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 深度解析川普簽署禁中共黨員入美禁令之可行性

一個爆炸性新聞引發廣泛關注。7月1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親口公開確認,川普政府的確正在考慮對中共祭出更大的制裁措施,禁止9,000萬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是其中一個選項。如果此招祭出,牽涉的中國人將多達2億多人。

美國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共祭出更大的制裁措施,禁止9,000萬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是選項之一。(AP/美聯社)

一個爆炸性新聞引發廣泛關注。7月1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親口公開確認,川普政府的確正在考慮對中共祭出更大的制裁措施,禁止9,000萬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是其中一個選項。如果此招祭出,牽涉的中國人將多達2億多人。

此事在人民日報海外版、微博、俠客島上也做了轉載。

Google關鍵字搜索趨勢顯示,「退黨」兩個字的搜索一下暴漲了上百倍。

那麼川普簽屬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簽署後該政令的執行力又會怎樣?美國如何區分是不是黨員以及1%的行惡黨員與99%的普通黨員?這樣的問題被普遍提出。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深入分析和回答了以上問題,並在提出美國政府已把中共視為世界的癌症後,分享了如何抗擊中共癌症的獨到見解。

認清中美關係發展大趨勢是所有問題的最大前提

章天亮最先談了中美關係發展的大趨勢問題。為什麼要談這個問題?因為川普是否禁止這9000萬中共黨員來到美國,包括他們的直系親屬,加在一起大概總數是2.7億人,剝奪他們來美國的權利。這其實只是一個具體的戰術問題,或者是操作層面的問題。我們要對整個美國現在大的戰略有一個了解。

我們看到美國跟中共的關係現在變得越來越糟糕,特別是5月份以來,5月6號的時候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記者會上提到了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美國和中國之間是沒有雙贏的。7月16號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在密歇根演講也提到,說中共所說的win-win雙贏,講的就是中共贏了兩次,而對方就是全輸。當時5月6號蓬佩奧演講的時候我們就嗅到一種氣氛,就是美國準備要建立一個沒有共產黨的國際新秩序。在5月7號「天亮時分」節目就提到這一點。

這兩個月以來,我們可以看到,整個中美關係發展的趨勢非常地明顯,在病毒問題上、香港問題上、新疆問題上、南中國海問題上、驅逐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留學生包括訪問學者問題上、驅逐中共在美的宣傳人員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在指向中美關係面臨着脫鈎,或者說美國現在要想辦法剿滅中共。

所以,如果我們明白了這樣一個大趨勢之後,9000萬黨員是不是會被禁止入境美國,就只是一個具體操作層面的問題。現在美國的大刀已經掄起來了,只是往哪砍、先砍哪兒後砍哪兒的問題了。

美國政府已分清中共與中國,那麼怎樣理解中共黨員1%與99%的關係?

章天亮特別說明:現在整個川普政府內閣也有一個特別明顯的趨勢,就是把中國和中共分開。我們去聽國務院國務卿蓬佩奧的演講、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的演講、美國司法部長巴爾的演講,他們都在明確地講中國共產黨是怎麼樣怎麼樣,而不是講中國。所以美國這一刀會砍在中共的身上。

有的人可能說中共九千萬黨員,如果美國這麼一制裁,不是制裁範圍太廣了,難道每一個中共黨員都是值得制裁的嗎?可能人們會覺得在共產黨九千萬黨員隊伍中,真正幹壞事、干大壞事的,比如說是百分之一的人,那剩下99%陪綁的黨員不是太倒霉了嗎?

章天亮認為,恰恰是那99%的存在,形成了一種沉默的支持,因為他們沒有反對共產黨作惡,反而站在了共產黨一邊,所以他們才給了共產黨幹壞事的膽量。想像一下,如果9千萬黨員中只有90萬到100萬、1%的幹壞事的人才是中共黨員,其他別人都不是中共黨員,如果中共黨員只有90多萬,中共決不敢幹現在這麼大的壞事,也絕對干不出來現在這麼大的壞事。所以說9000萬中那些背後沉默的支持,才是中共幹壞事的一個最主要的能量來源。因此他們也就成了中共幹壞事的共犯。除非真正退出中共這個邪惡組織。

