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親眼目睹 一股力量將她原本朝左邊歪斜的臉往右拽 顏面神經麻痹神奇痊癒!

張震宇至今保留舅舅張普田從貴州扛來裝在麻布袋的法輪功書籍以及資料,有《法輪功》錄影帶、精裝版《轉法輪》、《法輪功》錄音帶、煉功音樂、學員修煉心得體會等等。(博大出版社提供)

1995年11月底,七十多歲的張普田扛了三個裝滿法輪大法書籍和資料的麻布袋,從中國大陸貴陽市出發到台灣花蓮,拜訪姐姐一家,他這趟探親之旅也促成了法輪功在台灣花東縱谷的開傳。

花蓮縣位於台灣的東部,就像是一隻蠶的形狀,短短肥肥卧在像番薯的台灣島,是台灣面積最大的縣市,境內有太魯閣國家公園與泰雅族、布農族、阿美族、平埔族等原住民民族,以自然觀光資源著名。

貴州老人花蓮行

背上麻布袋,張普田搭飛機從貴陽到廣東深圳,當通過中國海關時,他擔心帶着這麼多書會不會被海關人員刁難?然而奇怪的是,當檢查人員打開他的行囊查看後說:「都是衣服!」就這樣,張普田順利通關,再由香港轉機至台灣桃園機場,再搭車走蘇花公路來到台灣的東部——花蓮,千里跋涉,對年逾古稀的他而言,卻甚是輕鬆。不過一年前的他,卻不是如此。

那時,張普田歷經三次腦部開刀,身體久久未能復原。他的外甥張震宇回憶當初的情況說:「那一刻,舅舅差點倒下去!」時隔一年,當張普田再度來台探親時,他的健朗,還猶如年輕人般充滿活力,着實讓姐姐全家大為吃驚。

張普田說,煉法輪功之後,不僅以前腦部開刀留下的後遺症完全消失,他也變得身輕體健,而一起跟着煉功的妻子亦是無病一身輕。身心受益的張普田夫妻,因此決定跟着其他貴陽法輪功學員跋山涉水、深入山區村莊介紹法輪功。

他們一群六七十歲的老人,有的背著錄音機、有的背資料,有的帶乾糧、帶棉被等等,白天介紹功法,晚上沒住宿的地方,就睡在豬圈裡,張震宇說:「他們將豬圈打掃得乾乾淨淨,然後打地鋪。」

張震宇任職自來水公司一個單位主管,令他印象深刻的還有舅舅講述的一場修煉心得交流會的情況。

那是貴陽地區法輪功學員舉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那天一大早,沒有人指揮,法輪功學員們一個挨着一個安安靜靜地排着隊等待入場。公安接獲通報有人群集結,急忙派人趕赴現場,抵達現場後,發現法輪功學員們很守規矩,公安也只是跟着人群靜靜地站在旁邊。五六千人魚貫走進會場後,自動從階梯最上方開始入座。交流會開始,大家認真地聽着台上一位位學員講述自己自修煉以來的心得,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理悟不同的法理,而在場的公安也默默地聽着。

交流會結束後,大家又安靜有秩序地離開;會場內外沒有任何垃圾。當天的一切讓公安深受感動。後來,很多貴陽公安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張普田還說到貴陽當地學員煉法輪功的情況。當時,他和太太每日清晨三點多出門,步行到黔靈山公園趕赴五點的集體晨煉。「為了去煉功點,至少走一個多小時吧,每天持續不斷的。」在這個煉功點,每天有幾千人集體煉功,而貴州這個「地無三里平,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兩銀」的地方,煉功點裏也很少有能讓人站得平穩煉功的;下雨時,樹上掛滿了傘,蔚為奇觀。

張震宇說:「我們聽他的故事會知道,大法能夠改變人心。」而張普田一到台灣就告訴親人此行的心愿:希望兩個多月後離開台灣時,姐姐一家都能煉功。

對張震宇而言,舅舅就是個活見證,七十多歲的老人還能扛着三個沉甸甸的麻布袋,輕鬆自在地翻山越嶺,甚至在舅舅陸續的敘述里,張震宇感受到,「這個功法能讓人變成無私,就是為人好。」

舅舅的狀態感動了張震宇一家。

當時年過七十卻身體更加硬朗的張普田先生與夫人在貴州的居家照片。(張震宇提供)

1996年元月,張震宇利用三個晚上,通宵讀完舅舅帶來的《轉法輪》,此前,張震宇接觸過不少氣功與宗教。「我很仔細地看,很多事情,李老師在書裏面一語道破。」

「什麼是層層宇宙概念?原來人看到的東西只是表面的分子,分子以下的東西,你看不到,但是存不存在?存在。」由最初感性地相信親人,答應煉功,到後來變成理性地認識與理解,法輪功在張震宇心中的份量與日俱增。

