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學良親弟臨死才明白自己是惡魔纏身

作者:
他把床頭的鬧鐘推到地上,女監護員聞聲拿來紙筆,他遂仰卧在病床上,憤然寫下了「惡魔纏身」四個大字,鄭新潮反覆追問:是病魔纏身吧?他擺擺手,又將四個字重寫了第二遍。大概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為上了中共這個惡魔的當所致。可惜,他和哥哥張學良的後悔的確是晚矣!

周恩來與張學思

在中共唆使下發動西安軍事政變的張學良,在很多人看來是「千古罪人」。因為正是他這幼稚之舉,使蔣介石剿共功虧一簣,並使中共借抗戰時期發展壯大,最終竊取了政權。從此,中共帶給中華民族的血雨腥風就從沒有停止過。而政變後為中共拋棄的張學良也看清了中共的面目,並對自己的所為深表後悔,並在晚年稱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在其有生之年,無論中共怎樣「盛情邀請」,他都再不曾踏足大陸一步。而同樣受中共欺騙的張學良的胞弟張學思也是在臨死之前翻然醒悟。

張學思,張學良的四弟。少年時即受社會主義思想影響。1933年即秘密加入中共,並受中共派遣到廊坊東北軍六十七軍特務大隊做兵運工作。同年9月,在張學良的介紹下,進入南京中央軍校第十期預備班學習。1937年初畢業後到東北軍第五十三軍任見習排長、上尉參謀。1938年10到延安,其後參與了中共在日軍後方有限的游擊戰爭。

抗戰勝利後,張學思任遼寧省政府主席、遼寧軍區司令員,東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兼遼東辦事處主任等職,其後任東北大學校長、安東海軍學校副校長、大連海軍學校副校長兼副政委、海軍副參謀長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張學思還幾次受到了毛和周恩來的接見,仕途是一帆風順。

然而,文革爆發後,張學思被批執行剛剛被打倒的羅瑞卿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並要其交代所謂房產不清的問題,並罷免了其海軍司令部黨委書記的職務。1967年7月,張學思被關進北郊衛戍區某團的一個營區里一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里。房子很陰暗,水泥地面十分潮濕,屋子不通風,很悶。

在關押期間,張學思除了寫信給海軍黨委質詢原因外,還給周恩來寫道:「我背叛了自己出身的階級,在黨內遵循毛主席指引的道路走了三十年,在工作中雖然曾有過這樣那樣的缺點和錯誤,但是我以黨性和生命向黨保證,我絕不是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我已向海軍黨委寫了三封信,至今無回示也無人與我說話,因此給您寫了這封信。」但他依舊沒有得到任何的迴音。

1968年,張學思住進了醫院。最終診斷結果是:(一)全身血行播散性結核;(二)肺原性心臟病;(三)重度營養不良。雖然病重如此,但他還是被送回了密不透風的小屋子裡,沒有新鮮的空氣流通。張學思請求將窗上的牛皮紙撕下,但被拒絕;希望吃水煮馬鈴薯,也被拒絕。

1970年,張學思病情惡化,雖然周恩來下令全力搶救,但由於其長期被折磨,並且加重,於當年6月29日含恨離開了人世。臨死前,長期處於昏迷狀態的張學思已然說不出話來。不過,當他見到在延安最好的多年摯友鄭新潮時,眼神一亮,似乎清醒了許多。他把床頭的鬧鐘推到地上,女監護員聞聲拿來紙筆,他遂仰卧在病床上,憤然寫下了「惡魔纏身」四個大字,鄭新潮反覆追問:是病魔纏身吧?他擺擺手,又將四個字重寫了第二遍。大概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為上了中共這個惡魔的當所致。可惜,他和哥哥張學良的後悔的確是晚矣!

2013-05-30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