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生態 > 正文

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再揭三峽工程黑幕:「公地的悲劇」

圖為三峽大壩

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近日再向本台揭露三峽工程上馬論證時充滿爭議的內幕。他直指中共建政七十年的防洪措施是個大失敗,而對民眾而言,三峽工程最大的問題是「公地的悲劇」,也就是公有權力下的私有制:三峽工程是私家財產,老百姓只有付錢的份。

三峽工程論證:「可防百年一遇洪水」出爐內幕

王維洛告訴本台記者,1992年3月21的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有3千多人參加。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向代表們做興建三峽工程的預案說明。鄒家華表示,長江流域從漢朝以來,每10年就有一次大洪水,建三峽工程就是為了防范長江中下游的大災難。

鄒家華做了3個多小時的報告,說三峽工程有一個骨幹工程或者叫做核心工程,是任何其它工程都不能替代的防洪工程,是為了防大災的。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上馬的時候,錢正英和李鵬都說過,它有兩個大問題。100多萬人移民和水庫泥沙淤積的問題。不過,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先生說,不是泥沙,而是大的石塊淤積的問題。

王維洛舉例說,今年長江三峽的深孔泄洪和新安江水庫的九孔泄洪,有什麼不同呢?新安江水是從上往下流的,三峽水是從下往上噴的,就是要借着洪水的力量來沖沙。

據他指,當年三峽工程的論證報告是四個組分開來寫的。防洪組的報告說,三峽大壩下面的荊江大堤堤防能力弱,只能防10年一遇的洪水。修了三峽工程以後,能把下游堤防的防洪能力提高到防百年一遇的洪水。

泥沙組則說,長江下游的堤防能力強。要利用洪水把泥沙衝出水庫,減少淤積。所以它的設置是從水庫的底部把泥沙衝出去。

王維洛認為,兩個組對狀態的描述不一致,所以永遠不可能是正確的。

王維洛表示,實際上,三峽工程論證的第一號人物張光鬥,1991年12月在人民日報發文說,三峽大壩下游荊江河段的防洪能力是20年一遇,加上荊江防、蓄洪工程,可以防40年一遇的洪水。

王維洛指出,從1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和從4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效果。也就是說,張光鬥和鄒家華兩個人中,必有一個人在撒謊。

他認為,按泥沙組說的,遭遇到20年一遇以下的洪水,建議三峽工程不要蓄洪,全部用來沖沙,因為下游能夠頂得住,所以現在還是堅持是這樣。

三峽工程防洪有兩個模式,一個是正常的蓄洪,今年的蓄洪它就是蓄洪到正常模式的差不多是到極端了,是蓄到155米,蓄上去以後馬上放掉,它是短期的。

還有一個蓄水方案,叫城陵磯蓄水方案,要蓄到175米,蓄完以後要保持到汛情末期。

王維洛說,現在三峽工程根據它最大的蓄洪能力,也不是它所說的221.5億立方米,而是最多只有70多億立方米。它之前是算錯了。按它現在找的理由,說是為防止今後更大的洪水做準備。那你的天氣預測聲稱是很準的,就應該告訴大家,後面的洪水什麼時候來,有多大。

中共建政七十年的防洪措施是個大失敗

中國華南遭遇持續一個月強降水,與此同時長江干支流一眾水庫非但不能起到蓄洪降災的作用,還接連泄洪,加重長江流域水災。特別是三峽水庫,已成危及半個中國的火藥桶。早前陸媒驚現一篇題為「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的文章,引發惶恐情緒。

【錄音】:三峽工程通過這一次,給中國人上了一課。就告訴你,就是那一篇文章說的,它已經盡力了,它也就這點本事了。你中國人花了這麼多錢,你買的是個什麼東西,你現在買的是另外一樣東西。你回過頭來去看1992年的時候那些領導人對中國人所許下的諾言是什麼?1998年的時候,三峽集團的老總對記者說,若有三峽大工程在,何愁湖水逞凶狂。那一年因為沒有三峽大壩,他怎麼吹都行。我要有三峽了,下面就沒有洪水了。

