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紅顏卻是殺 白骨精的特殊材料

作者:

金與正近日對韓國發出動武威脅。

就在美國的「流氓無產者們」打砸搶燒、「悶聲大發財」的同時,朝鮮的偉大無產階級領袖金與正也不甘寂寞,6月16日,她下令在朝鮮炸毀了一座韓國出錢建的大樓。

這座位於朝鮮邊境開城的朝韓聯絡大樓,是一棟2018年剛建好的四層建築,曾經被人們寄予了南北韓關係再度正常化的希望。大樓當初造價1500萬美元,當然是韓國付的帳。

但打砸炸別家的財產,是共產者的招牌動作,太平洋兩岸都一樣。

地球太小,時間太快,彭佩奧馬上就要和楊潔篪夏威夷見面了。既然同歸一個思想,聯動就會緊密,還好人們已經意識到。

金與正最近幾年,在朝鮮地位迅速攀升,她在多處場合露面,緊隨其兄金正恩之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2018年3月她在首次面見習近平時,那個謙恭的超90度大鞠躬,臉上笑出了花。也就在那一次,世人一飽眼福,目睹了一個埋頭記筆記的金正恩。當然,朝鮮人民除外,朝鮮黨媒不會播放這種鏡頭,因為領袖永遠要第一偉大。

當今很多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已經被擠壓到很窄很窄,看一個人,就只剩下品評外貌,所以網上有人把金與正也稱為「美女」。這種見識,還遠不如一位中國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繆可馨。

6月4日是個不幸的日子,今年的這天,中國有一位五年級小姑娘跳樓身亡,據說,繆可馨之前屢次被老師欺諷。事發當日,她的一篇作文被老師當堂批評「太負能量」,原因是她寫的《三打白骨精》讀後感,被老師批改的一片紅,繆可馨認為白骨精很善於欺騙,十分可怕,並發出感慨:

「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裏,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繆可馨的見識,完全符合她所成長生活的世界,但是白骨精容不下真話,它時刻準備吃掉人,或肉體,或靈魂,包括小孩子。

白骨精中國有,朝鮮也有。金與正與一位正常的同齡女性有何不同?只要看看朝鮮勞動黨的黨旗就知道了,那上面只有三樣東西:錘子、鐮刀、毛筆,黨的說法是代表工人、農民、黨的知識分子,但這又是一個虛偽的三個代表

黨旗這樣設計是出於一種工具崇拜,這是馬克思主義的一條「本質原理」:它認為人和動物的最大不同,是人會使用工具,會生產。這話乍聽有理,但卻是高明的騙術。

人不止會勞動生產,看看中華先人們的書,他們會告訴你關鍵區別不在這兒,人和禽獸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人有人的道德規範,有禮義廉恥,作人有作人的標準。

馬克思主義的本質是,把人的境界降低,向動物靠攏,煽動人們放下禮義廉恥,拋棄道德。跟黨走,用鐮刀,錘子,還有為黨梳妝的毛筆,去打砸騙。如果你從平壤北京,黨旗上的毛筆不見了,錘子、鐮刀都在,東朝鮮和西朝鮮沒有本質區別。

共產黨經常聲稱:我們共產黨人是具有特種性格的人,我們是由特殊材料製成的。

什麼樣的特殊材料製成了金與正?不需要火眼金睛就可以知道,她人像的背後是無數把鐮刀、錘子,而上面塗滿了朝鮮人民的血,她佩戴着朝鮮人民的森森白骨。

這是生命的悲劇和大劫,除非,她能放下血旗,求一次徹底的脫胎換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18/1466286.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