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一些不正確的個人記憶」

華春瑩女士說,抗疫敘事不能為謊言玷污,而應留下正確集體記憶。

說實在話,面對這個近乎於反烏托邦小說的措辭,一時間我對正確的集體記憶這幾個字很恍惚,我們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記憶。

記憶就是記憶,只有真實或虛幻的區別,只有翔實和粗略的區別,哪有什麼正確和錯誤可言呢?

蘇聯篡改集體記憶.JPG」

集體記憶並不是什麼生搬硬湊的概念,按照哈布瓦茨的說法。集體記憶,不僅僅是某個群體共享的歷史知識,更是非歷史反歷史的。

在破除了一切事物的多面性和複雜性之後,以確定視角鎖定問題的答案。集體記憶太過於簡單刻板,以至於無法容忍任何的多種解釋和歧義性。

個體記憶如果凋零,集體記憶就邁向神話

比較典型的錯誤記憶

正確的集體記憶這詞,預設了一個立場,那就是個體的記憶是不真實的,群體的記憶才是準確的,可信賴的,因而是正確的。

然而,記憶正確與否只關乎是否全面,是否客觀,是否真實,而和集體完全沒有關係。

正是千千萬萬個個體記憶構成了集體記憶,而一旦集體記憶鎖定為某個正確的示範,構成它的本身也就是所有個體的記憶,就行將崩塌。

記憶不正確

正確的集體記憶是一次解構,把集體的和正確聯繫在一起,兩者相互捆綁,不可分離。一切感動的、昂揚的歸於宏大,是正確,一切瑣碎的、痛苦的歸於渺小,是錯誤。

但這並不意味着個人記憶是沒有價值的,作為13億分之一,作為疫情的親歷者,我偏偏要敘述一些比較錯誤的個人記憶。

哪怕不正確,我也要記憶

記憶不正確

這詞兒本來就是一個生搬硬湊的縫合怪,什麼是正確?集體是哪個群體?我們都不知道,但唯一知道的是這個散發著後賽博朋克主義的精巧詞彙,彷彿來自喬治奧威爾的《1984》。

宏大敘事和個體記憶本來不衝突,如果我們一提起災難,就不由自主的嘴角向上,深以為偉大,深以為正確並自我感動,不必懷疑,這就是一種可悲的智力殘缺。

雙黃連:記憶不正確

更何況連我們全部人的記憶都是一個需要打問號的問題,集體狂歡下的今天,關於過去,我們還能記住多少,我們還能反思多少,我們還能改正多少都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

缺乏記憶談正確,為時太早。

記憶不正確

時時刻刻都要記住,你有作為「我」,而非「我們」保存記憶的權利。

歷史應該得到傳承,記憶也應該得到保存,在這個過程當中,不論是個人的還是所謂集體的,沒有任何一方有理由對另一方完成覆蓋。

如果真的存在,所謂的集體記憶也應該是動態的,是真實的,是由一個個升斗小民所組成的,而不是所謂正確的。

經曆本身不可抹去

回憶存在即宣告自身無法修正

記憶不正確

記憶正確時代

誰來檢查記憶的正確?

誰又來宣告記憶的錯誤?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章北海的自然選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