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防疫一夜封城 官員誇下海口 知情人爆恐怖內幕

新疆(美聯社資料照)

日前新疆烏魯木齊爆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該市已實行全封閉管理,嚴控人員流動。官方專家稱3至4周後就可正常生活,但目前情況似乎並沒有如此令人樂觀,官方通報顯示,疫情已經擴散至南疆。外界注意到,新疆此輪疫情爆發的時間與美國制裁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等官員的時間高度契合。

據中共國家衛健委網站公佈,19日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共報告22例確診,其中有17例本土病例均在新疆。截止19日,新疆現有47例確診病例(其中重症病例2例),烏魯木齊市46例,喀什地區也出現1例(為烏魯木齊市移入病例),顯示疫情已經擴散至南疆。另現有無症狀感染者50例,都在烏魯木齊市。還有3016人接受醫學觀察。但這些都只是官方數據,外界質疑或有隱瞞。

新疆烏魯木齊自官方通報15日出現數月來第1例確診病例以及3例無症狀感染者後,全城立即實行全封閉管理,嚴控人員流動,生病及其他特殊情況由社區負責協助辦理。當地政府下達給各社區的相關通知指出,該市將最大限度減少公共交通及發車量,生產經營單位人員就地吃住、減少流動,外來人士必須在定點賓館隔離7天。此外,商場及酒店原則上關閉。

烏魯木齊地鐵16日發出公告,當地軌道交通1號線自當天晚上10點開始停止運營,恢復時間將另行通知。烏魯木齊機場的航班則大量取消。

當局大動作封城、限制交通引發民眾質疑,實際疫情可能更為嚴重。有人在推特上指出,「北京那麼多病例為何沒停駛?」"烏魯木齊發現一例於是封城了。你們覺得這操作在邏輯上合理不?"

官方緊急封城的同時,一如既往派專家出面淡化疫情。日前多家媒體引述烏魯木齊市疾控中心主任芮寶玲表示,「烏魯木齊疫情形勢總體可控」。

18日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則在微博發帖稱,目前所採取的措施「能夠保證當地在3-4周後基本恢復正常生活」。

19日,烏魯木齊調高了5地的風險等級,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沙依巴克區提升為「高風險地區」;烏魯木齊經濟技術開發區(頭屯河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新市區)、水磨溝區提升為「中風險地區」,宣佈全市進入「戰時狀態」。

新疆新疫情爆發與陳全國被制裁同天知情者揭所謂「可防可控」是迫害人權的壞經驗積累

據官方通報,新疆此一輪疫情的首個病例是7月10日出現發熱症狀,而美聯邦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於當地時間7月9日宣佈,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新疆前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前政法委書記,現任新疆人大常委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朱海侖,新疆自治區副主席、自治區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廳長、督察長王明山,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前黨委書記霍留軍4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據海外明慧網今天發表知情人撰稿稱,讓人驚訝的是,新疆第二次出現中共肺炎的時間與美國宣佈制裁陳全國等新疆四位高官的時間一致,都是在7月10日,這看似偶然的背後有什麼必然聯繫呢?

文章稱,陳全國自2016年主掌新疆以來,利用其在西藏迫害藏人的經驗,大力推行網格化治理新疆,其實就把新疆從大到地、州、市,小到鄉、街道、社區劃分成一個個監區和監室進行監獄化管理,令每個網格轄區內的民眾喪失人身自由和尊嚴權力,就像囚犯一樣被監控和管控,如有反對和微詞者,即刻抓捕入集中營不說,還要株連九族,並把他們的老人、妻子、孩子一併入獄。為了實現全面監獄化管理新疆,新疆當局利用公安和社區雙重迫害新疆民眾。

新疆公安在新疆所有的地區市縣之間建立公安檢查站,它的作用就是限制人員出入的自由,如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等中共眼中的所謂「不穩定因素」,新疆公安全部把其身份證在公安網上標記,使其一過檢查站,就報警,被抓,從而限制其人身自由。其次,新疆公安在市區內建造大量的警務站,每隔500米左右一個,為的是在接到命令後,可以一分鐘之內趕到現場抓捕民眾。另外,新疆修建了大量的集中營關押民眾,隨着惡行在世界範圍的曝光,對民眾的迫害開始從集中營轉入社區暗地迫害,如果說新疆警察扮演的是獄警的角色,那麼新疆社區工作人員扮演的就是監獄裏面牢頭獄霸的角色。

社區原本是用來服務民眾的最底層辦事機構,但陳全國在新疆硬是把它打造成一個人治社會的流氓黑手。一個社區20-30人,管控着5000-10000左右的居民,而這20多人大部份是從社會上臨時招聘的無業閒散人員和剛畢業的學生,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中共政府讓整誰就整誰,讓怎麼整就怎麼整,根本沒有法律意識人權觀念,道德水準極其低下且善惡不分。

他們掌握着對民眾的生殺大權,從婚喪嫁娶到上學開業,從治安維穩到環保消防,全部由社區說了算。新疆抓人送集中營根本不需要公安審批,社區裏的包戶幹部打個報告,交社區書記簽字後,公安就得照單抓人,而刑滿釋放人員,如果居住地的社區不肯接收,其人還得在監獄中繼續呆下去。

文章還說,中共政府對自己發明的這套害人機器甚為得意,覺得在新疆實施高壓統治的三年以來效果明顯,當中共肺炎爆發後,便急於把這一套整人的經驗在全國和香港推廣,中共在疫區內以社區為單位管控民眾自由,管控民眾思想及生活買菜等所有的方式均來自於新疆的管理模式,就連所使用的詞彙也來自於新疆對民眾的迫害,如網格化管理,比如方艙醫院的「應收盡收」,其實這個詞最早使用於2017年新疆政法委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非法抓捕行動,意思就是把所有他認為該抓的人全部抓捕。

另外文章還指出,經過這半年的驗證實際結果也看到了,疫情傳播速度與是否「封城」沒有關聯。如台灣韓國日本等沒有封城,疫情傳播範圍也不廣;而中共二次爆發疫情的地區都是大規模封城嚴重的地區,如北京、新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1/147952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