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將全球化當武器 五大因素干預西方

中共病毒全球爆發引發西方社會審視與中共的關係。美國學者表示,隨着經濟全球化,中共正在輸出國內專制統治,用「變換、強制或腐敗」方式破壞西方民主。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6月3日在接受Newsmax TV主持人、前白宮新聞發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的獨家專訪時表示,全球化組織在允許中國(中共)成為世界經濟大國的同謀中,損害了其它國家,特別是美國。總統提到中共掠奪美國長達30年。

他說:「世界貿易組織(WTO)在(處理)中國(中共)問題上是一場災難。世界衛生組織也是如此,我們現在已經正式退出該組織。」

2018年10月,《大紀元時報》發表了系列評論《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其中有一節評論就專門提到了川普總統提到的全球化問題。越來越多的西方學者開始研究中共,以及中共給世界帶來的種種問題。

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是國會山(Capitol Hill)的研究員,也是最新的研究報告《朋友與敵人:了解中國(中共)在民主國家政治干預的框架》(Friends and Enemies: A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Chinese Political Interference in Democratic Countries.)的作者。

6月5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發表了由施拉德撰寫的評論文章,他在文章中分析了中共干預西方民主的特點,並指出中共對民主國家的干預有五個相互促進的因素。他同時呼籲,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阻止中共利用全球化來干擾民主進程。

1.武器化中國經濟逼人低頭

施拉德在文章中表示,金錢是中共吸引和利誘順從者的最強大工具,如果沒有中國在全球商品和服務流動中的中心地位,中共改變其它國家政治的任何方式都是不可能的。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發現,2001年,與美國貿易量大於與中國貿易量的國家超過80%。但是到了2018年,這一數字縮水到只有30%。2001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年。

隨着中共經濟發展,中共用經濟手段逼迫西方政府低頭的實例屢見不鮮。2010年,中共不滿挪威委員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選擇,將挪威三文魚進口中斷了7年。施拉德分析指出,諾貝爾委員會不是政府機構,但挪威政府和企業卻因此受到中共懲罰。這種集體懲罰形式是中共對其所謂敵人進行攻擊的一個共同特徵,旨在鼓勵集體自我審查

施拉德寫道:「現在,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公司都知道,如果它們的步調背離中共,那麼中共就會打到他們的痛處:他們的賬本底線。而沉默和順從將得到回報。」

2.「講好中國故事」中共支配話語權減少異己

施拉德認為,中共利用經濟武器逼迫西方民主社會低頭,並讓目標機構以特定的方式談論中國(中共)。當一個世界關於中國(中共)的敘述反映了中共的喜好時,那麼這個世界中積極反共的分子就會減少。

施拉德指出,反映中共喜好的一個突出例子是好萊塢。1997年,美國電影製片廠發行了三部對中共形象不利的電影,其中包括《西藏七年》。中共隨後制止了這些製片廠所有電影在中國的發行,並表示進一步發行此類電影將危害該公司在中國的業務,包括計劃中的上海迪士尼主題公園。

雖然最後美國搬出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來解決問題,但是自那以後,美國沒有哪部電影主要負面描寫中國。電影《紅色黎明》被改寫,將其它國家作為假定的潛在敵人。許多電影甚至花了很多心思來「積極」描述中國(中共)。

3.拉攏非共產黨精英魔爪伸向全球

施拉德發現,中共通過培養、吸收和強迫非黨派精英來維持對超過13億人的一黨統治,用中共的話來說,這些「朋友」或「老朋友」是服從黨的領導的非黨派精英,而「敵人」則是挑戰黨統治權的人。中共試圖通過團結其朋友來分裂敵人,並迫使目標精英群體中的潛在異議者重新考慮抵抗的代價。

施拉德指出,中共專門針對領先的私人公司、商人、知識分子和學者來培養和吸收精英。在全球化背景下,這些中共精英走向西方民主國家,以利於北京的方式干涉其它國家內政,華為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中共還獎勵友好的外國精英。外國商人和政客會發現,當他們幫助中共深化商業聯繫時可得到可觀的商機,甚至在中國公司董事會中獲得有利可圖的職位。

4.利用海外華僑和華裔

中共還竭盡全力利用海外華僑、華裔。施拉德指出,中共的這種政策以種族主義為中心,並不是真心考慮一個國民對國家與生俱來的忠誠度,也不考慮對其它國家社會凝聚力的潛在影響。

他舉例說,一個中共將領曾對一名美國武裝部隊的華裔成員說,「血濃於水!你身上流淌着中國人的血。你了解我們,並且知道無論你肩頭戴着什麼標誌,你首先是中國人。」

另一個負責散居海外華人事務的中共高官寫道:「……使用(海外華人)的優勢在於利用他們的資金、技術和人力資源。有些人在他們的國家擁有很好的關係,並在本地、本區乃至全球都擁有強大的商業網絡。」

施拉德認為,中共鼓勵華裔雙重「忠誠」的政策,使華裔群體面臨更大的風險,他們必須每天應對他們所在社區的反亞裔種族主義後果。

5.嵌入威權主義規範扶持專制政府

中國經濟的全球化導致中共及其代理人在全球的數量不斷增加,他們的存在正在鼓勵其它國家的精英以公認的專制方式行事。

施拉德提到,2016年中共批准中資銀行提供數十億美元資金,以幫助馬來西亞的一馬公司(1MDB)貪腐案擺脫困境。該案涉及任馬來西亞總理的納吉布·拉扎克。

作為對中共這種援助的回報,當時的馬來西亞政府準備簽署價值數百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為中國承包商提供「高於市場的盈利能力」。儘管民主聯盟在馬來西亞選舉中的意外勝利,以及隨後對納吉布等人的起訴讓協議破產,但擬議中的交易規模和毫無掩飾的性質,清楚表明了中共式全球化對世界各地潛在獨裁者的誘惑。

應對中共民主國家需聯合制定政策

基於對中共全球擴張的分析,施拉德提出世界各國在制定對華政策時所應該考慮到:中共認為全球化和中共崛起是緊密相連的,中共領導的秩序將是全球秩序,卻並非一定是自由秩序;中共在國內掌權和在全球崛起的手段極為相似,而在中共主導的全球秩序中,背後操縱和原始的國家權力手段將比現在發揮更大的作用。

施拉德最後指出,中共利用全球化干涉西方民主制度,正是現任美國政府中的部分人士努力推動與中國(中共)經濟脫鉤的原因。

他同時指出,想要確保自由的福祉和全球化的利益,世界民主國家的決策者需要共同努力。他認為,為了讓全球化不被中共利用,民主國家必須在跨政府、企業、學術、科學和技術界的共同努力下聯合起來。

他寫道:「這樣的共享項目越早開始越好。」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