而張震宇的妻子盧麗卿一向不喜歡「外形動作」,秀麗文靜的她這次卻很反常地一下子就接受「煉功」這件事。

在盧麗卿初學五套功法時,就奇怪的有種「已經煉過」般的似曾相識;而當一字一句地首次閱讀《轉法輪》時,她也覺得書里的內容似乎很熟悉,彷彿曾經讀過一般。更特別的是,在第一次看教功錄影帶時,她發現片頭出現的佛像,就是若干年前曾在她夢裡顯現的那尊佛;她這才知道,原來她與李洪志老師早已結緣。

舅舅回大陸前夕,張震宇一家,包括爸爸、媽媽、自己就讀小學的孩子、姐姐、姐夫、還有姐夫的親戚,一共十五六人開始煉功。舅舅還特別手制了一幅寫有「法輪大法」的橫幅,大夥並在這條橫幅下集體拍照。張普田回大陸後,鄭重其事地將這張照片交給北京研究會正式註冊:法輪修煉大法台灣東部地區花蓮煉功點。

顏面神經麻痹神奇痊癒

舅舅張普田回大陸之後,張震宇並不清楚如何建立煉功點,只在家各自煉功。雖然如此,他有機會時仍向周遭親友介紹法輪功。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同學的妹妹、也是自來水公司的同事吳婉英。

四十多歲的吳婉英,有一個腦性麻痹的小孩。孩子出生時正常,一歲半時因吃花生意外噎着,導致腦性麻痹,「雙眼全盲,腿癱軟不能走路,只剩知覺與聽覺。」吳婉英說。

面對殘缺的孩子,吳婉英的母愛不曾稍減。出生於基督徒世家的她,經常為小孩唱兒歌、講故事,生活中餵食小孩,幫孩子抽痰、把屎把尿……她都親力親為。每天背着孩子上下樓,長期下來,兩個膝蓋紅腫疼痛,醫生告訴她,不出幾年她就需要換人工關節了。因為長年辛勞,吳婉英又罹患顏面神經麻痹,整張臉朝左邊歪斜,口水不自覺地往出流。

這一切看在張震宇的眼裡,十分心疼,就跟她說:「婉英,你來煉功吧。」

「是,我要活長一點,身體要弄好一點,才能好好照顧小朋友。」吳婉英心想。

兩人就利用午休時間在公司禮堂煉功,這樣過了三個月後,吳婉英突然發現膝蓋的毛病全消。

有一天,在家裡的穿衣鏡前,她毫無預期地就親眼目睹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一股力量將她原本朝左邊歪斜的臉往右拽。就這樣她的臉龐恢復了正常,顏面神經麻痹神奇痊癒!

還有一回,吳婉英獨自在公司的禮堂里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她隱約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士來到面前,幫她轉正身體,並不時地拉動她的手,調整她的煉功動作。這一天,她煉功煉得滿身是汗。

事後,吳婉英詢問張震宇,但他也不知道幫她調整動作的陌生人是誰。

幾個月後,大家輪流傳閱的《轉法輪》一書終於傳到吳婉英手中,當她打開第一頁後,不禁大吃一驚,她看到書里老師的法像,就是那位幫她調整動作的人。

又有一次打坐時,她看見自己的身體像一個灌滿黑色沙子的沙漏,沙子慢慢地從上往下漏,顏色由黑變白,最後全身變成透明體。而原本只能「單盤」煉功的她,隔天煉功時就能「雙盤」了。

儘管出生於基督徒世家,這些難以解釋的現象,讓吳婉英更加堅定地修煉法輪功。

當時年過七十卻身體更加硬朗的張普田先生與夫人在貴州的居家照片。(張震宇提供)

花蓮煉功點上的故事

張普田在廣州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上認識了鄭文煌夫婦。當張普田1995年來台探親時,即欲前往拜訪,張震宇於是帶着舅舅探訪已搬遷到宜蘭的鄭文煌伉儷。

那天的談話,張普田感到台海兩岸的生活差距,他說,「在台灣修煉太幸福了,太好了,我在中國大陸煉功,都是要走很遠,打坐都是坐在石子上啊!」他們彼此鼓勵要珍惜機緣。

那時,鄭文煌夫妻每天一大早仍從宜蘭開車到陽明山的煉功點煉功、教功。

這次的拜訪也促成了張震宇與鄭文煌間的情誼,後來張震宇經由鄭文煌拿到許多煉功帶與講法帶,彼此間也不時有修煉上的交流。後來張震宇明白了在外面設煉功點並舉辦九天班的重要性。

