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愛中國勝過愛英國的老外怒吼:為何這樣對我們?

作者:
今年48歲的全職太太姜海霞家住中國山東省蓬萊市,她的丈夫是一位英國人,在中國生活多年,他說自己愛中國甚至勝過愛英國,但經歷了岳母的醫療事件後,他悲憤表示:「我一個外國人都能這麼在乎中國的形象和名譽,為什麼中國政府(中共)的人就不能?」

一名因傷心而陷入沉思的英國

今年48歲的全職太太姜海霞家住中國山東省蓬萊市,她的丈夫是一位英國人,在中國生活多年,他說自己愛中國甚至勝過愛英國,但經歷了岳母的醫療事件後,他悲憤表示:「我一個外國人都能這麼在乎中國的形象和名譽,為什麼中國政府(中共)的人就不能?」

據姜海霞披露,她的母親馬桂珍2018年初,被山東省蓬萊市中醫院「護士冒充醫生」治成植物人。2年多來,她為母親四處維權上訪,並提供大量錄音錄像等證據,但各級政府部門不但不依法調查處理問題,反而層層包庇犯罪並對她進行死亡威脅。她向國內多家媒體曝光醫院黑幕均無果而終,無奈之下她求助海外媒體,並投書《看中國》。

在接通《看中國》記者的電話後姜海霞激動表示:「我真的我要跟你表達感謝。你知道嗎?你們的關注對於我們來說,就像瀕死的人拿到的那棵稻草和救命索。我第一次聽到媒體來採訪我的時候,我放聲大哭,真的!」

三甲醫院變屠宰場百姓敢怒不敢言

姜海霞說,山東省蓬萊市中醫院長期任用無資質的護士冒充醫生非法行醫,並隱瞞護士身份,「這個醫院的三甲資質是造假換取來的,咱家的證據鏈的是閉環式的,就是特別全,錄音的、錄像的、材料的,我媽媽之前的主治醫生(因受到院方壓力已辭職)也可以給我們作證。這家醫院是長期的任用無資質人員進行非法行醫,而且公然收受藥品回扣。」

姜海霞透露,受害病人不止她一家,但都因為害怕不敢維權發聲,「我們在這住院的兩年期間,其實發生過很多例,我們也跟這些家屬聯繫過,但是這些家屬的態度都是不願意吱聲。有的直接就放棄了。」

「多數人是認為惹不起政府,說你一個私人跟公家打官司,你那不是自己找麻煩嘛!還警告我,你這樣的話,你小心點自身安全。還有兩例是就是家裡條件太差了。小孩兒才22歲,媽媽走了,爸爸也出了問題(醫院造成的),給親戚打電話,親戚也不願意管,最後(小孩)自己哭着放棄了。就是告訴不用接氧氣了,病人在斷了氧氣之後,大概持續了有4個多小時才徹底死亡……」

「我還親眼見到一個老父親血壓(降)到了39,然後那個護士態度都特別惡劣,就是那種喝斥病人家屬。病人家屬就很謙卑的要陪着笑臉。我生氣啊!我就說你還是不是你爹媽生的?你爸血壓都到39了,你還跟他陪笑臉。然後他告訴我,那有什麼辦法你把他得罪了,萬一他不給好好治,那怎麼辦?都是這種心理。如果不是親歷的東西,我都不知道醫療系統這麼黑暗,這什麼三甲醫院?就是個屠宰場。」

醫生「搶救屍體」瞞報死亡人數

姜海霞告訴記者,當地還有醫院瞞報死亡人數,死4個人報2個,「我的一個同學當時在蓬萊人民醫院當副院長,他是骨科的,我另外一個骨科的同學就在這家醫院骨科當主任。當天晚上我們同學聚會他倆來晚了,晚上九點多才來,臉色蒼白。我問他怎麼來這麼晚?他說搶救屍體,我就不懂啊,我說怎麼搶救屍體?他說發生一起事故(人)都燒焦了。然後為了不追重責,兩家醫院一人分了一具(屍體),告訴我們骨科要參與,每個科室都要參與。剛好把形式走完,搶救完了就不是現場死亡,責任就不大。」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們怎麼處理。人已經死了,還要走個形式再搶救。因為超過三個人以上就屬於重大事故,就連鎖追責,這個不是山東省獨有的,中國每個省都有。」

