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川普:我就是想站着 還把選票掙了

川普:(從袖口中甩出一份非農就業數據來,拍案,捲袖):這個能不能掙票? 布:能掙:低收入群體那裡。 川普:(《聖經》和《憲法》拍案):這個能不能掙票? 布:能掙,跪着。 川普:這個加這兩個,能不能站着把票掙了? 布:敢問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川普:鄙人,川建國!

你是喜歡站着掙錢的人?還是喜歡跪着掙錢的人?

電影《讓子彈飛》裏面,姜文飾演的縣長張麻子與葛優飾演的湯師爺有過下面這段精彩的對話:

張:來(招呼湯靠近),我好不容易劫了趟火車,當了縣長。(對。)我還得拉攏豪紳,(對。)還得巧立名目,(對。)還得看他他媽的臉色,(對。)我不成了跪着要飯的嗎?

湯:那你要這麼說,買官當縣長還真就是跪着要飯的。就這,多少人想跪還沒這門子呢!

張:我問問你,我為什麼要上山當土匪?我就是腿腳不利索,跪不下去!

湯:原來你是想站着掙錢啊。那還是回山裡吧。

張:哎~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經當了縣長了,怎麼還不如個土匪啊?

湯:百姓眼裡,你是縣長。可是黃四郎眼裡,你就是跪着要飯的。掙錢嘛,生意,不寒磣。

張:寒磣!很他媽寒磣!

湯:那你是想站着,還是想掙錢啊?

張:我是想站着,還把錢掙了!

湯(搖頭,正色道):掙不成!

張:掙不成?

湯:掙不成。

張:(從袖口中甩出一把槍來,拍案,捲袖):這個能不能掙錢?

湯:能掙,山裡。

張(驚堂木拍案):這個能不能掙錢?

湯:能掙,跪着。

張:這個加上這個,能不能站着把錢賺了?

湯:敢問九筒大哥何方神聖?

張:鄙人,張麻子!

跪着掙錢好掙,卑躬屈膝,不需要什麼真才實學,搖頭晃腦就行,投其所好就行,哪裡都需要這樣的「高情商」人才。而站着掙錢,則不好掙,得有真本事才行。

看過電影的讀者應該都知道,張麻子到最後,站着把錢掙了。

今天不是做影評,今天,我們要講的是川普,要如何站着,把黑人的選票掙了。

布拉德利是川普競選團隊的主管,算是川普競選活動的師爺,我虛構了一個他們之間的對話,如下:

川普:來,(招呼布拉德利靠近)。我好不容易當了總統,為了連任(對。)我還得實行高福利政策收買黑人?(對。)我還得大麻合法化收買年輕人?(對。)我還得給性少數者特權?(對。)我不成了跪着要票的了嗎?

布:那要你這麼說,花錢當總統還真就是跪着要票的,就這,多少人想跪還沒這門子呢。

川普:我問問你,我為什麼經商這麼多年?我就是腿腳不利索,跪不下去!

布:原來你是想站着掙選票啊,那你還是回去經商吧。

川普:哎,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經當了總統了,怎麼還不如個商人啊?

布:右派眼裡,你是總統,可是黑人眼裡,你就是跪着要票的。選舉嘛,政治,不寒磣。

川普:寒磣!很他媽寒磣!

布:那你是想站着,還是想掙選票啊?

川普:我是想站着,還把票掙了!

布(搖頭,正色道):掙不成!

川普:掙不成?

布:掙不成。

川普:(從袖口中甩出一份非農就業數據來,拍案,捲袖):這個能不能掙票?

布:能掙:低收入群體那裡。

川普:(《聖經》和《憲法》拍案):這個能不能掙票?

布:能掙,跪着。

川普:這個加這兩個,能不能站着把票掙了?

布:敢問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川普:鄙人,川建國!

黑人弗洛伊德死後,來自深藍州加利福尼亞的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跪了,來自深藍州紐約州的民主黨籍的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跪了,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拜登也跪了。

