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杭州欲實施永久性「健康碼」 遭強烈反對

中國杭州市計劃把手機應用程式「健康碼」,應用於隨時監控市民的健康狀況。該消息一經披露,立即遭到大陸網民、律師的強烈反對。在反對浪潮下,杭州官方宣稱這只是一個設想。

杭州欲實現「一碼知健」

5月22日,中共杭州市衛健委召開「杭州健康碼常態化應用工作部署會」,衛健委主任孫雍容稱,未來杭州健康碼將實現「一碼知健」,即通過收集個人的電子病歷、健康體檢、生活方式管理的相關數據,在關聯健康指標和健康碼顏色的基礎上,探索建立個人健康指數排行榜。

在官方提供的示意圖中,個人的評分通過不同的顏色呈現,當個人的評分很低時,會顯示為紫色或紅色,而評分越高則會越綠,滿分為100分。

影響評分的因素包括運動、飲酒、吸煙和睡眠等。例如,飲酒200毫升導致健康評分下降1.5分,吸煙5支導致健康評分下降3分。相比之下,如果步行達到15,000步,評分則會大幅度上升5分。

同時,個人的健康評分也可以通過大數據,對樓道、社區、企業等健康群體進行評分。這些評分將與不同的樓道、社區和企業進行對比和排名。

「一碼知健」遭網民強烈反對

本來,中共在疫情期間推出的手機應用程式「健康碼」,是用來跟蹤或追蹤潛在肺炎患者的活動軌跡,所以杭州當局想推行「健康碼」的擴展版「一碼知健」一經披露,便在社交媒體引發軒然大波。

微博上發起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近7,000名網友中,有6,020人選擇不支持該計劃,占投票總數的86.5%。

很多民眾擔心該程式將危害個人隱私,並導致潛在的歧視。也有不少民眾質疑,杭州當局可能藉推行「一碼知健」之名,行全面監控市民之實。

大陸律師也質疑「一碼知健」

同時,大陸許多律師也對杭州當局的此舉示質疑。

中國律師斯偉江對BBC中文說,杭州市的舉措超出了防疫的界線,也沒有法律依據。如果真正實施,將嚴重侵犯個人隱私。

斯偉江表示,從法理角度看,對於公民健康數據的收集是特殊時期的做法,當局沒有任何理由將其「永久化」,生活的完全透明化只會讓公民「沒有尊嚴」。

「政府要保護公民基本的生命權、保護食品安全,而其它的個人生活是公民個人的事,這個邊界永遠不應該被打破,」斯偉江說。

陸媒《南方都市報》採訪了數位大陸律師,他們也多對杭州當局做法表示質疑。

北京清律律師事務所主任熊定中表示:「漸變色健康碼的功能融合在國家強制性防疫產品裏面,比較容易引起恐慌。」

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新銳表示,漸變色健康碼如果收集民眾睡眠、運動信息等完全與疫情無關的數據,「這種設計思路完全與隱私合規設計相反,是過度收集信息的設計思路」。

熊定中指,「如果藉著原來的健康碼的強制性要求民眾使用漸變色健康碼,則涉嫌違法。」

律師指「健康碼」信息應銷毀

今年「兩會」期間,百度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議當局在疫情期間採集的個人信息應設立「退出機制」。該提案呼籲對已經收集的數據制定清晰的規則,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信息泄露和濫用的風險。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暨法學院副教授吳沈括對《南方都市報》也表示,在疫情消失之後,當局應當及時刪除「健康碼」的信息或者功能轉化,在轉化的過程當中,要充分尊重個人的自主選擇。

但熊定中認為,在個人信息濫用過度的當下,把重新授權寄托在App的彈窗授權等操作上,「很難保證用戶真的有選擇權」。所以他更主張一刀切,把所有基於防疫而收集的數據,「最後都應該銷毀」。

在外界廣泛質疑聲中,杭州衛健委相關工作人員對《南方都市報》記者表示,關於「一碼知健」的設計,目前「還僅僅是一個設想」。

責任編輯: 楚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