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瘋狂的華裔天才」

每年的五月是紐約市的「亞裔文化月」,這個傳統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每到這個時候,紐約市的各個亞洲族裔都會組織各種活動和文藝表演,慶祝自己民族的文化傳統。

每年的五月是紐約市的「亞裔文化月」,這個傳統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每到這個時候,紐約市的各個亞洲族裔都會組織各種活動和文藝表演,慶祝自己民族的文化傳統。

今年的情況特殊,人類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瘟疫——中共病毒。紐約市是重災區,五月份中的大部分時間人們都被勒令居家避疫。所以,往常的慶祝活動只好搬到了網上。

5月30日(本周六)傍晚,在法拉盛市政廳的臉書頁上(www.flushingtownhall.org)有一場動漫和喜劇晚會,題目叫做「瘋狂的亞裔天才與朋友」(Crazy Talented Asians and Friends)。我們在晚會前採訪了活動的幾個主瓣和創作人員,與讀者分享一下這些紐約的華裔藝術家們在疫情當中的創作與生活。

*冉冉升起的喜劇之星

今年25歲的台灣後裔李太平(Otter Lee)是紐約市亞裔喜劇團「超越喜劇表演團」(Overstep Comedy Performing)的編劇和演員,也是30日晚會的主持人。

出生在紐約市的台灣裔喜劇之星李太平。(受訪者提供,攝影者:Emily Lin)

作為一名喜劇演員,在沒有觀眾的捧場大笑中表演確實是一個挑戰。他說,在過去一兩個月的封閉日子裏,他和夥伴們是對着手機鏡頭排練的,當然他還有媽媽這樣一個現場的觀眾。

「我們一周開兩次會,互相討論想法,從舞台排練到服裝等等問題,……人們各自在家裡用手機或者電腦攝像頭錄製自己的部分,然後和編導一起合成,再收集各自的反饋。」

在居家期間,李太平和同事一共錄製了五個視頻節目。

「當然在家裡表演感覺是不同的,但是我們非常努力進行遠程合作,並保持激情。」

與此同時,他一直在主持喜劇俱樂部「人民即興表演劇場」(The People』s Improv Theater)的線上表演工作,每周表演四次。雖然這讓他很忙很累,但是這段困難的時間激發了他的更大的創造力。

紐約華裔喜劇演員李太平在表演中。(受訪人提供,攝影者:人民即興表演劇院的Arin Sang-Urai)

「這當然是一個災難時期,不能出去現場表演了,但是我必須適應,我們正在發現一種新的常態,可以說逼迫我以一種前所未有的形式發揮創造力。」

對着沒有道具、沒有觀眾的空氣表演,讓他體會到了伊恩·麥凱倫爵士(Sir Ian Mckellen)(扮演《魔戒》中灰袍巫師甘道夫的著名英國男演員)說的他在拍攝哈比人系列電影時在綠幕房間獨自表演的痛苦感覺,也更加擴寬了他的表演領域,找到了更為廣闊的配音市場。

作為一個出生在美國的ABC華裔喜劇演員,李太平感覺,自從《瘋狂的亞洲富豪》電影問世之後,美國的亞裔喜劇正在復興,人們對亞裔喜劇演員的需求大增。不過他說,他還是把喜劇當成自己的愛好,能創作則繼續創作,如果有壓力他也不讓自己強為。

可喜的是,李太平在瘟疫爆發前剛剛在劇院成功舉辦了「第一屆亞洲喜劇節」(First Asian Comedy Festival),這是紐約市有史以來第一個以亞裔喜劇演員為主的藝術節,他們的表演票全部售罄。

這個生活在華埠的快樂小夥子對自己的表演前途充滿信心。

*重新思考的動漫藝術家

30日晚會的第一部分就是動漫影片。主辦方法拉盛文藝中心從近百件動漫作品中甄選出傑出的影片在晚會上播放。評選活動的主評委就是紐約藝術學院(Schoo of Visual Art,簡稱SVA)的動漫系主任巫香瑾(Hsiang Chin Moe)。

巫香瑾在FIAF大會上發言。(受訪人提供)

巫香瑾經常參與國際動畫界的活動,與國際頂尖動畫製作公司的主管及藝術家合作。除了參與組織一年一度的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Annecy International Animation Film Festival)外,她也拍過紀錄片、短片及動畫電影,其作品曾在美國本地及世界各地播放。她也是這次網上晚會的顧問。

