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蔡奇欲成王岐山第二 借北京疫情陞官?

王岐山和蔡奇

中國首都北京,正在陷入新一波武漢肺炎疫情危機。儘管中國疾控中心專家吳尊友最新聲稱疫情「已經控制住了」,但外界認為這只是中共慣於維穩的說辭。反而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表態較真實地反映了疫情的緊張情勢,接連稱「進入非常時期」,「疫情防控形勢嚴峻」。連日來全市開展核算大排查,全城陷入半封城狀態,北京成為新一輪中國疫情的「暴風眼」。有中共大外宣評論認為,蔡奇可能成為第二個王岐山,如果疫情處理得當,在中共二十大上高升。不過,這次疫情的真相慢慢受到質疑,外界認為,儘管北京致力精準防控,仍難防病毒攻克中南海,中共政權本身也難保。

作為中國首都、政治中心,北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共國家領導人和重要機關都在此城市辦公。特別是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區,以及接近中共高層避疫地玉泉山的玉泉東市場等地也出現疫情,外界認為和當初武漢疫情爆發時,北京成為習近平要求力保的湖北省外唯一區域一樣,主要是保住中共權力中心,以防政權垮台。

故此,北京能否控制住這一輪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也成為中共政權的生死大戰,作為北京市「一把手」的市委書記蔡奇,則成為北京保衛戰的急先鋒。

中共大外宣媒體6月17日刊文稱,北京是中國首都,首都無小事,事事連政治。這句話是北京官場的明規則。北京政府以及蔡奇對於北京疫情的處理是否得力,事實上是中共高層衡量他行不行的重要指標。

文章認為,對於一個地方的執政者而言,能否處理好危機,往往成為其仕途更進一步的關鍵。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03年,時任北京市長王岐山應對SARS疫情的舊事。當時SARS疫情席捲北京,全中國陷入了極度恐慌。因應對無方,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被免職,王岐山又被中共高層緊急任命為北京代理市長。後來,SARS疫情得到控制,王岐山贏得了中共「救火隊長」的稱號,也成為他日後高升的政治資本。

相對而言,文章認為在中國官場,蔡奇身上的爭議可能是最多的一位。1955年的蔡奇是在福建浙江省任職時都是習近平舊部,與習關係密切,也因此蔡奇的仕途在中共十八大之後呈「火箭上升」態勢。2014年3月,蔡奇入京出任新成立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委)辦公室專職副主任,2015年蔡奇升任國安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晉陞正部級官員。2016年10月,蔡奇接替王安順擔任北京市政府主官,然後升任北京市委書記。外界認為,蔡與習多次、長時間的官場上下級關係,被認為受到習核心的高度信任,因此才能掌控京城。

另外,蔡奇也是中共極少數從中央委員會之外直接進入政治局的官員。但蔡奇主政北京不久就陷入巨大爭議,2017年底發生的北京政府清理「低端人口」事件,飽受批評。最近中共總理李克強提出的「地攤經濟」,在民間受到歡迎,但是中共宣傳部很快封殺,北京市也迅速又收緊流動攤販經營。《北京日報》表示,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

中共大外宣文章聲稱,蔡奇能否成為第二個王岐山?這取決於此次北京能否安然度過疫情二次爆發。雖然蔡奇在外交,經濟等領域與王岐山完全不同,但是在應對疫情危機上,王、蔡二人並無分別。若此刻北京政府處理妥當,顯然將成為蔡奇的加分項,現年65歲的他是有極大可能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更進一步。

但蔡奇面臨的情況可能與王岐山大不相同,畢竟今非昔比,中共病毒遠非SARS那麼簡單,這在國際科學界已有共識。而從北京最新這波疫情看,目前也已出多省,有漫延全國之勢。

北京當局強調疫情是自5月底反彈,與武漢當時爆發疫情相比,已及早發現、管控,未有隱瞞之事,但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卻出面打臉,認為北京疫情可能不是5月底、6月初才出現的,時間點可能要往前推到5月初。外界認為這是對蔡奇治下的北京常態疫情防控的一記重擊。

蔡奇之前已迅速將相關的丰台區3名官員免職,但明眼人也知道他們是替罪羊。

習近平也急了,16日上午,北京市委常委開會傳達習近平對此次疫情的指示,習強調要將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任務。

高福說北京疫情要往前推一個月,習近平拍板讓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上月下旬進京開兩會,因而就成為一次高風險會議。網絡上流傳這次疫情可能根本上就是兩會代表「千里投毒」。

《看中國》專欄文章<「兩會」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懼籠罩中南海>更指出,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一次中南海一眾高官,可能就沒有之前那麼幸運沒有染疫了。防不勝防,透過兩會代表「千里投毒」,中共高層接下來倒下幾個甚至成批,也不會是怪事。彼時,槍杆子也會染疫,再強大的維穩機器也會停擺。但真正善良的中國人是沒有問題的。

文章還說,兩會首日(5月21日)北京突然白日如夜,天黑如墨,加上電閃雷鳴,降下大雨冰雹的異象,似乎預示了中共大凶之兆。一個政權的解體過程,或從此疫(役)開始。

目前北京疫情嚴峻,確診病例持續攀升,收治確診病患的北京地壇醫院自6月18日起不再接收門診病患。中共官方稱,採用大數據檢測36萬風險人群,新發地市場、玉泉東市場、廣外天陶紅蓮菜市場關停,周邊小區採取封閉式管理措施。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北京是中共政權的心臟,當局想透過大數據和局部地區大面積核酸排查,採取有別於先前武漢一刀切的封城模式進行所謂的「精準防控措施」,主要由於北京的特殊地位。當局恐懼北京疫情蔓延,將對其政權造成巨大衝擊。至於,疫情本身對民眾造成多大損失,中共其實並不關心。

有醫學背景的唐靖遠認為,中共病毒最大的威脅在於兩點:一是無癥狀感染者可以攜帶病毒很長時間不發病,但仍具備傳染性,有的攜帶者甚至多次核酸檢測都呈陰性,這是任何大數據監控或核酸排查都無法防範的。再者病毒不斷變異。人類難以生產出有針對性的特效藥,而疫苗研發在短期內又指望不上,這註定了病毒將長期在人群中傳播。中南海戒備再嚴,都不可能做到長期的百分百防範。中共高層無論如何使用特權保護,都難以避免被病毒攻破中南海大門。

如此說來,蔡奇要想成為第二個王岐山,可能要泡湯。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