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王維洛 林曉旭:追究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對武漢疫情的隱瞞責任

作者:
一系列惡行使得對於疫情在中國和世界的蔓延的控制失去了至關重要的先機。而且由於武漢當地公共衛生官員和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的嚴重失職或者刻意隱瞞,到目前為止,與武漢疫情爆發相關的動物樣本是否被收集以及相關收集結果仍然是個謎。這對於追溯疫情爆發來源,以及全球防止類似疫情再次爆發,都加深了防控的難度。國際社會應該對此深入調查並對相關人員展開嚴厲的追責,才是對這種罪孽深重的犯罪行為的應有的態度和作為。

【引言】

2020年4月4日英國跨黨派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發佈一個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瞞報疫情信息」,「違反《國際衛生條例》,對新冠病毒擴散負有責任」。研究報告進而提出,中國應該向英國支付3,510億鎊賠償金,同時也應該向其它七國集團(G7)成員國支付巨額賠償,以彌補因其瞞報疫情給各國造成的損失。這是國際上第一個依據《國際衛生條例》向中共追責,向中共要求賠償的團體。

對此中共媒體發表了多篇反駁文章,認為「亨利·傑克遜協會」向中共追責、向中共要求賠償是毫無道理的,因為中方從2019年12月27日中國湖北省一家醫院首次上報3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到12月31日向世衛組織駐華辦事處通報、2020年1月3日完成正式上報程序;從1月7日分離出新冠病毒、12日將病毒全基因組序列與世衛組織分享,以及每天發佈最新數據,與各國分享相關信息和經驗等等。

但是問題的核心在於:中方通報的新冠疫情信息是否真的快速、公開、透明的?中方通報的新冠疫情信息是否是真實的、準確的?

2020年5月16日中共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獨家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時承認,在2020年1月23日前武漢地方政府曾向公眾隱瞞關鍵的疫情資訊。從表面上看,從2019年12月31日開始到2020年1月20日都是武漢市衛健委向中國、向世界通報的新冠疫情信息;從2020年1月21日開始之後是國家衛健委衛生應急辦公室履行這個職務。但是,武漢當地政府在1月23日以前的隱瞞行為難道國家衛健委不知道實情嗎?

國家衛健委的第一批專家組早在12月底就到武漢,也完全了解這個病毒是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情況。根據《國際衛生條例》第二編-信息和公共衛生應對,第六條通報和附件2的規定,如發生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各締約國應在評估公共衛生信息後24小時內,以現有最有效的通訊方式,通過《國際衛生條例》國家歸口單位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1]。這個通報的責任在於武漢當地,也同時在於國家衛健委或者國家疾控中心。在判斷一個締約國是否履行義務,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並分享信息,並不區分是締約國的某個地方政府還是締約國的中央政府向公眾隱瞞了關鍵的疫情資訊,這都是締約國沒有履行義務。

而且前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時就表明最初疫情的不及時披露與未獲得上級授權有關。所以,隱瞞疫情的責任不是僅僅在於武漢或者湖北當地政府,國家衛健委乃至整個中央政府是主導了要隱瞞疫情的決定。鍾南山在CNN的說法只是在中共面臨國際追責的壓力下利用CNN國際媒體來替中央甩鍋給地方,替中共洗白罷了。鍾南山把鍋甩給武漢地方政府,雖然其目的是為中央政府解脫部分責任,但是在國際上來說,反而坐實了中共政府的失職。

二、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在武漢的作為

2019年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向武漢市派出了第一批專家組共九人,組長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徐建國,組成人員有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專家李興旺、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曹彬、中國疾控中心應急中心主任李群,及幾位中國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

圖1:2020年1月1日第一批專家組成員李興旺和曹彬在集中收治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德武漢金銀潭醫院,專家組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但是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裝。