禁令不僅針對中共黨員,與中共相關的組織及其人員都可能面臨被禁

章天亮說,中國每年來到美國的人數,2018年時是300萬,要說禁中共黨員入美真的會影響2.7億人也不大可能。如果中美關係不斷惡化下去,估計從中國來美的人可能會急劇縮小到100萬以下,如果兩國關係真的那麼糟糕的話,甚至可能只有幾萬人能夠來到美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真正能夠來到美國的人,他一定是在中國國內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有一定金錢的,否則來不了。在中共治下的社會,如果不是跟共產黨勾勾搭搭,真的很難掙到那麼多錢,或者能夠有那麼高的社會地位。

孔子講過這樣的話: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就是說,如果國家是一個非常昏庸、混亂無道的國家,你在這樣的國家裏成為一個富裕的人,你的錢一定不是好來的,這樣的富貴其實是一種恥辱。所以說,真正能夠來到美國的這些人,他們肯定是跟共產黨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美國對中共的禁令,禁的不僅僅是共產黨員,還包括那些跟中共相關的組織,比如共青團,甚至比如說中華全國總工會、中國全國婦聯,包括統戰部、宗教協會之類的。可能你不是共產黨的組織,甚至你可能不是共產黨員,但是當你在這些組織裏邊,實際上你已經起到了支持共產黨的作用。就憑這一點美國就可以禁你。

從三方面深度解析川普簽署禁中共黨員入美政令的可行性

章天亮分析說,川普有沒有可能簽署這樣的一個命令?我們可以看到,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發言人都明確表示,美國保持對中共制裁的所有選項。那麼,談川普簽署命令的可行性有多大,可分為三個方面來分析:

第一方面,是合法性。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如果你行為不合法,那就有人可能會起訴你,或者是法院就下一個禁令,不讓你執行這樣的一個行政命令。

美國有專門的一個法律叫《移民與國籍法》,該法授予美國總統非常大的權力。總統是美國的國家元首,但是如果看美國政治制度的設計就會發現一個特點,美國總統很大一部分權力是為了保障美國的安全,就是應對美國外部的敵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到,美國國務院它只專門管一件事兒,就是外交,其他別的事都不管,專門負責外交事務;而且美國國務卿是美國的第四順位元首,把國務卿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上。所以對於美國這樣一個政府來說,外交政策在內閣中的分量是最高的,也是最大的。

美國總統在外交這方面的權限非常之大,《移民和國籍法》授予美國總統權力,可以對任何美國總統認為對美國安全有威脅的人,下令禁止他們入境。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當總統之後,2017年針對那些恐怖活動非常猖獗的國家簽署禁令,認為他們來到美國會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移民與國籍法》授予美國總統幾乎是絕對的權力,他想禁誰入美國就有這個權力去禁止。所以說川普具有這樣的權力。

第二方面,是可操作性。有的人對這一政令的實施表示質疑,認為9000萬黨員全部禁止,美國如何確切知道誰是黨員誰不是黨員?在具體操作上怎麼執行?

章天亮說,我們可以參考一下美國《移民與國籍法》第212條,該法律說,在美國法律中規定,共產黨員或共產黨相關外圍組織人員沒有資格取得美國永久居留權,也沒有資格取得美國公民身份。那麼這裏就提出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知道誰是黨員誰不是黨員。其實,如果過去美國能夠執行第212條法律,也當然可以去用同樣的方法來對待中共黨員入境的問題。所以我們就要看一看在申請入籍規劃的時候,如何能夠知道誰是黨員誰不是黨員。

在美國移民法中,即使你是黨員,在某些情況下可以申請豁免。第一,已經離開共產黨和相關組織超過5年並能證明這一點,你也可以入籍;第二,就是你能證明入黨或者入團是被迫的,如果你能證明這一點也行;第三,是你能證明你並不信仰共產主義,這個是很難去證明的,所以第三條途徑很少人走。基本來說前兩個途徑就沒什麼太大問題申請豁免。

當你在填寫485表格申請美國公民身份的時候,美國政府如何識別你是不是共產黨員,這很簡單,485表格中有一項問你是不是共產黨員,如果你要說是,你在下面要做一個說明:比如說我因為什麼什麼已經脫離共產黨5年了等等。

那麼有人就說,如果美國政府採取同樣的方法,在申請簽證的時候,在ds-160申請簽證表格中也加這麼一個問題,那我就隨便填,說我不是,騙過去不就得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這完全取決於美國政府是認真對待還是不認真對待這個事。