1998年4月,張震宇在花蓮文化中心成立了花蓮的第一個煉功點。

「那時在文化中心晨煉,大家都有自己的修煉故事。」張震宇自來水公司的另一名同事張麗珠如此說道。

張震宇是張麗珠的單位主管,對氣功毫無興趣的麗珠,即使經常聽張震宇說煉功後身體的變化,仍不為所動。直到一天,丈夫楊坤茂興起想煉法輪功的念頭,張麗珠這才想起自己的主管也在煉法輪功。

張震宇知情後問:「你老公學,你要不要一起學?」張麗珠說,如果丈夫是向其他人學,她就不會跟着一起煉了。於是倆人加入了花蓮文化中心煉功點。

擁有一張娃娃臉的楊坤茂笑着回憶,當時煉第五套「神通加持法」吃了不少苦,他不僅無法像妻子那樣馬上就能雙盤,連單盤都困難,晚上在家盤腿打坐,痛得忍不住哇哇大哭,連隔壁房間里的爸媽都能聽到。但他感受到盤腿後,身體凈化的過程,便咬緊牙關堅持下去。

尤其大家一起晨煉時,看到別人意志堅強地忍着疼痛,督促着楊坤茂,同時,彼此間的互相鼓勵打氣,也增添了大家突破難關的決心。

高中生張順煌,是一位原住民。快到大學聯考的前兩天,每天到文化中心準備聯考的他,對這群在廣場上打坐煉功的人很好奇,第二天跑來問張震宇:「你們是在做什麼?」

「我們告訴他在煉法輪功,他就留下來跟我們學功。」張震宇說。

剛開始張順煌「骨頭很硬」,單盤都很困難,盤腿打坐時幾乎是左腳踩在右小腿上,左腿很難往下壓,每天煉第五套功法時,他都痛得全身發抖、冒汗,可依然都能堅持完成一個小時的打坐。

他每天想方設法:用繩子綁雙腿、用啞鈴壓腿……好讓自己盤腿能符合標準。忍着劇痛,努力了近一年他還是只能單盤。直到某一天晨煉打坐中途,他驚喜的聲音擾動了煉功場的寧靜,大家睜開了雙眼,只聽他說:「啊!我可以雙盤了!」第二年他再參加大學聯考,他考上了。

一天,一個體型瘦弱的男子來學功,後來他不僅每天都不缺席,而且總是提早二十分鐘到,帶着掃帚與畚斗先將煉功場四周打掃乾淨。

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誰,也沒有人多問。直到日後拍攝學員修煉影片時,大家才知道原來他是一間大理石公司的總經理,有一座礦山在鳳林與瑞穗之間,還有一座電廠,而那座電廠卻在一場颱風中被沖毀,損失了二億。而在公司遭受嚴重災害的期間,他依然每天一早到煉功點掃地,然後煉功。

「土石流這樣衝下來,工廠就沒了。」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如果今天沒有修煉法輪功,不了解人類生命真正的目的,是很難放得下那個得失心的。」

一九九八年四月,張震宇在花蓮文化中心成立了花蓮的第一個煉功點。(張震宇提供)

而張震宇退了休的父親不僅自己煉功,也邀了許多七八十歲的老人一起煉。祖籍山西的父親,在家鄉擁有不少房產及土地,後來陸續被親戚佔為己有。「爸爸說若沒有修煉法輪功,以他的脾氣肯定是會回大陸爭取到底,可現在他如局外人般談着這些事情,那土地與房產像是與他沒啥關係一樣。」張震宇說。

一位遠來飯店的廚師,吃喝嫖賭樣樣來,一天發生車禍,右手撞斷了,醫生告訴他,他的手已經報廢了,從此無法炒菜。「後來聽說法輪大法好,就進來修煉了。」他煉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在煉第三套功法,本來靠意念想沖灌沖灌時,沒想到這天右手竟然可以舉起來了。後來他就回到遠來飯店當廚師,併當眾炒菜給大家看,見證大法的神奇。

七十多歲的吳先生只懂得日文及台語,他學法時是以台語發音,和大家學法一段時間後,吳先生說,既然大家都是讀國語,那他也要學國語。從那天開始,他跟大家一個字一個字地學國語,不到一年時間,有一天,他在學法小組告訴盧麗卿說:「我現在可以用國語讀整本的《轉法輪》。」

目前花蓮至少有上千人得法,「因我們沒有名冊,沒有統計過。經過我們親自面對面教功的約有四百多人。」張震宇說道,

「瑞穗的學員說要成立煉功點,我們二話不說,問是在瑞穗國中,還是在國小成立?打算幾點鐘開始煉功?瑞穗學員說,『我們打算五點半開始』,那我們配合你們的時間。我們凌晨三點半開車出去支援他們。」

(待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