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韓戰戰俘出人意料的命運

—從朝鮮戰場戰俘營回來的老同學

作者:

韓戰志願軍戰俘。(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號召學生參軍,那時我正讀初三,同班同學當中有五人報名參了軍,其中就有一位比我大兩歲家住寒亭的同學。這位同學當時是又紅又專的典型,說他紅,倒是事實,專卻談不上,因為他的學習成績總在班上的最後幾名。不久他去朝鮮參戰,還給班主任和同學來過信,訴說戰爭如何艱苦,合着雪吃炒麵等等。可不久再也沒有收到他的來信,他父親還到學校打聽過他的情況,學校也只能用「不清楚」回答。後來停戰談判,交換戰俘,也沒有他,於是當地政府就認為他已經犧牲了,家裏也掛上了「光榮」牌(那時烈、軍屬家都掛光榮牌),還享受某些優惠待遇。

1991年他突然從台灣回來了,還帶來了一位珠光寶氣的夫人。這一下不僅他的家人、同學,連同當地政府也感到措手不及。首先把他家的光榮牌摘了,然後開了隆重的歡迎會,稱他為愛國台胞,並動員他給家鄉投資。他亨亨哈哈地答應着,之後並未見行動。

過兩天他請老同學吃飯,大概是為了顯示他的闊氣吧。飯後他執意要到我家「拜訪拜訪」。說實在話,我是很不習慣跟那些趾高氣揚的有錢人來往的,尤其是那些改革開放後的暴發戶。不過因為是老同學,同時我也很想了解一下他這幾十年的經歷,就領他到了我家。我首先問他是怎麼去的台灣。他說,剛去朝鮮打仗,雖然艱苦,但很順利,一下就打過了三八線,但實際上這是美軍學習中國的引敵深入,不久美軍仁川登就把我們的後路掐斷了,大部分人犧牲了,我們幾萬人當了俘虜。我問,你怎麼去的台灣呢?

他說,遣返戰俘時,中國方面提出應全部遣返,聯合國軍方面提出應自願遣返,不得已,中國同意了。一位中立國印度的官員主持,願意回國的進一個帳篷,不願意回國的進另一個帳篷。我選擇了進另一個帳篷,留下了,後來就被送去了台灣。我又說,老兄,當年你可是又紅又專的典型,思想非常進步,不僅入了團(那時能入團的同學很少,不像現在,中學生基本上都是團員了),還積極爭取入黨。我是走「白專道路」的典型,後來當了右派反革命,在監獄勞改隊裏呆了二十多年。咱倆可說是兩條道上跑的車,那遣返時,你怎麼不選擇回國呢?

他說,唉!老弟你不知道,去朝鮮參戰前,部隊首長教育我們說,寧死不當俘虜。當了俘虜回來,不僅給家人丟臉,個人的後果也好不了,不像外國,當了俘虜回來一樣像英雄般地受歡迎,所以我選擇了留下。

我沉默了,他說的並非假話。在二十多年的勞改生涯中我接觸過不少從朝鮮遣返回來的戰俘,是黨員的大都丟了黨票,有的復員回家,有的被調往黑龍江軍墾農場開荒。我又問,看來老兄你已經發大財了,用現在大陸流行的話說,你已經是「大款」了,現在衣錦還鄉,你是怎麼發起來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往事微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