第一批專家組在武漢的具體活動非常重要有哪些?他們到哪裏視察?他們對疫情做出了什麼樣的判斷?他們對防疫措施提出了什麼具體的建議?2020年1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李斌對第一批專家組的工作有下面的描述:「23天前,也就是2019年的12月30日,我委獲悉湖北省武漢市發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第一時間派出國家工作組和專家組,實施國家和省市聯動,指導支持武漢市全力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一是全力救治患者。二是認真組織疫情研判。根據掌握的信息,武漢市果斷對患者集中的暴露場所,也就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實行了休市。在全市範圍內開展病例的搜索隔離治療、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和醫學觀察。三是國家省市專家立即研究制定相關的防治方案,組織實施流行病學調查、標本採集送檢、病原溯源等工作。四是將掌握的情況於12月31日向社會公佈。」[2]

【一.隱瞞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的病例,而且沒有進行相關溯源調查】

那麼,根據李斌的介紹,第一批專家組的第一個重要成果是武漢市衛健委首次於2019年12月31日向社會發佈疫情的信息:「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其餘病例病情穩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轉擬於近期出院。專家從病情、治療轉歸、流行病學調查、實驗室初步檢測等方面情況分析認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根據2020年1月24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柳葉刀》雜誌(The Lancet)發表的《中國武漢地區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臨床特徵》論文,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治的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共41例,其中27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接觸史,14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武漢市衛健委在2019年12月31日公佈的27例病例,應該就是金銀潭醫院收治的、與華南海鮮市場有接觸史的27例病例。另外14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的病例被隱瞞未報。而專家組成員李群和他的同事對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當時收治病人89例全部進行了調查[3]。所以專家組和武漢當地的是協同起來隱瞞這14個病例。

【二.人為設限阻撓疫情通報,導致網絡直報系統失效】

中共政府總結了2002年/2003年SARS疫情爆發的經驗教訓,認為不能及時、全面掌握SARS疫情的信息是關鍵,所以立即投下巨資建立傳染病網絡直報系統,建立防止SARS這樣疫情再次肆虐中國的馬奇諾防線,而且這套網絡直報系統一直運行良好。2019年8月21日徐建國親口說:「目前,我國已建成全球規模最大,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將傳染病報告時效從過去的5天縮短為4小時。一張傳染病防控巨網正在形成。」[4]

但是,正是徐建國為組長的第一批專家組摧毀了這道馬奇諾防線。2019年12月30日發佈武漢市衛健委發佈《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僅對武漢市衛生系統有關單位下發)規定了病例上報的方式:採用統計表的形式,並加蓋公章,掃描,然後用電郵寄到指定的武漢市衛健委郵箱:[email protected]。由於所有上報數據必須加蓋公章(經領導批准),直接輸入網絡直報系統的路徑就變得很困難、很複雜。於是,在這次的新冠疫情上報方面,中國又回到了2003年發生薩斯之前。

【三.媒體採訪上釋放虛假信息,誤導大眾】

2020年1月4日徐建國在北京(顯然此時第一批專家組已經離開武漢回到北京)接受香港大公報記者採訪時說:當前並無證據表明香港病例與武漢的直接聯繫。「不能因為去過武漢就說是被傳染的。」根據 大陸官方最新數據,武漢不明肺炎三天內從27例病例增加至44例,三天擴大到幾十例的速度並非罕見,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且沒有發生死亡案例,說明病毒威脅水平有限。徐建國還強調,中國的傳染病控制有多年的積累,絕不會出現因為春運發生大擴散的可能性。[5]可見第一批專家組特別是組長徐建國是大大地低估了武漢疫情。這一點在徐建國1月14日接受《科學》雜誌採訪時表現得更加明顯,他認為疫情可能在下周結束。[6]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估計。而這種錯誤的估計正是代表了第一批專家組對武漢疫情的研判。