「就是說白了這個官僚體制都已經爛透了。他們就是為了免除自己的責任,我家這個事兒也是因為醫院知道自己的責任,包括山東省都知道自己的責任。他們都為了免除自己的連帶責任。最簡單講,因為三甲醫院只有山東省衛監委才有權利管理他們,而且三甲的資質是由他們來發的。一旦發生這樣問題,他們會有監管資歷的連帶責任。包括我家的事故發生兩天內,他們要上報,他們誰都沒有上報,他們還拚命地去掩飾。」

姜海霞在網上發帖求助。(圖片來源:截圖)

上訪遭當局死亡威脅

姜海霞說,山東省的衛生系統是不運轉的,所謂的管理就是面子工程,「每天開會呀,黨教育啊,黨建啊,一個個積極的滿街都是那些標語,就是這些面子工程,做的是十足。那些有冤的訪民啊,在政府門口舉着牌兒,大冬天的,我經常看到,以前我不懂是為什麼,我現在知道了。」

「我們山東可以說訪民最多的地方,以前有過李寧,您知道這個人吧?母親被打死了,上訪十年。還有很多訪民被毆打、被威脅警告,我也受到過很多很多次威脅,就告訴我:『你差不多就行了,你要這樣的話,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還有從來不來往的人會突然請我吃飯,以一種很溫柔的姿態告訴我:『哎呀,你想想,你覺得你不怕他們對你動手啊?他們要是不自己動手,找別人,吃虧也就吃了。』我一開始以為是好意,後來我聽到一些消息,我知道,是別有用心的來警告我。」

姜海霞說,當地政府一直沒有「動她」,就因為她的丈夫是英國人,當局怕事情鬧大了捅到國際上去。

她表示:「我走到這一步,並不是我自願走到國際平台,我是跨國婚姻,我先生是英國人,我為什麼一直都沒有動用我先生的影響力?因為我先生在中國工作,我擔心中國政府(中共)刁難他。比如控制他的VISA(簽證)什麼的。」

「我先生有親自陪我去信訪過。他在早期還支持我說:『霞,你要相信國家,相信法律,咱家事實證據都全。』去年11月30號我先生問:『霞,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法律也很明確。他說為什麼他們處理起來這麼困難?』後來我先生停了半年的工作,陪我一起信訪和做材料。」

英國先生: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

姜海霞透露,他的先生本來非常愛中國,如今卻感到非常氣憤和傷心,「我先生在中國很多年了,說白了,我先生已經被我給影響了,每次亞運會、奧運會升中國國旗我先生都很高興,說:『霞,你看中國贏了。升中國國旗!』你知道那種感覺,因為愛我因為愛家庭,他幾乎就是把他當成跟我是一體的。」

「但後來他跟我說:『霞,其實我挺氣憤的,我在中國工作這麼久,我愛中國勝過愛我自己的國家,我一個外國人都能這麼在乎中國的形象和名譽,為什麼中國政府職能部門的人就看不到這些呢?我每個月上交給國家的稅款可以養活很多人,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待你,對待我,對待我們的家庭?!』」

「他說這個事情要是發生在英國的話,就我們請個律師,因為我們請律師的錢還是有的,當然如果你請不起一個更好的律師,可能會有一些磨難,但是英國他有關於這方面的法律特別健全,幫助人維權的中心很多。比如貧困的有救助啊、(提供)免費的律師啊等等。」

「到了今年我老公跟我說,霞,咱準備準備,媽媽的事處理完了,我們回英國吧。我說為什麼,他說,霞你感覺不到嗎?就是媽媽這件事,你就應該感覺得到。他工作接觸中他就看不慣那種中國那種腐敗和官僚:吃、喝、拿,他都忍着,他就一直覺得我在中國會比較舒服。這次他就告訴我,說霞。有些東西要考慮了,然後就很鄭重的跟我談回英國。」

不在乎醫院賠償只要討回公道

姜海霞哭着告訴記者,她的母親守寡四十多年,撫養她們姐妹四人,一生吃苦,沒想到晚年該享福的時候卻被害成了植物人,無論如何她一定要討回這個公道。

她說:「這兩年我感覺我都不行了。但是我每次都覺得哪怕我不行了,我也得把這件事給我媽一個交代,因為她這一輩子太不容易了!我說真心話,這事發生在我身上,我都不追究了,我太累了!但是我媽媽,我媽媽一輩子剛強,守寡四十多年,今天讓他們害成這樣,我媽媽什麼反應都沒有,她不能為自己申冤。你知道嗎?所以我一定要個說法!我不在乎他(醫院)給不給我錢,我就要個說法!」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