王維洛直指,從現實看,中共建政後的防洪工程是個大失敗。

【錄音】:我可以在這裏告訴中國的老百姓,今年9月份、10月份以後,長江中下游下面就是旱災。而且會旱的很厲害。它就是這樣,要它防洪的時候它不能防洪,要它放水的時候它不能放水。它就是這麼一個,就象三峽工程他們也說的,它已經盡力了,你不要再難為它了。它就是盡力了,它就那麼一點本事啊。沒有了。那麼你就想今年的三峽工程它是要防萬年一遇或者是千年一遇,就叫它防百年一遇的洪水,今年,因為以前設計的時候都是以宜昌的水文站的資料為準的,因為三斗坪那時候是沒有水文站的,這個叫黃陵廟那邊也沒有水文站的,只有宜昌有水文站,那麼宜昌水文站的20年一遇的洪水,它要7萬多立方米每秒,今年你還沒有到7萬多,20年一遇的洪水你還沒到呢對不對,所以說我們到現在,今年大家都在說一個洪水現象,其實是有的是真的在某種程度上是被他們有意炒作起來的一個洪水現象,也能夠反應出中國70年來的防洪措施,它是很失敗的一個東西。

為什麼洪水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

王維洛認為,大家都很關心武漢的水位。武漢最高的是1954年的水位,是29.73米。在荊江防洪工程使用了3次以後,它的防洪效果,使得那一年沙市的水位降低了1米。1998年,它說是第二高水位,是29.43米,比54年低30厘米。當時荊江工程已經做好了蓄洪的準備,但江澤民要嚴防死守,沒有批准動用。如果動用的話,那麼它可能只有28點幾,也要將近降1米多。

在今年發生洪水災害之前的武漢市10個最高水位,1954年、1998年、1999年、1996年、2016年、1931年、1983年、1995年、1980年、2002年。洪水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極端氣候是可能的一個原因。但最主要的是,人對水的空間的佔領,越來越多了。

武漢常住人口900萬,武漢的房子卻至少能住2千多萬人。都是空的。武漢大學的老房子建在山上,地勢很高。現在新建的大學地勢很低,都是以前的湖區。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軍運會的停車場,以前都是濕地,是在湖邊的。人佔了水的位置,洪水的水位就越來越高了。

公有權力下的私有制:三峽工程是私家財產,老百姓只有付錢的份

王維洛說,三峽工程從1991年開始做輿論準備的時候,只有支持派一種聲音。因為當時是六四以後,反對派被當作是支持反革命動亂,都遭到打壓,不能發聲。所以一邊倒的,都是催促三峽工程趕快開工。湖北省省長寫了「我們湖北人民盼望着三峽工程上馬」,湖南省省長寫了「我們湖南人民盼望三峽工程早建」。那時候都是這樣宣傳的。

【錄音】:你只要把那時候的文章拿出來看看,你就可以知道當時是怎麼來吹噓三峽工程的。我們現在說它是沒有達到當時你所許諾的給中國人民的所謂的功效,因為這是中國人民花錢蓋的。但是我告訴你,三峽工程並不屬於中國人民,這是私家財產。它的發電的利益是歸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你現在它每上一點水都是發揮了所謂的防洪效益,那是要找中國人算賬的,那是要從國家、現在是從湖北省抗旱防汛總指揮部向三峽集團要付錢的,最後還是老百姓付錢的。老百姓你不要看它沒有什麼功能,它還向你要錢的,你付了錢還不給你利息,還不給你還本,它還要問你收取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的錢。所以說這個東西是個什麼東西呢?這就是美國那個中國很著名的作家鄭義說的,這是公有權力下的私有制,經營權的私有制。就是像一個什麼東西呢,就是聽起來這個東西是公有的,但是好處呢……以前有個理論,叫「公地的悲劇」。聽起來是公家的,國有的,是什麼東西的,老百姓只有付錢的份,沒有獲利的份,獲利的都是私有的。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0/1479224.html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