可以說,民主黨的三駕馬車全都給弗洛伊德跪了,而至於其他的民主黨籍的市長、議員什麼的。就更不計其數了。

民主黨為何要跪?就是想跪着,把黑人的選票給掙了。

但是光靠跪也不行,跪着的同時還得表態。我們來看看拜登是如何表態的,以拜登競選總統政綱中的刑事改革為例

首先,我們得知道,美國黑人雖然人數少,只有13%左右,但是美國將近50%的犯罪事件都是黑人所為。

這一條是什麼意思呢?拜登承諾他當上總統後,吸毒這事就不用坐牢了。到專門的毒品法庭去,接受治療。

這一條是說拜登當上總統後,那些犯有與毒品相關的罪行以及犯有特定非暴力罪行的犯罪分子,如果他們的刑期過長的話,他就要動用總統特權,釋放這些人。

這一條是說,等他當上總統後,在全國範圍內,大家想吸大麻就吸大麻,從今往後,在我拜登的治理下,以前吸大麻被定罪的,也給除罪。

別忘了,弗洛伊德就犯有幾次與毒品相關的罪行,他的屍檢結果也顯示,弗洛伊德生前大量吸毒。

大家看看拜登的這三條刑事改革政綱,就可以理解為何這次黑人之死能夠引起那麼大的騷亂了。騷亂全都集中在民主黨控制的城市,民主黨與犯罪分子、騷亂分子沆瀣一氣。為的是什麼?為的是把水攪渾,好從中漁利,為的是獲取黑人和那些吸毒的青少年們的支持。

這次搗亂的都是什麼人,我們不談種族,從年齡上來說,絕大多數的都是20餘歲的年輕人在搶劫、在縱火,這些人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吸大麻對於這些人而言,簡直是再正常不過了。

於是,民主黨人投其所好,他們就是要跪着,把黑人的選票掙了。

而川普不這樣,川普是要站着,把黑人的選票掙了。

那麼,川普是如何站着掙黑人選票的呢?他沒有搞出什麼大規模的福利政策,那不是共和黨人的做法。

他看重的是就業率,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與其給低收入者、給黑人發大錢,不如給他們工作。

在川普的治理下,在疫情衝擊前,美國黑人的就業率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

CNN是川普的死對頭,我們來看看CNN在去年9月,是如何報道黑人就業率的。

這個標題什麼意思,是說黑人失業率達到歷史低點。再來看看詳細報道。

翻譯過來就是「黑人失業率降到了5.5%」,換句話說,就是黑人的就業率是94.5%。

川普沒有說空話,沒有把時間花在形形色色的所謂的平權運動上。作為一個商人,他知道,只有給黑人工作,讓他們自食其力,讓他們兜里有錢,才能解決問題。才能讓他們不至於無所事事,去違法犯罪。才不至於讓他們的孩子都在單親家庭里長大,受不到良好的教育,從而形成惡性循環。

只有授人以漁,才能解決問題。

在黑人弗洛伊德之死的事件中,川普又是如何高舉《憲法》和《聖經》的呢?又是如何呼籲秩序和法律的呢?

看下圖

上一條推特是在說「法律與秩序」,其實川普在先前已經發過幾條完全相同內容的推文了。第二條推文寫的是「沉默的大多數比以前更強大。」川普知道,他將贏得沉默的大多數人的選票。

這條推文說的是激進的左派民主黨人試圖拿走美國人民的槍,破壞憲法第二修正案,現在民主黨人又要解散警察局。

弗洛伊德死後,美國許多民主黨執政的地方要麼解散警察局、要麼減少對警察局的撥款。眾議院的民主黨人還計劃表決一項議案,這項議案可以更容易地起訴警察。

而川普是怎麼做的呢?除了堅決不下跪外,除了呼籲秩序和法律外,除了威脅要援引《叛亂法》,按照法律的規定平息騷亂外。在針對警察暴力執法這件事情上,他的做法不是魯莽地站隊,而是簽署一項總統令,鼓勵各地的警察部門自我檢討、改正工作中的不良行為、以及可能存在的歧視性行為。他還設了一個激勵機制,做得好的警察局,可以獲得聯邦財政的資助。

民主黨人不是要解散警察局嗎?不是要減少對警察的撥款嗎?那好,我川普一邊讓警察局檢討,一邊幫助警察局。

在騷亂中,暴力分子們包圍了白宮,用自製武器攻擊白宮,造成了50餘名特工受傷,他們還縱火焚燒了白宮外的教堂。

在教堂被焚燒後的第二天一早,川普決定去查看被焚毀的教堂,暴力分子們被驅散。要知道,這些暴力分子們可是有自製武器的,川普還曾兩次被緊急帶到白宮的地下室躲避,驅散騷亂分子後,沒多久,川普就走出了白宮。

他手舉聖經,在教堂前合影。

站着掙錢從來都不好掙,站着掙選票也不好掙,川普用他的經濟政策,以及對法律與秩序的尊重和呼籲、對美國人信仰的回歸,對常識的回歸(這一點,大家可以點擊文末的「往期文章回顧」查看)。能不能站着把選票掙到呢?我認為是可以的,答案將在不到五個月後揭曉,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