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生態 > 正文

特大洪災蓄勢待發 三峽大壩危如累卵

作者:

重慶連續4天暴雨,洪水蓄勢待發。(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三峽大壩從興建之初至今已經28年,一直存在着重大爭議。大壩存在多種安全隱患,更多次傳出潰堤危機訊號。此前網絡上再次傳出三峽大壩上游出現大面積山體滑坡,引發學者示警。近日華南地區暴雨成災,148條河流超越警戒水位,三峽大壩能否撐得過這波洪災衝擊,十分引人注目。

《看中國》去年7月報導,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曾利用衛星圖像比對方式,指三峽大壩變形且有潰壩危險,這段比對及說法公開在推特上發表,引發民眾關注,中共當局並發動大規模網絡水軍進行闢謠,官媒一再堅稱,這種變形很正常,是在設計允許範圍內。

但中國多位著名水利專家卻一直不相信,黃肖陸堅信三峽大壩不管有沒有變形,終將導致一個特別大的災難發生;王維洛預言,三峽大壩最終將被迫炸掉,主要是工程品質很差,且壩基有裂縫會慢慢漏水,最後導致整個大壩報廢。

70年來最大洪災襲擊華南華中24省市

中國六月進入梅雨季後帶來的暴雨,影響華南、華中廿四個省、直轄市,八五二萬人次受災,官方警告,今年有可能發生自一九四九年以來最大洪水,尤其在三峽大壩上游地區的降雨,對大壩造成嚴重挑戰。

六月以來的暴雨,已經造成華南、華中多地出現災情,西南部的四川省東北、西北、中部和川西高原局部,十六日起連降廿四小時大雨或暴雨,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最大累積雨量達五十毫米,部份地區還降下最大直徑十毫米的冰雹,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梅龍溝發生泥石流,阻斷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水量一度達一百萬立方公尺,十七日開始漫流,發電量兩千千瓦的梅龍發電站被沖毀。四川部份地區預計大雨雨勢將持續到廿三日。

江蘇省秦淮河上游過去幾天暴雨,廿四小時雨量達二八○毫米,當局十六日發布新一波強降雨警告,估計雨量將達到一百毫米。新華社十七日報導,水利部資料顯示,至十七日為止,淮河流域已有十七座水庫水位超過汛限水位(防洪限制水位)。

據中共國務院防汛抗旱總指揮部通報,到十五日為止,這波洪澇造成廣東、廣西、湖南、江西、貴州、重慶等廿四省、自治區、直轄市共八五二.一萬人次受災,疏散撤離將近五十萬人次,造成七三○○多間房屋倒塌,直接的經濟損失達二○六.七億人民幣。不過,網絡流傳大量暴洪釀災的影像,使外界懷疑真實災情遠比官方公布的還嚴重。如果三峽大壩潰堤,武漢、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都難以倖免。

追根溯源江澤民拍板上馬三峽工程

回顧長江三峽工程上馬的過程,它不是一個經濟決策,其實是一種政治決策。1989年踏着「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為鞏固其領導地位,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江澤民等人在一片爭論聲中強行拍板這個巨大的面子工程上馬。

1992年3月18日,江澤民曾在中共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就三峽工程的決策作了長達兩個小時的講話,這對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批准三峽工程的議案起了決定性的作用。1992年三峽案在完全沒有公開辯論的情況下強行通過,贊成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25票。這次表決中投反對、棄權和退出投票共866人,佔全體代表的33%。反對票和棄權票之多,成為中共政治史上第一次投票危機。

《江澤民文選》也沒有收入江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幾次主要的講話,李鵬也在回憶錄中刻意撇清決策責任。據李鵬回憶,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個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大壩。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一手制定的。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曾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揭露內幕,當年三峽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江澤民主持上馬的。因此,三峽工程給中華民族所造成的巨大傷害,江澤民與鄧小平難逃其責,所有參與其中的中共官員們也應該受到清算。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