【四、嚴重失職:關閉和消毒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卻沒有收集動物樣本】

2020年1月1日上午7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被武漢市江漢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和衛生健康局公告實行休市,進行環境衛生整治[7]。1月1日上午第一批專家組到達華南海鮮市場時,原來市場的人員在沒有被隔離檢測的情況下就已經匆忙撤離。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的報道:「找尋病原,找尋致病元兇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我們必須第一時間抵達市場,儘快取回標本展開檢測」。(市場)「污水橫流,轉瞬又滲入下水道,不知去向。就像這個未知的病毒,我們不知道他從哪裏來,也並不清楚他會在哪裏潛伏,又會流轉到哪裏。時不我待,專家們決定迅速進入市場,專家們在凌亂的攤位中艱難行走着,認真查看記錄攤位位置、仔細詢問銷售物品明細、對售賣商品和相關環境進行了全方位採樣。」[8]

另外,根據新華社記者報道,中國疾控中心專家組在1月1日上午在華南海鮮市場,針對病例相關商戶及相關街區集中採集環境樣本515份,運送至病毒病所進行檢測。1月12日,病毒病所專家再次在華南海鮮市場採集野生動物販賣商鋪相關標本70份,並轉運至實驗室進行檢測[9],共計環境樣本585份。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1月26日表示,該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並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新華社報道稱,33份陽性樣本分佈在市場上的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其中31份陽性標本分佈在華南海鮮市場西區。經調查發現,華南海鮮市場名義上是海鮮市場,但實際上卻是個綜合市場。市場西區存在野生動物交易,尤其是西區的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場內部的區域存在多家野生動物交易商鋪,而這一區域的陽性標本也比較集中,佔全部陽性樣本的42.4%(14/33)。綜上所述,高度懷疑此次疫情與野生動物交易有關。[10]

但是,問題的核心是如果環境樣本中有病毒,那麼病毒是來自被感染的市場的人群還是那裏販售的動物?武漢的疾控專家以及國家衛健委的專家在明確這是冠狀病毒的爆發的情況下,也明確知道SARS有蝙蝠和果子狸的宿主先例,卻只收集環境中的樣本,而不收集海鮮市場的動物樣本,這是違背流行病控制的最不可思議的失職行為。如果有收集動物樣本,卻不公佈檢測結果,那就是刻意隱瞞動物樣本的測試結果。

在第一批專家組環境樣本採集之後,2020年1月1日下午5時,十數名身着白色防護服、帶護目鏡及綠色口罩的人員攜帶噴淋設備進入市場西區,開始消毒工作[11]。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個現場被破壞。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王立銘教授指出:「想要搞清楚病毒的真正源頭,一個辦法是先從武漢、特別是華南海鮮市場入手,畢竟那裏仍然是最可疑的地點,不是第一現場,也是第二現場。但是就像我前面微博里說過的,華南海鮮市場關閉的時候沒有保留動物樣本,失去了第一手證據,讓我們沒有辦法去真正分析海鮮市場內部是不是真的有某種野生動物身上攜帶了新冠病毒。這是一個歷史的遺憾。儘管後來疾控部門宣稱從海鮮市場的環境中檢測到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但是這種證據的作用遠不如找到一隻或者一批確實攜帶病毒的動物標本。[12]」

把這個事情描述為「歷史遺憾」這無疑是體制內能夠用的詞語。而作為公共衛生防疫,這其實就是武漢當地衛生部門和國家衛健委的集體嚴重失職。

【五、不合理的確診標準: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成為的三個必要診斷標準之一】

第一批專家組的第三個工作就是編制了《武漢市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應急監測方案》和《武漢市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密切接觸者管理方案》。第一批專家組的第四個工作與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一起制定了早期診斷的三個標準。這個早期診斷的標準,一直沒有公佈,只是出現在一些報道中,當時患者需要同時具備有

——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發熱、缺氧、呼吸困難等臨床症狀與

——CT影像學等條件,

才能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疫情初期還沒有病毒核酸檢測一說)[13]。

財新網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的採訪證實,此前,國家衛健委的專家組到武漢金銀潭醫院調查後做了一套診斷標準:

——要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要有發燒症狀,

——病毒檢測呈陽性,

三條標準都達到才能確診。但一線醫生反映,這個診斷標準太苛刻了——「按照這個標準,很難有人會被確診,尤其是第三點,非常苛刻,實際上極少有人能去做病毒檢測;這樣很容易漏掉真實的病人。而這是傳染病,確診標準弄得太緊,放掉有病的人,對社會危害很大」[14]。

