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移民不到半個世紀 來自中國的這一群已主宰美國

美國淡水水域的霸主是什麼魚?你可能根本想不到,是中國人最熟悉的四大家魚(青魚Black Carp、草魚Grass Carp、鱅魚Bighead Carp、鰱魚Silver Carp)。但這四大家魚可不是自己飛越太平洋的,而是美國人自己請它們漂洋過海的。它們移民美國的時間還不到半個世紀。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時候,美國阿肯色州一些漁民們從中國引進了亞洲鯉魚,想用這些雜食性魚類來控制運河水域和養魚場里的水草和水藻。

需要強調的是,美國人所說的亞洲鯉魚Asian Carp,實際上指的是中國的四大家魚,而不是我們常規意義上的鯉魚(Common Carp)。這些來自中國的亞洲鯉魚胃口大,清除水藻的效果也不錯。最初美國人還對這一生物調節舉措感到洋洋得意,完全沒什麼警惕心理。美國原本也有鯉魚,是100多年前從歐洲引進的,但沒有帶來太大危害。

這些亞洲鯉魚(四大家魚)憑藉強大的生命力和彈跳力,不僅一舉衝出了運河和養魚場,在幾十年的時間裏,從南部的墨西哥灣到北部的明尼蘇達州,遍布美國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大小河流湖泊,輕鬆秒殺了美國的原有魚類,給美國水域生態帶來了難以預料的危害。如下圖所示,紅色區域是亞洲鯉魚泛濫地區,淡紅色是已經出現亞洲鯉魚的地區,綠色是有記錄地區。

沒人確切知道這四大家魚究竟是什麼時候越獄的。但等上世紀九十年代美國人意識到問題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它們成為了美國中部水域毫無爭議的霸主,到處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四大家魚在美國的具體數量已經無法統計,但至少是千萬級別的。去年單是在肯塔基州的兩個水庫,漁民就捕獲了重達2700多噸的亞洲鯉魚。

四大家魚不僅繁殖能力極強,一次產卵500萬個,而且生命力特別頑強。不管是水溫較高的池塘,還是水溫冰冷的湖泊,它們都能繁衍生息。它們的快速壯大會導致水質下降,食物減少,使得其他原生魚類無法存活。你看上圖這名漁民抱着的,不就是中國人最熟悉的鰱魚嗎?

更為麻煩的是,這些亞洲鯉魚大量繁殖給水域生態食物鏈造成了破壞,它們不僅吃光了貽貝和其他魚類賴以生存的浮游生物,青魚甚至還吃魚苗、貽貝和蝸牛,給美國漁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政府數據顯示,由於亞洲鯉魚泛濫成災,重災區伊利諾伊州和肯塔基州水域的黃鱸、藍鰓魚、翻車魚等原生魚類已經減少了30%。

讓美國人更頭疼的是銀鯉(白鰱)。這種魚生活在水體上層,很容易被驚擾,聽到船隻馬達聲會突然躍出水面,甚至可以騰空1.8米。鰱魚只需要3-4年就成熟,重量可以達到50斤。體型巨大的它們不僅會一頭砸進船內,搞臟船艙嚇到遊客,還會損害船隻馬達,成為了當地漁業和旅遊業的噩夢。

從本世紀初開始,美國政府出台了嚴格的法令,推出了各種手段來治理這四大家魚。在美國,私自運輸活亞洲鯉魚是違法行為。漁民一旦發現亞洲鯉魚,就必須當場殺死,還要向當地管理部門報告。在亞洲鯉魚泛濫的水域運營的船隻,也不可以隨便進入其他水域,以免攜帶亞洲鯉魚造成生物污染。

2007年的時候,美國政府預計治理亞洲鯉魚需要花費4億美元。他們太低估了治理亞洲鯉魚的難度。實際上,從2004年迄今,美國政府在這一領域已經投入了超過6億美元,而且未來十年預計還將投入15億美元,是原先估計預算的五倍。但即便如此,魚類專家依然悲觀的認為,美國最多只能成功減少亞洲鯉魚的數量,要徹底根除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去年美國參議院專門撥款2500萬美元,用於中部各州治理亞洲鯉魚。怎麼治理?一方面,通過電流把亞洲鯉魚電出水面進行捕捉。另一方面,再通過聲波水泡形成一道看不見的牆,擋住亞洲鯉魚大軍的去處。據說這種治魚手段在實驗室和小規模水域取得了良好的試驗成果。

小小的四大家魚,竟然驚動國會大佬。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專門給老家肯塔基州爭取到了700萬美元的亞洲鯉魚治理經費。為了展示自己給家鄉人民帶來的福利,去年11月,麥康奈爾特意趕到肯塔基和田納西交界的Barkley大壩,和肯塔基官員一道按下了電魚機器的按鈕。麥康奈爾今年就要面臨國會改選,需要籠絡一下家鄉選民。

