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失蹤的25萬殷商大軍 突然現身中美洲?蒙古人為其後裔?

殷商大軍失蹤成「懸案」。

殷商大軍的失蹤成了懸案。(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商紂王是中國商朝的最後一位君主。紂王在鹿台自焚後,周武王對姜子牙說:「要另當撿出紂王骸骨,以禮安葬。」姜子牙領命,吩咐軍士整理紂王遺骸,具為衣衾,以天子之禮殯葬。

中國古文化素有「興滅國,繼絕世」的傳統,即可以滅掉一個國家,但不絕其後嗣。周武王保留殷人的祭祀,並讓紂王之子武庚繼承商的王位,統管殷商部分舊地(今河南安陽),又安排管叔、蔡叔、霍叔駐守商都附近,行使監國之職。

先秦時期,周朝國民稱黃河流域下游地區為「東夷」,殷商也在這一區域。稱對方為「夷」並非歧視,上古時期,東夷與炎黃東西相對,同為後世漢族,尤其是北方漢族的重要組成。三國時韋昭對《國語》之《晉語八》的注釋,就有「鮮卑,東夷國」的記載。不過,這與秦漢以後史籍中出現的「東夷」沒有直接關係。秦朝以後,「東夷」延伸為對東方之外民族的泛稱。

到周成王即位後,武庚趁周朝初定,成王年幼,便聯合蔡、管、霍諸侯國一起反叛大周。成王的叔父周公率軍東征,歷經三年平定叛亂。為防殷商遺民再次暴亂,成王封姜子牙於齊,封周公長子姬伯禽於魯,以齊魯兩國鎮守東夷。周公為了長治久安,制定典章,制禮作樂,規範國民道德。在周朝禮治、齊魯兩國的教化影響下,東夷之勢漸漸或逃或亡或融入周朝。

失蹤的殷商大軍 「現身」中美洲?

殷商滅國後,能征慣戰的殷軍統帥攸侯喜率領的10萬主力大軍,以及林方、人方、虎方等部落的15萬人,在改朝換代的歷史境際中突然失蹤 了。這25萬殷商軍民的去向,由此也成為歷史的疑案。

 

三千年後,歷史考古界發現一個事實,在追溯史上的遺迹時,發現殷商遺民失蹤的同時,在中美洲 尤卡坦半島上突然興起新的文明——奧爾梅克文明。更令人訝異的是,當地出土的文物玉圭、玉雕含有大量甲骨文。據專家考證,這些玉圭上所刻正是殷人先祖的名號。當地現存的傳說、風俗、語言習慣等,也都帶有強烈的殷商文化色彩。

 

因此學界推測,殷商大軍遺民一部分隨着他們的軍隊首領到達中美洲;另一部分則是從山東半島越海遷徙到東北遼東一帶。在此地,他們遭遇了另一支源遠流長、頑強彪悍的民族——肅慎。東夷鮮卑遠道而來,無力與肅慎發生糾紛衝突,便繼續北遷。一直到高寒多林木的大興安嶺和水草豐美的蒙古東部草原,逐漸演變為先秦鮮卑的生息之地。

 

東夷鮮卑源於中國,是標準的華夏子民。在歷史進程的驅動下,他們不斷變更、遷徙,因外在環境的影響,甚至外貌、風俗和生存的習性也發生重大改變,單就血緣來看,他們的血統來自華夏。

 

中國古代被稱為「神州」,在中國數千年的歷史中,流傳着大量的神話、神跡,但是中原先祖一旦遠離中土,也就逐漸失去神傳文化的熏陶和運化,加上外在生存環境的苛刻與局限,游牧便成為東夷鮮卑的主要生存方式,並衍生出與此相關的生活風俗和飲食習慣。

 

當地現存的傳說、風俗、語言習慣等也都帶有強烈的殷商文化色彩。
當地現存的傳說、風俗、語言習慣等,都帶有強烈的殷商文化色彩。(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遺傳學證實蒙古人和殷商的淵源

 

遷徙到蒙古高原的殷商各部不斷融合,隨着歷史的演變,他們的子孫以東胡、匈奴、鮮卑、柔然等角色出現在歷史的舞台上。歷經秦漢、三國、魏晉南北朝及隋唐一千多年的起伏演進,蒙古逐漸興起壯大,並最終入主中原建立元朝。

 

台北歷史語言研究所曾對河南安陽殷墟出土的遺骨,經過數年的整理和測量,提出殷墟人骨存在三大人種成分、五個種族類型的觀點。其中,第一型就是典型的蒙古人種(Classical Mongolid)。現代生命科學從遺傳學的角度,證實了蒙古人和殷商的淵源。

 

蒙古出身的成吉思汗忽必烈,他們的血統同樣來自華夏,他們都是純種的華夏人,蒙古人是純種的中國人。只不過後世因區域的限定、華夷觀念的阻礙、國際格局的組合與劃分,把本是來自華夏的民族,劃為了外域,把成吉思汗的國籍劃成了外蒙古,把忽必烈創建的大元王朝視為是外夷對中原的入侵。

 

沿着歷史的脈絡,消失的25萬殷商大軍,他們從遁跡的歷史空間回到現實,也像歷史的「話題之王」,帶着曾經的神秘,成為學界研究的課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