在冷戰時期美國對這個事情是非常非常認真的,後來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之後,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放鬆了很多,也不努力去查。當然不努力去查並不是說不查。2017年的時候,芝加哥論壇報登過一個消息:一個叫Ling Lu的中國人,就是在是否是共產黨員的問題上撒謊,結果被判監禁一天、罰款2萬美元。至於他美國公民身份是不是被吊銷了,不太清楚。但是美國國土安全部是有人去查這個東西的。那麼如果川普政府真的認認真真去查,在這方面投入很多的力量,用欺騙手段是危險的。

有些中共黨員他們的身份是公開的,比如中共所有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他們的名單是公開的;中共省部級幹部基本來說都是共產黨員,他們的名單也是公開的,所以一旦川普簽署實施了這樣的行政命令,他們這些人一定會在黑名單上。剩下的人可能有漏網之魚來到美國,但是相信很多來到美國的人,都是在中國貪污腐敗的中共貪官,他們一定在國內得罪了很多人。所以老百姓如果聽說他們去美國了那就一定是撒謊,因為他們不撒謊根本就申請不到簽證來美國。所以只要聽說他來美國了,雖然到中共國務院信訪局最高法院去告狀上訪沒有希望,現在則有了一個新的解決方案:想辦法翻牆到美國國務院移民局網站專門舉報網頁上舉報他們,他們只要一到美國,立刻就向移民局舉報他們。只要真的想操作,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操作的。

第三方面,是簽署的可能性。章天亮先說了一個事:有個朋友在臉書上貼了一個彭博社的報道,說在《香港問責法》實施問題上,川普不打算制裁韓正林鄭月娥。對於來自彭博社的報道,他心裏邊畫了一個問號,他直覺上認為很有可能是一個假新聞。為什麼呢?理性地分析,有兩個原因:

第一點,就是彭博社專門負責黑川普,因為彭博社的主人Michael Bloomberg跟川普的關係就非常糟糕,彭博社過去有黑川普的歷史。這樣一個新聞就是想讓川普很難看。

第二點,如果說川普不制裁韓正,可能是出於某種國家利益層面的考量;但說川普不制裁林鄭月娥,這讓人難以相信,如果川普連林鄭都不制裁,不等於放了《香港問責法》的鴿子了嗎?連她都不制裁,還通過那個《香港問責法》有什麼用處?這裏的問題是,當有很多訂閱量的媒體上發表出不實消息的時候,就給川普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現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路透社都在報說,川普可能會禁止這個9000萬黨員的政令。川普面臨的壓力非常非常大了:你說川普禁不禁?如果他不禁,他會很難看,他也必須得拿出一個過得去的說法來,比如說制裁中共所有25個政治局委員、加上中央委員、加上各個省部級幹部及其家屬來美。你必須得拿出這樣力度的東西出來,才有可能讓別人不罵你。所以川普現在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但是不管怎麼樣,是否制裁9000萬中共黨員只是一個技術問題,只是一個具體操作的問題。整個中美大的脫鈎局勢已是無法避免的了,而且雙方關係惡化之後,就會你一招我一招迅速地升級,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香港問題上、疫情追責問題上一定會迅速升級。因此可以說,具體採取什麼措施並不重要,大戰略看清楚,那麼具體的發展,我們就拭目以待。

美國政府已經把中共看作是世界的癌症

章天亮說,現在美國政府把中共在全球它起到的作用定位成為像是癌症一樣的東西。什麼叫作癌症?癌細胞之所以能夠在人體內不斷擴張,是因為人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免疫系統中把癌細胞當作是正常細胞,對它不進行識別,癌細胞就像正常細胞一樣吸取身體養料,它可以拼命地分裂,再吸取很多很多養料,再拼命分裂,最後把人體的養分、資源全部耗盡,最後把這個人的生命耗盡。

美國政府現在已經把中共看作是世界的癌症。7月16日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演講中他已經看到了這個問題。巴爾將近一個小時的演講,是美國現在針對中共的國策宣講的一部分,包括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和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他們在做一系列的演講,在講中共的問題。

巴爾演講里有那麼一句話,他說,現在的中國共產黨跟30年前在天安門開槍鎮壓學生民主運動的中國共產黨是一樣的;說如果共產黨把對它的人民的暴政只限制在它國境線之內,這已經是夠讓人覺得糟糕的了,但是共產黨還要把這樣的意識形態輸出到全球去。所以當美國認識到這個的時候,就會發現共產黨就像是癌症一樣,它絕不僅僅滿足於只把一個器官毀掉就完了,癌細胞它一定要擴散全身的。現在美國發現了這個問題,美國就採取行動了。

