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特朗普標榜關稅措施最嚴厲 北京怕了嗎?

2020年6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媒體採訪。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來受訪時指出,他對中共採取的關稅措施,遠比針對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人權的官員祭出的制裁還嚴厲。特朗普視貿易為最重要議題,對美國重塑複雜的美中關係有何影響?中共又如何看待?

6月19日,特朗普接受美國媒體Axios的訪問指出,他已經簽署《維吾爾人權政策法》,但暫時不會按照這個法律對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的中共官員祭出經濟制裁措施,因為重大的美中貿易協議中,中共承諾採購的金額高達兩千五百億美元。

特朗普還強調,他在貿易上對中共祭出關稅措施,遠比任何制裁都嚴厲,並解釋他在簽署《維吾爾人權政策法》前,之所以沒先引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中國官員,是因為「沒有一個國會議員要求我這麼做。」

特朗普的說法,引發在野的民主黨抨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透過書面聲明指出,特朗普為了貿易協議,不願對抗北京,令人震驚;在這樣的情況下籤署《維吾爾人權政策法》「顯得格外空洞」。

經濟勝過人權?美記者揭示對華交往政策歷史脈絡

在複雜的美中關係中,特朗普最看重貿易議題,標榜要矯正中共的不公平貿易作為,美國利益是最優先考慮。那麼,外界如何看待特朗普的這個立場?

曾派駐北京的《華爾街日報》資深編輯戴維斯(Bob Davis)23號在美國全國新聞基金會(NPF)主辦的一場視頻會議上回顧美中交往歷史,這位美國記者勇於檢視美國自己,說大白話。

「回顧美國與中國交往歷史,我們不要只看這一屆政府。基本上,美國歷任每一屆政府都面臨人權議題的挑戰,但坦白說,經濟議題一直都佔上風。讓我們回想一下美國開啟與新中國交往的時代背景。尼克松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訪華的,文革在近代中國史上,是最大規模、最嚴重的人權侵害,而尼克松卻選在那個時刻訪問中國。」戴維斯說。

與中共交往看重經濟議題,特朗普不是第一位這麼做的美國總統,他只不過更敢於說出來。然而,美國政治體制不會讓政府團隊中只有一種聲音。在特朗普政府里,仍有人對中共的人權問題,高分貝喊話,例如對中鷹派色彩鮮明的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

對華鷹鴿派相爭北京旁觀坐收漁翁利?

納瓦羅22日接受福克斯電視台訪問時指出,看看中共在新疆的作為,中共還霸凌鄰國越南,在南海上撞沉越南漁船;中共還說謊,放任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在全世界大流行,他說,基於這些原因,「美中貿易協議玩完了」。

不過,他後來又改口貿易協議還在;特朗普更在華盛頓22日深夜發推文指出,美中貿易協議「完好無損」,希望中國繼續遵守並兌現承諾。

究竟美中貿易戰這一輪交鋒下來,誰佔上風?同樣參與視頻會議的皮特森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資深研究員勒夫莉(Mary Lovely)指出,美中互征關稅,都是對方的企業與消費者買單。然而,在華美國企業並沒有把工廠搬回來,對中國製造業就業的打擊也不明顯,她還點出了美國單打獨鬥的困境。

勒夫莉說:「中國和美國只是互相脫鉤。美國的做法,並沒有讓世界與中國脫鉤。比如美國對中國開徵關稅的產品,數據顯示,中國轉而出口到世界其他國家,且佔比穩定,沒有減少。」

中共國務院參事:認真對美加大採購

人在北京的中共國務院參事王輝耀也參與了全國新聞基金會舉辦的視頻會議。他則認為美中所謂的「全面脫鉤」不切實際。

中共國務院參事室是具統戰與諮詢功能的機構。王輝耀強調,中共始終認真對待美中貿易協議的承諾。今年第一季度,中國採購美國農產品的金額已經超過五十億美元,同比增百分之一百一十以上,其中,大豆採購達三十一億美元,美豬採購金額則達六億九千萬美元。

他指出,美中雙方更應該要有「新論述」與「新思維」對待彼此,避免「新冷戰」。

勒夫莉則在會中提醒,中共身為世界貿易組織會員國,在解決國際社會詬病的補貼問題上,是有義務與責任的,中共也該有「新作法」。

她說,接下來,美國和中共第二階段貿易協議才是真正難啃的骨頭,包括國企改革、中國的補貼政策。她疾呼美國要想真正改變中國不公平的貿易作為,必須對內先有協調的政策,對外拉攏盟邦、打團體戰。

王輝耀順勢指出,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始終認為維護國際體系的運行至關重要,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才因此表示,中共對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持積極開放的態度。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