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行蹤異常 中共七常委是否有人染疫

6月11日北京突然發現疫情後,中共高層就開始淡出人們的視野。

6月11日北京突然發現中共病毒疫情後,中共高層就開始淡出人們的視野。北京的權力中心沒保住,中共高層不得不撤離,出現權力真空固然可怕,染疫丟了命更可怕。當年的SARS非典就曾攻入中南海。

SARS非典時中共高層的行蹤

2003年,SARS非典從廣東開始,後來蔓延到北京。據稱,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等人作為A組領導,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線抗疫工作;B組官員包括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常務副總理黃菊等人,將盡量不安排公開活動,以減少感染機會。

其他中共退休高層,包括江澤民、朱鎔基、李鵬等,以及大批政界老人、家屬或遺孀,都被安排暫時疏散離開北京。據稱,B組官員實際也離開了北京,這符合常理。

當時的胡錦濤曾親下廣東部署抗疫,之後也回到北京,並未躲避。溫家寶也一直在北京抗疫一線指揮。當時,胡溫主張如實報導疫情,還拿下了江派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卻政令難出中南海,更無法控制文宣。江派人馬則強力掩蓋,同樣以追責為由,拿下了剛剛上任的北京市委書記孟學農,據稱孟學農與胡錦濤關係密切。

當時,江澤民跑到了上海,沒想到他一到上海,SARS也跟着到了上海,江澤民只好跑得更遠。

習近平班子跑得更徹底

6月11日北京公布疫情前後,黨媒報導的中共高層公開露面明顯減少。黨媒《人民日報》等,實在無料,只好以視頻通話、簽發文件、以往講話等搪塞報導。

習近平主持了6月17日中非抗疫視頻峰會,6月22日也參加了中歐視頻會議,都只在電視上露一下臉,沒有任何公眾活動。

李克強6月15日在北京出席廣交會「雲開幕」儀式,屬於公眾露面。其餘也是視頻會議,並非公眾露面。

栗戰書和汪洋沒法脫身,不得不戴着口罩參加人大和政協會議。王滬寧僅參加2次視頻會議,沒有公眾露面。韓正6月12日主持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之後再無報導。趙樂際6月份沒有活動報導。

比起2003年SARS期間中共高層的A、B組分工,這一次中共高層似乎都撤了。栗戰書和汪洋很可能也不住在北京市內,只是需要時進京開會。

6月份以來,黨媒沒有發布過中共政治局常委開會的報導,很不尋常。目前中共面臨一連串的內外問題,急需政治常委7人經常討論對策,甚至需要25人的政治局會議討論。也有可能,已經多次召開了這樣的會議,但通過視頻進行,沒法報導。一旦報導,中共高層不在北京的事實就曝光了。

誰最可能染疫了

中共高層7常委的公眾活動急劇減少,不能不令人懷疑,是否可能已經有人染疫了,他們之間也避免接觸。

最可能被懷疑的,自然是趙樂際。從中共兩會結束後,6月份至今,黨媒沒有關於趙樂際的任何報導。這比較反常。

其他的6個常委,6月份都有公開的報導,在電視上亮過相,不管是視頻會議,還是公眾的活動。唯有趙樂際的報導,仍然停留在5月29日的中共政治局關於法典的第20次學習。當時的畫面上,習近平講話,其餘政治委員都戴着口罩,包括趙樂際。

僅從黨媒報導看,趙樂際染疫的可能性最大,當然這是一種猜測。很可能為了闢謠,趙樂際需要現身。但趙樂際現身的難度比較大。

趙樂際很可能已經離開北京,如果現在以外地調研、考察的方式現身,就證實了中共高層已經離京,造成的反響也難以估計。若趙樂際特意回一趟北京亮相,風險確實比較大。北京的疫情比官方公布的嚴重,說不定沒染病,回一趟北京卻感染了。

中共高層的行蹤,確實引起了外界不斷猜測。無論中共高層是否有人染疫,這都表明,北京的疫情遠比人們知道的,要複雜得多。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