把與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確診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三個必要條件之一,導致了2020年1月初大量患者得不到確診,無法被定點醫院收治,或者沒有及時被醫院收治,造成許多患者的死亡。原金銀潭醫院院長、現湖北省衛健委副主任張定宇認為:「疫情初期,在正式的多版診療方案出台之前,有關部門做過一個診療指南,供內部使用。當時,我們強調流行病學史比較多,不像現在,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的病人更多一些。當時專家都把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流行病學意義上很重要的依據,同時也作為診斷的要求和條件。這不是某一個專家的意見,而是大家的一個共識,整體的專家意見是由國家和省、市的專家一起制定的。這跟事件本身發展的認知水平有一定的關係。」[15]

這對於一個經歷過2002年/2003年薩斯的中國來說,這是一種推卸責任的做法。根據黃朝林等的《中國武漢地區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臨床特徵》論文,41例病例中,14例並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而且第一例病患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在所謂最早上報新冠疫情的張繼先醫生所接診的七個病例中,有3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所以,第一批專家組把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確診的一個必要條件是有意的誤導。由於第一批專家組制定的早期診斷三個標準存在嚴重缺陷,國家衛健委緊接着就不斷更改診斷的標準,據說是五次做出修改。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共政府發佈的疫情信息都是不準確的,因為每批病患確診的標準都不同。這一點,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看不懂,世界民眾也看不懂,這就是誤導。

【六、隱瞞基因測序結果--類SARS冠狀病毒感染被描述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壓下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病例不報】

第一批專家組的第五個工作就是壓下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病例不報,並建議湖北省衛健委發出通知,不准再做病毒檢測,並建議國家衛健委下文,銷毀病毒樣本。根據財新記者趙今朝的報道,種種證據顯示,在2019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16]。

最為著名的一份SARS檢測報告就是艾芬醫生用紅筆畫圈、李文亮醫生上傳的那一份。

2019年12月27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急診科接診了一名41歲的陳姓病人,其12月16日無明顯誘因發熱,當日患者在該院呼吸科ICU做支氣管鏡取樣,樣本送至北京的博奧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12月30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將這位病人的基因測序報告反饋給了醫生:經NGS檢測,檢測結果為「SARS Conavirus」(SARS冠狀病毒)。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第一時間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部門報告。艾芬醫生看到這份檢測報告後在SARS上用紅筆畫了一個橢圓形的圈。李文亮醫生將這份檢測報告放到武大醫學院同學微信群中,接着當天傍晚17時48分,李文亮又在同學群中發佈信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19時39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神經內科醫生劉文在工作微信群「協和紅會神內」發佈信息稱:「剛剛二醫院(即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確診一例冠狀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許華南周邊會隔離」,「SARS已基本確定,護士妹妹們別出去晃了」。20時48分,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醫生謝琳卡在腫瘤中心微信群發佈消息稱,「近期不要到華南海鮮市場去,那裏現在發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類似非典),今天我們醫院已收治了多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風」——這三位醫生此後都遭到警方訓誡。[17]

另一份檢測報告來自廣州的微遠基因公司。

2019年12月15日,一名65歲的華南海鮮市場男性送貨員開始發燒。12月18日,他來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本院(南京路院區)急診科看病,醫生懷疑可能是社區獲得性肺炎,將其收治入該院急診科病房。12月22日,這位病人病情加重,進入ICU,醫生們使用了各種抗生素治療無效,便對這位病人進行了氣管鏡採樣,然後將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樣本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進行NGS檢測。2019年12月24日,位於廣州黃埔的微遠基因收到一份來自武漢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樣本。提供樣本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希望微遠基因利用其基於宏基因組學的二代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mNGS),找出病原體。檢測後,微遠基因發現樣本里有一種跟SARS相似度約81%的新型冠狀病毒。12月27日,微遠基因將結果電話通知武漢市中心醫院,並將數據共享給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18]。微遠基因的負責人於28、29日前往武漢向醫院、疾控中心匯報分析結果。

