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響應「法律秩序」 非洲裔美國人支持川普總統

作者:

川普總統與非洲裔美國人領袖在白宮舉行圓桌會議。

自從非洲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 Minnesota)被警察逮捕不久離開人世引發城市騷亂後,美國左派發起了一場旨在摧毀川普總統、美國經濟和非洲裔美國人希望的運動。

FrontPage Magazine發表一篇評論文章稱,根據美國民意調查公司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一份民意調查顯示,在美國黑人選民中,川普總統支持率為41%,高於2018年秋季的40%支持率,而40%黑人支持率在2018年是很高的支持率。

如果相信媒體報導的話,川普總統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美國黑人選民支持他?川普總統呼籲建立法律秩序(Law and Order),難道黑人不生氣嗎?

然而,根據位於美國新澤西州西長布蘭奇私立大學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72%非洲裔美國人對他們當地警察執法部門感到滿意。其中21%的非洲裔美國人對當地警察工作感到非常滿意,51%的人感到滿意。

僅有5%的非洲裔美國人對警察工作感到非常不滿意。為何美國發生騷亂?為何那麼多政界人士、公司和團體為了滿足這5%的不滿而讓國家陷入困境?通過調查分析,可以發現他們在煽動騷亂。

通過重建「法律秩序」,川普總統支持約四分之三的非洲裔美國人的民意,因為他們他們對當地警察工作感到滿意。41%非洲裔美國人稱,警察曾向他們提供幫助,使他們與家人在危險情況下轉危為安的經歷。這一比例高於白人與西班牙裔美國人,33%白人和21%西班牙裔美國人曾經有過上述類似經歷。

其實對於美國警察執法,黑人社區比其它社區受益更多。在各地騷亂中,遭遇洗劫、搶劫的許多商店都是歸非洲裔美國人所有。與塔吉特(Target)或CVS等在全國擁有大型連鎖店相比,非洲裔美國人的商店重新開放可能性要小很多;由於現金業務和當地信貸業務的崩潰,將摧毀這些社區。

媒體一直在忙於倡導左派發起的激進抗議活動和「解散警察」(Defund the police),然而,當各地發生槍殺案件時,除了警察,沒有人能阻止這種悲劇發生。「解散警察」是少數富裕的年輕激進人士提出的倡議,但他們從未在沒有警察的情況下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也不知道在沒有警察的環境中,他們如何應對犯罪活動。

生活在貧困地區的黑人確切地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儘管川普總統呼籲重建「法律秩序」,並從白宮步行到一座遭破壞的教堂——聖約翰主教教堂,他的言行可能激怒了白人激進人士,尤其從事媒體行業的人士。但許多黑人對此卻有不同理解和看法。

當代警察和監獄的狀況並不是因為白人的問題出現的,而是黑人社區領導人要求嚴厲打擊毒品和犯罪活動的結果。

1973年,紐約有71%非洲裔美國人希望販毒者被判終身監禁。同年,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公民打擊犯罪組織就要求在黑人社區增加警察人數,對搶劫犯入獄監禁刑期要求至少5年,對毒販的刑期至少10年,對殺人犯刑期至少20年。

公民動員打擊犯罪組織負責人文森特.貝克說,「並不是警察的嚴厲執法行為使人們害怕在夜間走上街頭。」「(紐約)哈林區沉默的大多數居民歡迎警察採取嚴厲執法行動。我們不需要社區中出現有償或無償的槍手,我們需要執法人員。」

與此同時,黑人居民也購買槍支,並組成自衛團體來保護自己的社區。

川普總統了解美國這一歷史,這是他主張重建「法律秩序」的原因。治安不是種族主義,當它崩潰時,受害者往往是非裔美國人。

川普總統宣布:「騷亂的最大受害者是我們最貧窮社區中愛好和平的公民。作為總統,我將儘力確保他們的安全。」「我將竭力保護你們。我是你們的治安總統。」

此外,黑人的資本主義不能在沒有治安的情況下保持正常運作,而黑人的社會主義則在苦難中蓬勃發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暴亂是針對黑人社區靈魂的內戰。如果暴亂者獲得成功,那麼黑人社區將陷入更深的黑社會式衰敗。

這就是非洲裔美國人選擇支持川普總統的原因。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