巫香瑾對記者說,過去的兩個月對於她和學生們來說充滿了挑戰。

「我有400個三維動漫專業的學生,我們就像一個社區一樣,在這個時候受到了挑戰,也就是說,我們全部轉到了網絡教學。」

他們用了一個星期安置大家,又用了一周來建立網絡聯繫。於是開始了前所未有的遠程教學和創作生活。

她說,她的大部分學生都是很內向的人,很願意在家裡畫畫,但是大家都非常想念彼此。她領着學生們舉辦了遊戲之夜,還有在48小時製作一部電影等各種活動。

雖然師生們彼此分離,創作也從學校搬到了家裡,「但是就動漫藝術的工業而言卻在蓬勃發展,因為大家都越來越喜歡動漫內容」。

巫香瑾認為,目前這個疫情是讓她以及人們反省與重新思考的機會。

「人們做了一些對這個地球有害的事情,我認為我們處於一個需要重新思考過去行為的時期。這是一個災難性的不愉快的體驗,這對我們來說很困難,就是如何重新思考我們的行為,以及如何改進。」

巫香瑾在台北數碼大會上講話。(受訪人提供)

具體到她所處的動漫行業,也面臨著很多新問題,比如很多工作是需要現場在工作室製作的,但是現在全部變成了遠程,遠程操作如何保護知識產權,如何進行遠程渲染等等都是需要重新思考與創新的問題。

「這些問題只能推動我們往前走,說實話,在我們沒來得及總結以前的時候就需要向前走了。」她說,比如這次晚會上的電影,就是一個從這次疫情中產生的作品,凸顯了亞裔藝術家們的藝術水平和創作力。這些作品在線上播放吸引了4000多觀眾觀看。

巫香瑾的學生遍及世界各地,在歐洲、日本、台灣、香港中國大陸的都有。

她說,對於動漫藝術家來說,「技術」永遠是一個工具,對胸懷大志的藝術家來說,真正能讓作品與眾不同的是每一個人的故事與藝術。

「技術是每個人都可以學到的工具,學習過程可以因人而異,但是做出能夠打動觀眾的作品的是他的創造力,即他的故事。」

所以,巫香瑾要求學生把重點放在要告訴觀眾的故事上面。比如一個燈光藝術家、天幕設計師,用光你能設計背景,告訴誰是這個人物,他們是幹什麼的,從哪裡來,要做什麼,他們的苦難是什麼,他們要如何抗爭等等。

「所以,我認為動漫藝術,以及電影藝術或者任何藝術,最關鍵的問題是,要弄清是什麼概念或者什麼故事推動或者激勵了你的工作。」

*中國社區與藝術家的橋樑

法拉盛市政廳藝術中心華人社區發展主任鄧雅雲是主瓣這次網絡文藝晚會的主辦人。在疫情爆發後,她就一直想辦法在網絡上開展文藝活動,讓華裔社區的人能夠在居家避疫的日子中有一些樂趣。這是他們第一次嘗試在網絡直播現場晚會。

法拉盛市政廳華人社區發展主任鄧雅雲。(受訪者提供)

早在一年前,鄧雅雲就接觸了「瘋狂的亞裔天才與朋友」節目製作組,雙方都談起了如何讓社區欣賞到亞裔藝術家作品的想法。

「當時我們還不知道要搞什麼形式的藝術,後來就決定聯繫社區,通過朋友們以及他們的網絡,我們得知了這麼多華人(亞裔)藝術家在做着這麼多有趣而有意義的事情。」

她說,自己本不是一個喜劇觀眾,但她認識到,用喜劇來講述亞裔社區的故事不失為一種破除人們對亞裔社區陳腐觀念的藝術形式,何樂而不為呢?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五月份不僅是亞裔文化月,還是一個全美國提高精神健康認知的時期。所以在這個特殊的時候,讓華裔社區的人們在開懷大笑中消除壓力,並慶祝本社區的藝術家們的傑作,豈不是一件大好事嘛。

「五月亞裔文化月提醒我們,我們的遺產中也有幽默和創造力,同時還有堅韌的精神。」鄧雅雲說,「我相信亞裔美國人以及全世界的人,都會從疫情中恢復,從我們的傳統遺產中找回力量,變得更加美好和堅強。」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