第三份檢測報告來自華大基因。

12月26日,華大基因將武漢當地醫院提供樣本的測序結果口頭通報給武漢協和醫院(全稱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稱病原體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醫院向武漢市衛健委報告[19]。根據《健康報》2020年3月9日發表的首席記者劉志勇撰寫的《生死金銀潭》:「2019年12月27日晚,黃朝林接到一個武漢同濟醫院打來的電話,請求將一名冠狀病毒肺炎患者轉至金銀潭醫院。對方在電話中說,第三方基因檢測公司已在病例樣本中檢測出冠狀病毒RNA,但該結論並未在檢測報告中正式提及。憑藉職業敏感,正在與黃朝林討論工作的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立即撥通了北京地壇醫院專家(筆者註:應該是第一批專家組的李興旺)的電話,得到的建議是接收患者,展開調查和研究。張定宇當晚就找到了這家第三方檢測公司,通過溝通協調,由對方將相關基因檢測數據發送給醫院合作單位——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初步基因比對的結果提示,這是一種蝙蝠樣SARS冠狀病毒。」[20]

華大基因是中國的行業老大。在2019年12月份,武漢當地醫院至少送了超過30例疑難肺炎的病例樣本給華大基因委託測序。華大基因在其中一共發現了三例屬於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一例外,另外兩例分別收樣於12月29日和30日。2019年12月29日,華大基因對該病例樣本完成的基因測序結果顯示,病毒與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達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種之前未有的冠狀病毒。

2019年12月30日,華大基因將測序結果口頭通報給武漢協和醫院,稱病原體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醫院向武漢市衛健委報告[21]。

2019年12月31日,華大基因將三例類SARS的冠狀病毒混裝,即將三個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混裝的全基因序列。2020年1月1日,這份混裝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提供給了中國疾控中心,2020年1月3日,華大基因對三個樣本中的病毒都完成了全基因序列測序。華大方面並沒有對外公佈這三個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22]

當徐建國為組長的第一批專家組在武漢之際,已經有多份檢測報告和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是《國際衛生條例》附件2規定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根據《國際衛生條例》,各締約國應在評估公共衛生信息後24小時內,以現有最有效的通訊方式,通過《國際衛生條例》國家歸口單位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

圖2:2019年8月19日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局、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聯合舉辦的中國醫師節先進典型報告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徐建國作先進典型報告。左2為徐建國,右3為郭德銀,圖片來源: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1908/t20190821_204885.html

根據財新記者報道,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平台上共上傳有13條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除去日本泰國的三條,剩下的10條全部由中國科研單位上傳。從樣本採集時間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採集並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上傳的那一例。還有8個樣本是在12月30日採集的,分別為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與湖北省疾控中心(1條)、金銀潭醫院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5條)、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2條)[23]。此外,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還上傳了一條2020年1月1日完成採集樣本的基因序列。Diago查證《GISAID目錄》,發現2019年12月26日取樣的結果有兩份,編號為406798和402125,2020年12月30日上傳的6條,編號分別為:403930、402132、402130、402121、402128、402127,加在一起一共8份樣本[24]。無論是財新記者報道的10條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還是Diago查證的8條,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1日已經有多份檢測報告和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

第一批專家組壓下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病例沒有上報,所以,國家衛健委派出的第一批專家組徐建國等是隱瞞報告SARS病毒的責任人。

【七.銷毀病人樣本並限制對其進行病毒基因測序】

2020年1月1日,為武漢醫院提供第三方檢測的基因公司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25]。

2020年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這份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稱,針對近期武漢肺炎病例樣本,依據目前掌握的病原學特點、傳播性、致病性、臨床資料等信息,在進一步明確病原信息之前,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健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26]。