建立沒有中共的國際新秩序,美國戰略:隔離、精準打擊、教育人認清中共

章天亮在5月7號的節目中曾經提到過:美國要建設一個沒有中共的國際新秩序。那麼如何解決中共在國際上的問題?美國的辦法就是想辦法隔離你。7月15號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有一段話非常搞笑,當時蓬佩奧自己一邊笑一邊說:世界衛生組織WHO現在到中國去調查新冠疫情了,我覺得呢,如果他們能夠做一個獨立的調查當然很好,可是我不相信,我相信他們去中國的目的就是給中共洗地去了。

這說明一個問題,美國發現當WHO被中共控制,而美國想建立一個沒有中共的新秩序,怎麼辦?美國就是退群。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從很多地方退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TPP和WHO。很顯然,美國是說只要中共控制的組織,我不跟你玩兒!將來甚至可能說世貿組織WTO、聯合國什麼之類的都有可能退群,美國對很多東西它沒有什麼放不下,沒有什麼不能夠撤的。

有一個問題是,只要美國一撤,自由社會一定會跟着美國走,它不會跟着中共走的,只要美國不帶着中共玩兒了,這個國際秩序就徹底的變了。

所以巴爾在演講過程中也把中共當作是癌症一樣,先把你隔離,隔離之後想辦法就要消滅你。那麼怎麼去消滅中共這個癌症呢?

我們知道,殺死癌症,人會很痛苦,要經歷什麼化療、放療,但是也有的人戰勝癌症是靠自身的免疫力,就是這個人當一旦發現癌細胞,它的免疫系統被激活的時候,這個人的癌症很快就好了,不知不覺間就好了,而且這個人幾乎是沒有任何痛苦,就看着這個人一天天變好。

那麼,對於中共這個癌症,除了美國對中共實行像外科手術式的打擊,在南海問題上也好,在香港問題上也好,對中共實施制裁,當然它也會給中國人民帶來一定的痛苦,就像是化療、放療一樣;但是如果中國人民自身能夠起來抵抗的話,就像是人自身的免疫力激活,去清除癌細胞一樣,那麼這個時候中國人民的痛苦就會極大地減小,甚至可以沒有痛苦。怎麼能夠達到這一點呢?對美國來說就是讓中國人了解真相,要知道中共是一個癌症。

對抗中共癌症中國人如何激活整體免疫力?破除防火牆很關鍵

7月16號美國司法部長巴爾的演講中提到,Cisco公司大概花了幾十億美元幫助中共建了長城防火牆,他特別點了Cisco公司的名,他還點名了蘋果等其他公司,但特別點名Cisco公司。

章天亮表示,當巴爾提到長城防火牆的時候,讓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十幾年之前,中國的一個記者叫師濤,當時通過雅虎的郵件發了一些消息出來,結果後來中共為了迫害他把他入罪關到監獄裏。沒有證據怎麼辦?中共就壓迫雅虎公司把師濤的郵件交出來作為給他定罪的證據。海外人權團體因此起訴雅虎,最後雅虎賠償了1730萬美元。

我們想想,Cisco公司建立防火牆的近20年的過程中,中國有多少人受害!他們有家屬是美國公民、正在美國,他們完全可以拿司法部部長講的作為一個證據去起訴Cisco公司,Cisco真的會褲子都賠光了。如果真的遇到訴訟出現,Cisco就會是花大量的錢庭外和解。中共的防火牆是你建的,你得負責把它拆掉;我們之前曾說到過,拆牆這個事情其實不是技術問題,拆牆很容易,關鍵是錢的問題,只要能夠拿到足夠的錢,建立足夠大的伺服器,就可以破了那堵牆。

所以如果美國真的能夠通過這樣一個方法把牆拆掉,把自由的信息送到中國國內去,相信中國人民是不願意跟共產黨站在一起的,因為他們實際上在中國國內也就是韭菜,當經濟發展的時候,共產黨吃香喝辣、住豪宅開豪車包二奶,老百姓只是得到一點殘羹冷炙;等到中國經濟不好的時候,老百姓的生活就是水深火熱,中共根本就不在意人民的死活。發大洪水的時候習近平在哪兒?幾千萬人受災的時候習近平在哪?新冠疫情的時候各個國家政府都給老百姓發錢紓困,中共發了嗎?中共本來就對人民如此惡劣,當他們得到真相的時候,離開中共,抵抗中共,就是殺死癌細胞的一個最簡單、痛苦最小的做法。

希望了解更多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我們同時為您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128kbps下載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台《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9/1478978.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