工的、餵養牲畜的,以後吃肉就成問題了,光是保肚子不是問題。」

中國的糧食有三大用途,分別是口糧(供人食用)、飼料用糧(供牲畜食用)和工業用糧(作為工業原料,如釀酒等)。

湖南農民陳先生也認為,到今年年底糧食會很緊張,中共說稻穀、小麥庫存充足,「(但)近段時間,多地糧庫起火,還有糧庫收的糧食生霉、長蟲,還有糧庫糧食造假等,所以,我對今年所謂的糧食安全抱有很大的擔憂。」

大陸媒體近期曝出多起糧庫起火,包括吉林黑龍江林甸、河南焦作、江西貴溪等地糧庫。另外,近期中儲糧黑龍江分公司肇東直屬庫曝出糧庫一次性儲備糧存在質量問題,表面發霉的水泡糧下掩藏着大量的「篩下物」。

至於大面積蝗災,陳先生說,今年是一個非常的年代、非常的時期,「全球性的蝗災時有發生,蔓延到中國來可能性也很大,到底會有什麼情況變化就不好說了。蝗災導致全世界的糧食價格上漲,也會影響到中國。」

截至7月21日,河南、河北山東等小麥收購價漲到近1.2元/斤。外界認為漲價的原因有,政府啟動托市收購、近期玉米價格上漲導致增加小麥的收購和入庫、26個省市出現的洪澇災害、國際疫情蔓延以及部分農民惜售等因素。

「現在耕地拋荒很嚴重,沒人種糧,也會造成糧食緊張。」陳先生說。

「守住18億土地紅線是騙人的」

江西鄱陽縣農民李先生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國農業很危險,種田沒錢賺,耕地拋荒很嚴重,「50歲上下的人是最年輕的農民,40歲以下沒有當農民的,只是有農民的身份。」

他說,農村城鎮化,守住18億土地紅線是騙人的,像鄱陽湖產糧大縣人均不到一畝田,「種糧大縣鄱陽湖是廣袤的平原,土地肥沃,有些地方像凰崗鎮一人不足三分田,說明守住18億畝紅線這個是假的,根本就是守不住,都是騙人的,沒有人種,也沒那麼多的田,因為現在農村城鎮化,一個鄉鎮方圓幾公里現在全部都搞開發了,開發後也是經濟很蕭條,也沒有什麼人。」

陳先生披露,中共加大鼓勵種植糧食,說明官方已經認識到糧食存在危機,「像湖北、湖南、江西,很多農村的農田被大量荒廢,有很多靠近江邊的田就直接干土了,不是農田了,這種情況非常嚴重。」

「補貼幅度不大,很難刺激種田積極性」

中共今年再次發佈中央一號文件,強調糧食生產要穩政策、穩面積、穩產量,要求糧食安全省市縣長負責制,對產糧大縣加大獎勵力度,對稻穀、玉米、大豆生產者給予補貼等。

陳先生對此表示,官方是增加了一些補貼,但實際補貼幅度不大,很難刺激農民種田的積極性,「比如說,一畝田能產一千多斤糧食,如按2塊一斤算才2000多塊錢,一般的家裏也就兩三畝田,總共按萬塊錢算,還要請人插秧、收割、包括農藥化肥等成本也要幾千塊,算下來每畝能賺到三五兩百塊錢不得了,一畝一百塊錢補貼無濟於事。」

「現在一般種糧的是老人、60歲以上的在外面賺不到錢的人,種田補貼家用,保證自己不餓死,在外面打工的人,兩三個月的工資就夠種幾畝田的收入,所以,刺激幅度力度不夠,不能提高種糧的積極性以及種糧的畝數,農田、良田荒廢的情況沒有好轉。而且,補貼到底給了誰,有些說,補貼到某些人個人私人的家用上了。」

陳先生認為,中共加大鼓勵種植糧食,說明官方已經認識到糧食存在危機,「(耕地拋荒)直接影響中國糧食的進口幅度,而如果中國沒有足夠的外匯買糧食,糧食就會存在危機。中共高層和一些專業研究人士已經看到這個問題了,所以,他們一直想用這種補貼的方式來刺激農民種糧的積極性。」

農民意識到糧食緊張不再賣糧

《每日糧油》6月消息,今年由於小麥減產導致很多基層農戶不願賣糧,糧庫及貿易商為了採購到足夠的新季小麥,紛紛上調採購價格,導致小麥價格上漲,個別地區出現搶糧現象。

陳先生說,糧食去年就漲價了,「我們這裏100斤稻穀要170元,打成大米要兩塊五六一斤,稻穀以前只要120、130元。現在農民就是170元也不想賣了,他們也意識到這個糧食緊張的問題。」

廣東清遠釀酒師鄭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城市裏的糧食供應和價格表面上沒有什麼很大的變化,「中共對媒體控制很嚴,很多人以為糧食是不缺的,很淡定,但是有一天,大家都會去搶糧食的,但那個時候,中共是不會給你存糧的。現在知道信息的人至少都存有3個月以上的糧食。」

這是國內一個普通百姓,在多種災難後,家裏開始了儲備各種生活必須品!家裏簡直就是個小超市!

危機感充實着每個國人的內心! pic.twitter.com/Wnmh0YNnvC

—五色峰(@sx81236325) July19,2020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18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