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程曉容:中國訪民之死

作者:

台灣影星伊能靜北京詩人王藏聲援陝西訪民王英強。(受訪者提供)

非裔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美國多地抗議和暴亂,中共官媒對此大肆渲染,幸災樂禍。不過,官方有意迴避幾個關鍵問題:第一,從案發至今,美國民眾和平抗議和遊行的權利得到了保障;第二,美國媒體密切追蹤報導相關事件,沒有記者因為批評政府而被禁言或遭撤稿;第三,美國人可以通過社媒等其它方式自由地表達觀點,進行辯論,不會因言獲罪。

目前,涉及暴力執法的美國警察已被解職,被起訴,伸張正義的程序快速啟動。此際,許多大陸網民想到了無辜枉死的中國同胞——訪民被暴力截訪致死,攤販被城管活活打死,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施酷刑致死。他們的生命,價值幾何?是誰給了兇手掠奪生命的權利?

本文關注幾位大陸訪民的悲慘遭遇。

1.福建訪民陳春章

《民生觀察》網消息,2019年8月27日,福建閩侯縣居民陳春章進京上訪,被戶籍地青口鎮政府和青口派出所人員接回派出所後,被行政處罰拘留10天。期滿後,他又被刑事拘留,羈押在閩侯縣看守所。

10月23日,律師到看守所與陳春章會見,表示他的精神和身體狀況都沒有問題,只是人瘦了一點。律師並透露,辦案單位給陳春章作了四份筆錄,陳均拒絕簽字和認罪。

10月26日傍晚,陳春章的家屬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被告知陳需要治療。家屬趕到醫院急救室時,陳春章已處於昏迷狀態。家屬要求檢查陳的身體是否存在外傷,被看守所警察拒絕。多名黑保安守在搶救室門口,禁止家屬與陳春章接觸。家屬質疑,陳春章是否被強制喂葯,或是遭刑訊逼供才導致昏迷?11月6日,陳春章在醫院去世。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陳春章的妻子葉木蘭認為,對於其夫的死亡,青口鎮政府、派出所及公安局負有責任。她原定於11月8日到福建省政府追究責任,卻在當天早上被數名聲稱是閩侯縣政府的人上門阻止,「我叫他拿出證件來,他說沒帶。態度很壞很壞,在家裡面,房間裏面,走一步跟一步。他說,『如果你今天要去省政府,就把你強制帶走。』」

2.遼寧訪民劉振

劉振是遼寧省瀋陽市渾南區的居民,因房屋拆遷維權十餘年,當地部門一直不給解決問題。

據《民生觀察》和大紀元報導,2018年10月21日,劉振和15名訪民一起去美國駐華大使館尋求人權幫助,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5天。拘留期滿後,劉振被瀋陽警方接回,隨即被送入渾南區看守所刑拘,12月4日被渾南區檢察院批准逮捕,罪名不詳。

2019年1月13日上午,劉振在看守所死亡,時年54歲。官方稱其死於「急性心梗」,屬於「自然死亡」。家屬在人死後4個小時才接到通知。劉振的兒子劉常傑粗略查看父親遺體,發現他的胸口有紫色淤青,受傷部位向內凹陷成一個大坑。現場警方人員稱此傷為搶救時機器所致。

1月14日,很多訪民和異議人士在網上追問真相,引起國內和國際關注。瀋陽市公安局成立了一個114專案組,稱維權民眾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除了劉振,還有幾位瀋陽的信訪人、維權人在看守所關押期間死亡。他表示,「我們在網上關注這件事,就是要政府和公安把他的死亡真相公布出來。」「現在整個公檢法都參與進來了,變成政府的打手了。司法獨立在中國就是一句空話。」

有網民說:「上訪維權的路上,(劉振)這種非正常死亡,兇手是誰?誰在收割生命?不言自明,地球人都知道。」

3.江西訪民陳裕咸

綜合媒體報導,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猶縣居民,63歲的陳裕咸因為一起多年懸而未決的偽劣種子案進京上訪。在京期間,陳裕咸在丰台、大興等地多輛車內遭截訪人員的恐嚇、拘禁、捆綁和毆打,送醫後搶救無效死亡。

北京警方調查了一個月後,抓捕了截訪公司負責人牛力等12名主要嫌疑人。牛力從2012年開始從事截訪,主要攔截和送返江西訪民。他在2016年註冊成立了一家公司,建起了一條截訪利益鏈,地方政府、截訪信息員、截訪司機、黑保安都包括在內。

陳裕咸長子陳維樹提供的一份視頻資料顯示,事發當天,時任上猶縣信訪局長賴學文開價2.5萬元,讓牛力等人將陳裕咸送回上猶。

2018年6月22日,陳裕咸家屬向上猶縣政府提交《國家賠償申請書》,但上猶縣政府未在規定期限內作出決定。10月14日,陳家又向贛州市中級法院遞交《國家賠償行政訴訟起訴狀》,表示應由上猶縣政府向家屬支付各項賠償金共計497萬元。

2018年12月5日,上猶縣政府向贛州中院遞交了《行政訴訟答辯狀》,稱陳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個人違法行為所致,與上猶縣無關。

截至2020年3月23日,牛力等人毆打陳裕咸致死案仍未宣判。

4.河南訪民張耀東

2012年11月16日維權網報導,河南訪民張耀東進京上訪,被警察檢查證件後被拘押,之後又被轉交給河南駐京機關。11月6日,張耀東因不願交出手機,在一輛麵包車上遭到截訪人員毆打,傷重死亡。

張耀東的家人從河南到北京後,一直處於嚴密監視下。他的姐姐張耀花表示,警方不承認其弟是被打致死,張家不信任警方的屍檢,提出了要有家屬和律師在場等要求,但沒有得到回應。最後,張耀東的兒子在河南平頂山政府人員的脅迫下,同意將屍體火化。

張耀花說,當時與張耀東同在車上的三名平頂山訪民親眼看到他被打死,警方卻不追究任何打人兇手的責任。她在採訪電話中痛哭失聲,不斷地向維權網信息員詢問,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她尋求正義。

據報導,張耀東曾經因經濟糾紛被河南平頂山市葉縣法院枉判10年,服刑7年多後,刑期改為5年,但沒有得到相應賠償。另外,他在坐牢期間,其房屋產權受到侵害,他因此上訪。

維權網記者質問道:「眾目睽睽之下將人打死,居然國家公權力可以視而不見?公民生命安全何在?」

結語

以上四起命案是大陸法治不公、人權無保障的縮影。暴政之下,人民不被允許自由發聲,不被允許追討正義;司法系統淪為黨的工具,媒體也不能發揮監督公權力的作用。

依法維權的中國人「影響」了政績,有礙「和諧」,他們不受歡迎,被打死了也是白死。誘騙、攔截、遣返他們,反而有錢可賺,這是什麼世道?

黑龍江維權人士孫東升告訴大紀元,「多年來信訪大棒和公安聯合對付百姓。百姓無力應對龐大的暴政集團,傷痕纍纍,多少人魂斷維權路?」

今日,中共喉舌打着人權的幌子鼓噪、煽動,扭曲事實真相,它不過是想讓所有中國人忘卻真相,忘卻自己和所有同胞的權利與生命的尊嚴。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