另外,1月3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一個病人樣本,並於1月5日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同源,應是經呼吸道傳播,建議在公共場合採取相應疾控防疫措施。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上傳至NCBI GenBank數據庫,為保證準確,後續還進行過修正。張永振團隊等到1月11日上午,未見國家衛健委有任何行動,悉尼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愛德華·霍爾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兼職教授張永振在virologic.org上披露新冠病毒的「初始」序列,為全球最早公佈該病毒序列的團隊。

就在張永振研究團隊公佈基因組序列數小時後,1月11日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宣佈將與世界衛生組織共享基因組序列。後來發現,中國衛健委的信息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發送的。1月12日另外5個來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組序列由國家衛健委領導小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數據庫GISAID發佈,序列來自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醫科院、中國疾控中心。也就在這一天,張永振研究團隊的P3實驗室以「整改」理由被關閉。[27]

2020年3月31日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的記者會說:「2020年1月3日中方開始正式向世衛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及時主動通報信息,11日中國疾控中心將5條新冠病毒全基因組序列上傳網站,同全球和世衛組織共享數據。」[28]可見2019年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抵達武漢開展現場調查,他們的結論是2020年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衛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通報信息的基礎。問題的核心,不在於中方正式向世衛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通報信息這個形式,而在於中方向世衛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通報信息的內容。

【結論】

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抵達武漢開展現場調查時,已經有多份檢測報告和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是《國際衛生條例》附件2規定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顯然1月3日中方並沒有向世衛組織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通報武漢發現多起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第一批專家組隱瞞12月份武漢發現多起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以及已經從病人樣本中測序到類SARS病毒的事實,而且還人為設限使得確診病例嚴重失真,病人樣品被銷毀,並和武漢當地衛健委配合在公告和媒體採訪上輸出虛假信息,誤導大眾,也涉嫌刻意隱瞞海鮮市場動物樣本測試結果或者嚴重失職。這一系列惡行使得對於疫情在中國和世界的蔓延的控制失去了至關重要的先機。而且由於武漢當地公共衛生官員和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的嚴重失職或者刻意隱瞞,到目前為止,與武漢疫情爆發相關的動物樣本是否被收集以及相關收集結果仍然是個謎。這對於追溯疫情爆發來源,以及全球防止類似疫情再次爆發,都加深了防控的難度。國際社會應該對此深入調查並對相關人員展開嚴厲的追責,才是對這種罪孽深重的犯罪行為的應有的態度和作為。

[1]參見王維洛:湖北省衛健委副主任張定宇是隱瞞報告SARS病毒的關鍵責任人,議報,2020年5月8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38

[2]新聞辦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關情況舉行發佈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2020年1月22日,刊登在中國疾控中心網,http://www.gov.cn/xinwen/2020-01/22/content_5471560.htm

[3]中國疾控中心報道》【抗疫】在一線,疾控勇士與新型冠狀病毒賽跑,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2002/t20200201_212137.html

[4]徐建國:堅守疫情火山口,編織傳染病防控巨網,2019年8月21日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局、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聯合舉辦的中國醫師節先進典型報告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徐建國作先進典型報告,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1908/t20190821_204885.html

[5]記者周琳:專家:漢港病例未見直接關係,大公報,2020年1月5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5/400593.html

[6]大紀元還:原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的關鍵22天,刊登在新唐人電視台,2020年2月19日,https://www.ntdtv.com/gb/2020/02/19/a102780585.html

[7]大公報:武漢涉事海鮮市場休市消毒,大公報,2020年1月2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2/399162.html

[8]中國疾控中心報道》【抗疫】在一線,疾控勇士與新型冠狀病毒賽跑,http://www.chinacdc.cn/yw_9324/202002/t20200201_212137.html

[9]新華社記者王秉陽、溫競華:中國疾控中心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檢出大量新型冠狀病毒,新華網,2020年1月7日,http://www.xinhuanet.com/2020-01/27/c_1125504355.htm

[10]中國新聞周刊微信公眾號:新型冠狀病毒首次感染人或早至去年11月,海鮮市場非唯一疫源地,中國新聞周刊,刊登在《重慶晨報》2020年1月28日,https://www.cqcb.com/headline/2020-01-28/2127566_pc.html

