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二大爺 川普的困境:老中醫的新問題

作者:
美國媒體在形容這場暴亂的時候有個詞:藍州暴亂。藍色是民主黨的標誌色。如果細數一下,從暴亂發源地明尼蘇達算起,暴亂最嚴重的州都是民主黨執政。在2020這個大選年,這場"黑命貴"的風潮背後到底有幾多基於選情的爭奪謀劃,值得審視。傳統上,黑人群體傾向於支持民主黨,2016年川建國當選總統時黑人支持率只有8%,民主黨利用這個做文章也在預料之中。

美國騷亂聲勢逐漸減弱的態勢中,民主黨執政的首都華盛頓特區再掀波瀾,黑人女市長鮑澤下令在通往白宮的16街區域粉刷上"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貴)的巨型亮黃色抗議標語,並將該區域命名為"黑命貴"廣場。

老中醫建國大怒,直接在推特上回懟鮑澤是"完全無能的人"。

在另一個民主黨執政的州,南方的弗吉尼亞,州長拉爾夫甚至不顧之前的禁令,揚言要為黑人伸張正義——拆除美國最著名的雕像之一,建於1890年的李將軍雕像。理由是他是南方將領,代表着白人至上。

這個恐怕老中醫連罵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個有9項犯罪記錄,前後5次入獄,犯罪史長達10年以上,販毒、搶劫、盜竊無惡不作的黑人,因為警察致其死亡的執法,在暴亂中搖身一變成了美國英雄。無數民主黨人為其哭棺,無數白左為其搖旗,無數黑人為其打砸搶。而真正在暴亂中傷亡的無辜民眾反而無人關注。

一個對美國歷史至關重要、為美國開疆拓土立下過汗馬功勞,甚至可以說是美國內戰之後南北和解的標誌人物,卻在揚名立萬將近160年後,要被拆除在故鄉的雕像。在此之前,白左們已經拆除了位於伯明翰的同樣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的南方軍人紀念碑。

流氓被頌揚和紀念,英雄被踐踏和忘卻,這種過猶不及的反向偏激,在種族主義議題成為美國"政治正確"的高壓線後,已經成為屢見不鮮的現象。這還是我們熟悉的美國嗎?

美國媒體在形容這場暴亂的時候有個詞:藍州暴亂。藍色是民主黨的標誌色。如果細數一下,從暴亂發源地明尼蘇達算起,暴亂最嚴重的州都是民主黨執政。在2020這個大選年,這場"黑命貴"的風潮背後到底有幾多基於選情的爭奪謀劃,值得審視。傳統上,黑人群體傾向於支持民主黨,2016年川建國當選總統時黑人支持率只有8%,民主黨利用這個做文章也在預料之中。

兩黨政治作為美國政壇的標誌性特徵,在漫長的一百多年的時間中,大部分黨爭是基於政策的方向和道義的考量,而在2016年,毫無從政經歷的共和黨老中醫出人意料擊敗民主黨政治精英希拉里之後,美國的社會階層有撕裂的傾向,黨爭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變化——赤裸裸的權力和利益之爭越來越多的擺上了台面。這其中很多的話題特別是種族主義話題摻雜在政客不可明說的利益中,成了類似於我們"人民萬歲"這樣的政治正確。可那些人算人民,人民需不需要萬歲,誰也不說。

加州是民主黨長期執政的大本營。在洛杉磯我觀察過好幾次和平的遊行,有黨內初選拉票的,有為女權吶喊的,有爭取非法移民權利的……這些遊行都有個特點,那就是無一例外都會摻雜"反川"的因素。這一度也讓我十分不解——老中醫建國固然談不上十全十美,但也絕不是一無是處,疫情之前的政績可圈可點。有必要不分場合、不問青紅皂白的為懟而懟嗎?

在美國這樣的國家,罵總統是一件歷久彌新、人人可為的事情。你說一千遍"建國混蛋"也沒有問題,但是涉及種族主義的話題,哪怕是一句"黑人的問題要兩面看"恐怕有遭到指控的可能。

在前幾天的暴亂中,有兩個比較出名的視頻:一個是黑人小哥面對舉牌為他們遊行的白左女士,質問她,你知道我被黑人謀殺的概率是被白人謀殺的2000倍嗎?另一個是一個黑人大媽阻止同胞搶劫自己的店,她大喊,你們缺錢就應該去工作!

是的。那些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為了"黑命貴"而吶喊的人們,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為了同時同地正在發生的,真正為了自由正義而奮鬥的人們的血淚而吶喊。那裏有千百萬的人面對更嚴重的警方暴力,更迫切的鐵拳壓迫。在反對種族主義的大旗下,喊幾句高大上的、無關痛癢的口號安全又時髦,可是,意義幾何卻有待商榷。

歐美在數百年來的人類文明的飛躍進程中確實碩果纍纍,取得了某種道義上的優越感和使命感,這也促成了諸多人道、平權領域的進步。但是,如果完全脫離法律和現實的框架,在形而上的領域追求柏拉圖式的精神人道和袒護式平權,甚至以此作為政治的牌坊來炫耀或謀取名利,務虛名而廢實情,那麼必然會危及現有文明的根基。歐盟放開中東難民的入境,就是前車之鑑。

民主黨為了扳倒建國,從曠日持久的彈劾到連綿不斷的起訴,在大選之年又操弄一下種族議題。某種程度上,這些手法或許在制度的允許和保障下可以收效一時,但是要想長久糊弄,並不容易。美國的中堅力量,並不是那些為了幾張福利券混日子、為了一雙耐克鞋會出門搶劫的人。他們不一定會在騷亂中發聲,但投票時卻不會含糊。

1986年,走投無路的寡婦安娜貝爾·希爾因為還不起銀行貸款,賴以謀生的農場即將被拍賣,此前她的丈夫就已經為此自殺。建國看到報道後,不僅阻止了拍賣,還為她付清了債務。1995年,建國在高速路上疾馳爆胎,一個路過的好心司機幫助他換了胎。建國問他想要什麼報答,司機說你就送我一束花吧。回家後,川普果然送了他一束花,還替他結清了房貸。我想一個樂於助人、受人滴水之恩而湧泉相報的人,不會是個太差的人。

老中醫確實面臨諸多新問題,但是美國能夠成就今日之偉大,正在於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問題,在這個制度下總會找到社會和解的途徑,也總會有人站出來力挽狂瀾。這不是一個人偉大的國家,而是一群人偉大的國家。它亂過千百次,卻不會因此而倒退。

這一次,我相信也不例外。

2020/6/7

——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10/1462881.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