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北京餐館食客中招 草木皆兵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正在北京擴散。丰台區、西城區、大興區皆有餐館人員因赴新發地市場採購,感染給該門店其他員工,造成多家餐館聚集性感染。北京市民擔憂,中共病毒透過「市場—餐館—食客」途徑傳染,最終將導致大規模擴散。

與此同時,中共正試圖掩蓋北京疫情的真實情況。北京市疾控中心11日起連續5天公布確診案例的具體情況,16日起,改為只概略描述整體病例的小區統計,不再逐一詳述個案的具體情形,使得民眾相當恐慌。某位網友說,「一天天,瞞這個瞞那個的,不引起民憤嗎?」

北京市疾控中心19日主動提及某餐館「1人到市場採購、全店7人染疫」的案例,但迄今未告知餐館所在地點和名稱,網友說,「什麼叫某餐館啊?」「聽到這消息,我心態都炸了!」「一整個餐館這個多人感染,通報一下店名很難嗎?」「我們真的很擔憂,很恐慌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之所以隱瞞疫情,一方面是病毒已由新發地接觸者擴散到密接者,再擴散到像食客這樣難以掌控的人群;另一方面,當前採用的流調方式,非常耗費成本,也十分傷害經濟,不可持續,估計中共接下來會放鬆一些措施。

已知北京至少6餐館染疫

從官方公布的流調資料顯示,8日就有前往新發地採購的餐館人員,出現身體不適的癥狀。一名大海碗餐館員工(西城區天橋樂匯百貨商場店)4日前往新發地採購,8日出現身體不適,另一名密接員工12日出現不適癥狀後確診。

位於丰台花鄉地區的李記川菜首經貿店,是兄妹倆一起經營,哥哥擔任廚師並負責採購,4日他曾與妹妹到新發地市場採購,妹妹8日出現身體乏力,12日確診,哥哥和餘下三名同事其後核酸檢測為陽性,目前收治於北京地壇醫院。

兩間餐館皆於12日出現確診病例後,暫停營業。

6月17日,再有丰台區花鄉地區一店7人確診,37歲鄧某為餐館採購員兼廚師,負責到新發地市場採購,其餘6人均未到過新發地市場。官方迄今未對外公布這家餐館的地點與店名。

18日,公布二處餐館出現確診病例:位於新發地北水嘉倫水產品市場里的「面面俱到餐館」里的8名員工全部確診;位於北京大興區高米店街道的老楊特色燒烤店,該店冷葷師傅和服務員2人確診。

此外,河北省一名北京疫情關聯病例,系北京丰台區南庭新苑北區「王師傅系列牛肉麵」餐飲服務人員、19歲的王某某,11日發燒至附近診所就醫,13日晚由其父親自駕車帶回河北老家,14日列為可疑病例,16日確診。

新發地餐館業者集中隔離1店8人中招

記者19、20日致電丰台花鄉地區餐飲業者,了解該地餐飲業的現況。新發地市場某餐館老闆說,他目前被隔離在賓館裏,該賓館約有200人。聽說要隔離14天,目前已隔離了7天。他說,有聽說有個賓館裏,「查出裏面有病例,就又全被整走了。」

他回憶新發地市場從事發到清零的過程。12日,白天先封閉了牛肉大廳,核酸檢測完後,就直接(將人員)送往隔離點;再接着檢查水果批發區人員,檢查了一整晚,一直到隔天早上五點多檢查完;14日,再要求市場裡頭住的人,全部集中隔離,「說不去隔離不行,等到公安來,就強制執行」。

他談起這次疫情在北京爆發,令全國相當震驚,「北京首都是心臟啊,能不焦慮啊?」「北京新發地出了事,全國都驚訝,北京怎麼能出這事,這多驚訝啊。」「年初疫情來時,按理說北京應該最嚴重,四面八方的人全往這跑,那時控制多好啊。沒想到這就爆發了。」「現在這北京多蕭條啊。」

他說,雖然現在集中隔離吃喝沒成問題,但難保之後隔離費用要百姓買單,「伙食錢和住房的錢,都沒人說是誰要付的。」若真要百姓掏錢,「這伙食錢大夥可以掏,但若要繳住房錢,我估計這幫人只能反抗了,不給,因為這是為了配合國家的。」

另一名新發地業主說,他認識冰鮮市場里「面面俱到餐館」的業主。他說,現在也說不清楚這店是怎麼全體染上的,「有可能是(源於)客人,因為新發地就是這個冰海鮮市場,來吃拉麵的人多,可能客人去買海鮮貨之後,又傳染給他們了。」目前「面面俱到」8名員工都確診了,但官方尚未公布,究竟有多少食客因用餐而感染。

這名業主提到,目前被限制在小區單元樓里,不讓進出,準備的糧食已經所剩無幾了,「我們是13日不讓出門的,現在都20日了,家裡備的東西都吃得差不多了。」

餐飲業草木皆兵食客憂病從口入

鄰近新發地的丰台花鄉地區被列入高風險地區,幾間餐館陸續傳出確診病例,人人自危。某餐館已停業超過五天,老闆娘說,「我們自己願意停業的,現在是疫情高峰期,我們不敢開。我們這邊人都比較安全,外界來的人多的話,怕有接觸會感染。而且現在菜也不好買。」

被公布出現確診病例的大興區高米店街道的老楊特色燒烤店,公開訊息指,店長常上新發地採購,該店冷葷師傅和服務員2人已確診。住在該小區的網友透露說,「老楊(特色燒烤店)在這片區已經開了好多年了。」有網友疑惑,「去採購的店主還沒確診,員工先確診了?」

剛剛列入中風險區的丰台區馬家堡街道,一家餐館業者反映,雖然他們家以賣外賣為主,沒有堂食,估計比較安全,但是現在餐飲業已經成了高危行業了,所以還是儘早做核酸檢測。雖然當局說餐館「願檢應檢」,「但現在檢查的人太多了,要排隊。」好不容易才約上了明天做檢測。

民以食為天,眼看餐飲業一家一家中招,網友說,「餐飲業的寒冬要來了。」「餐飲業員工吃住基本都是一起,還有顧客,算是病從口入。看來許多餐飲店都會撐不住。」「因為新發地,這下餐館成重災區了。」

流調成本攀升經濟不穩危及政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除了疫情已經擴散至必須掩蓋、維穩,另一方面,中共未來估計會漸漸減少大範圍公布病患流行病學調查內容。一來,做精確的流行病學調查的成本太高。亦即如果現在把所有流行病學調查出來的密接人公開,全部隔離,再找出這些人的二次密接者,再隔離,這種代價較為昂貴,而且動輒牽涉成千上萬人,一直這麼做,中共撐不住。中共現在已經開始在「混」,就是表面上各類措施仍很嚴格,好像追求的是零確診,但實際上只要不大面積爆發即可。

兩會前,北京的管控是最嚴的,當其它地方對武漢人都開放的時候,武漢人入京還要隔離14天。但是嚴厲的防疫措施的問題是,對經濟傷害尤其之大,接下來經濟可能會出現不穩定,也會危及政權。所以對中共來說,「防疫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這個政權不是真的關注着老百姓命,最注重的是不倒台。所以一旦疫苗無望,中共各種措施慢慢就會越來越松,向西方靠攏。」

李林一認為,未來西方仍會採取相對較為放鬆的防疫措施,人員會恢復來往,中共不可能永遠和世界不連通。也就是說,北京防疫的弦不可能一直蹦得那麼緊。出於經濟考量,中共防疫措施會進一步放鬆,但這會有一個過程。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韓露、林岑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