[11]大公報:武漢涉事海鮮市場休市消毒,大公報,2020年1月2日,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8/2020/0102/399162.html

[12]王立銘:科學上講我們確實不知道新冠病毒真正的源頭是哪裏,新浪科技《科學大家》,2020年3月3日,https://tech.sina.cn/scientist/2020-03-03/detail-iimxxstf5961560.d.html?vt=4

[13]武漢金銀潭副院長黃朝林病癒隔離自述被傳染和當「試藥人」內情,鳳凰網,2020年2月13日,刊登在北美新浪網,https://m.us.sina.com/gb/china/phoenixtv/2020-02-13/detail-ifztrcuc6768506.shtml

[14]韓挺:武漢時間:從專家組抵達到封城的謎之20天,經濟觀察網,2020年2月7日,http://www.eeo.com.cn/2020/0207/375826.shtml

[15]武漢金銀潭副院長黃朝林病癒隔離自述被傳染和當「試藥人」內情,鳳凰網,2020年2月13日,刊登在北美新浪網,https://m.us.sina.com/gb/china/phoenixtv/2020-02-13/detail-ifztrcuc6768506.shtml

[16]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王仕平V評論道:很多地方都顯示「404」了,不知道這篇文章能存在多久。Aspen6868評論道:1月3號醫生李文亮等人預警,被訓誡,基因公司測序被湖北衛建委干預,九份樣本上報之後,1月初國家衛健委發佈「3號令」,財新的報道揭開的這些事實。只覺得悲涼。這樣的體系,從上到下,都做了些什麼?海上歌舞永不休評論道:草菅人命,爭名奪利!

Diago:分析中共在上傳給GISAID的武漢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17]同上

[18]廣州試劑盒出海記,南方日報,2020年4月23日,刊登在廣州黃埔區政府網,http://www.hp.gov.cn/xwzx/mtxx/content/post_5803589.html,以及刊登在36KR/廣東方日報,https://www.36kr.com/p/677749370697992,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以及澳洲新聞網,中國媒體揭新冠基因溯源內幕:官方指示武漢病例不許測.....,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Diago:分析中共在上傳給GISAID的武漢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19]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聞網,中國媒體揭新冠基因溯源內幕:官方指示武漢病例不許測.....,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0]健康報首席記者劉志勇:生死金銀潭,2020年3月9日,刊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http://www.nhc.gov.cn/xcs/fkdt/202003/9502b2d78ea94ea9a43e855ca9e0a5e2.shtml,人民日報:鐵人張定宇,2020年4月1日,刊登在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網站,也有相同的報告,http://www.ccdi.gov.cn/lswh/renwu/202004/t20200401_214570.html

[21]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聞網,中國媒體揭新冠基因溯源內幕:官方指示武漢病例不許測.....,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2]同上

[23]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以及澳洲新聞網,中國媒體揭新冠基因溯源內幕:官方指示武漢病例不許測.....,2020年2月27日,https://www.1688.com.au/world/china/2020/02/27/756046

[24]Diago:分析中共在上傳給GISAID的武漢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25]同上

[26]同上

[27]財新記者趙今朝: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政經,2020年2月26日,刊登在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76415583060041?_wb_client_=1,

秘密翻譯組:第一個與世界共享病毒基因組的實驗室被勒令關門」整頓」,這是為什麼?gnews,2020年2月29日,https://gnews.org/zh-hans/127686/

香港特約記者甄樹基:上海實驗室發表全球首個病毒基因排序翌日突遭當局關閉,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20年2月29日,http://www.rfi.fr/cn/中國/20200229-上海實驗室發表全球首個病毒基因排序翌日突遭當局關閉

大紀元香港記者站:【疫情最前線】發現病毒秘密上海p3實驗室遭關閉,大紀元,2020年3月3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2/n11910640.htm

[28]2020年3月31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外交部網站,2020年3月31日,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64266.shtml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02/1459003.html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