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適應大國戰爭 美空軍尋求「快速進攻」戰術

在瞬息萬變的大國衝突時代,戰鬥機、隱形轟炸機、無人駕駛飛機和空中導彈都需要「快速反應」,意味着需要大幅加快「傳感器到作戰者」之間傳輸時間(從傳感器到作戰人員的數據傳輸速度)。沒有這種速度,戰士將無法對威脅做出迅速反應,對贏得勝利不利。

2020年6月18日,密蘇里州懷特曼空軍基地B-2轟炸機在空中加油,以支持北極圈以北的戰略轟炸機任務。

在瞬息萬變的大國衝突時代,戰鬥機、隱形轟炸機、無人駕駛飛機和空中導彈都需要「快速反應」,意味着需要大幅加快「傳感器到作戰者」之間傳輸時間(從傳感器到作戰人員的數據傳輸速度)。沒有這種速度,戰士將無法對威脅做出迅速反應,對贏得勝利不利。

美國駐歐空軍(USAFE)司令官傑弗里·哈里吉安(Jeffrey Harrigian)引述米切爾航空航天研究所的信息表示,面對敵方防空系統火力的快速、多頻且遠程精確射擊,發動空襲者必須「快速行動」。

哈里吉安也是美國空軍非洲司令部司令官,他在針對伊斯蘭國ISIS)「固有解決」行動中,進行了許多空中戰役;他在與米切爾研究所所長、退役中將大衛·德普圖拉(David Deptula)的對話中,提供了第一手戰爭視角。

2020年7月1日,美國空軍第480戰鬥機中隊F-16戰隼戰鬥機飛行員在德國上空訓練。

當聯合部隊準備在高威脅地區與敵方先進的防空系統和第五代隱形戰鬥機作戰時,攻擊的速度很關鍵,戰士和指揮官在臨近戰鬥時,將需要獲得授權進行獨立決策。

雖然飛行員和指揮官總是有能力在敵方火力或激烈戰鬥情況下,根據需要做出反應,但最新的威脅和先進的遠程傳感器技術問世,將要求前鋒攻擊者自己擁有更大自主權。

先進的指揮和控制技術,包括AI應用程式和傳感器網絡,也有望大大加快這種戰術方法的速度,讓地面上的指揮官和空中戰機飛行員對某些特定情況有更直接、更全面的了解。如果敵方第五代戰鬥機或遠程空襲來襲,飛行員和指揮官根本沒有時間等待高層指揮部的全部人員做出反擊決定。

2020年7月1日,在德國進行的一次大規模部隊演習中,美國空軍第48戰鬥機聯隊F-15E攻擊鷹從第100空中加油聯隊的KC-135接收燃料。

這些作戰戰術、技術和程序,為五角大樓新興的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JADC2)計劃提供了概念性啟發。

哈里吉安解釋說,該戰術概念是「信任那些懂得指揮官意圖的人」。

他補充說,作為指揮官,需要在如何支持飛行員決策方面做得更好。最終,你需要加快從傳感器到作戰者信息傳遞的時間。

哈里吉安在6月底告訴《空軍雜誌》,USAFE將於明年春季主持自己的高級戰役管理系統演習。該演習將招募盟友,並利用新的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能力,來提升情報、監視和偵察目標(ISR)的速度和敏捷度。

F-15E攻擊鷹式戰鬥轟炸機。

哈里吉安說,他的目標是使用「分層ISR功能」,來完善時間表,從不同的傳感器中獲取數據,並將這些數據提供給指揮官和飛行員。

他介紹說,USAFE將參加下一個演習,希望能夠收集一些軟件應用程式,幫助解決從傳感器到發動攻擊者的信息傳遞速度問題。他還希望盟國參加,因為需要與其它國家就未來作戰能力進行實踐,以便能夠在現實世界中運作。

他說:「歸根結底,我們必須能夠快速運行。我們必須能夠以一種方式做出決策,以使我們能夠快速保持自己凌駕於敵軍的優勢,並再次讓我們保持空中優勢。」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3/147655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