美國人最害怕的就是亞洲鯉魚殺入五大湖區。為了擋住它們的去處,美國陸軍工程兵去年提議在伊利諾伊州也設置這樣的聲波水泡牆。這個項目還在等待美國國會批准,可能需要耗資7.8億美元。這很重要嗎?美國陸軍預計,如果不安裝這道屏障,亞洲鯉魚未來五十年會有30%的概率主宰五大湖區,從而會給當地漁業造成高達70億美元的損失。實際上,在安大略湖和密歇根湖已經發現了草魚的身影。但相對其他三種亞洲鯉魚來說,草魚的危害稍微小一點。

有的人可能就納悶了?四大家魚在中國都是最常吃的魚,既然它們在美國中部大量繁衍,甚至全是野生的,這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美味嗎?美國人的飯量那麼大,怎麼就不能把它們給吃掉?

問題就在於,美國人壓根就不吃四大家魚。由於烹飪手段單一,美國人吃魚,無非就是炸烤焗,必須是去骨處理好的魚片魚塊。對於亞洲鯉魚這種刺多不好處理的淡水魚類,老美根本沒有辦法對付。我覺得,如果他們能熟練掌握筷子的話,也能迅速分開魚刺,清蒸其實是一種不錯的吃法。

美國有漫長的海岸線,有金槍魚、鮭魚、鱈魚、海鱸魚、三文魚等那麼多好吃的海魚,為什麼還要吃多刺的四大家魚呢?美國消耗量最大的淡水魚是羅非魚和鱒魚,因為沒什麼肌間刺。或許看到Carp這個詞,大部分老美就沒有了購買的慾望。

由於沒有市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美國漁民根本就懶得抓亞洲鯉魚。亞洲鯉魚的價格還不到其他淡水魚的五分之一,一磅(九兩)魚肉售價只有10美分。各州為了治理亞洲鯉魚,不得不額外補貼,付錢給漁民捕撈亞洲鯉魚。美國人拿這些野生的亞洲鯉魚怎麼辦?說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很長一段時間都是磨碎了做肥料、魚飼料或者貓糧。再沒人要,就直接填埋了。

有沒有可能吃掉它們?這是過去幾年才有的事情。2012年,一位來自中國東北的華裔女士余安琪(Angie Yu,音譯)從加州洛杉磯搬家到肯塔基州。她發現當地亞洲鯉魚泛濫成災,政府和漁民對此深惡痛絕。在中國吃四大家魚長大的余安琪從中嗅到了商機,這些當地視為垃圾的魚可都是野生的啊。次年,她在肯塔基州Wickliff開辦了美國第一家亞洲鯉魚加工工廠,收購當地漁民抓獲的亞洲鯉魚。

余安琪打出的口號是「如果我們不能打敗亞洲鯉魚,那就吃掉它們!」當然,要說服美國人吃亞洲鯉魚是難度不小,余安琪的鯉魚加工廠主要是加工成碎肉或者冰凍整魚,出口到中國、波蘭阿聯酋以及孟加拉等國家。她把這些美國的亞洲鯉魚以「肯塔基白魚」來營銷,美國野生水產品在這些國家有着一定的吸引力。為了擴大銷量,她們加工廠還製作魚腸、魚肉餃子等產品。

過去六年時間,余安琪的工廠已經處理掉了超過3.5萬噸的亞洲鯉魚,有效協助肯塔基州消耗掉這些外來入侵者。為此,她還得到了肯塔基州州長的接見和表彰。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導演還為她拍攝了一部記錄短片《適應:肯塔基》(Adaptation:Kentucky),專門介紹余安琪如何在肯塔基州推動亞洲鯉魚加工行業。

2017年開始,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也開始採購亞洲鯉魚,做成魚排和魚餅在大學食堂出售。食堂採購負責人史密斯(Kit Smith)驕傲的表示,他們過去幾年已經消耗掉了幾十噸亞洲鯉魚,目前還沒有學生投訴食堂。「新世紀出生的學生們,他們更願意接受不同的食物。」

當然,光靠這點消耗量是不可能幫助美國人治理亞洲鯉魚的,減少亞洲鯉魚數量還是得靠大規模捕撈,不管有沒有市場。伊利諾伊州近年來不僅聘請漁民進行商業捕撈,還派出水域治理專家多次到中國來取經,學習如何有效捕撈鯉魚的經驗。他們在中國學會了如何多船團隊合作,進行大規模捕撈。

過去幾年,伊利諾伊州每年都會捕撈超過450噸的亞洲鯉魚,有效控制住了亞洲鯉魚通往密歇根湖的水路。但政府預計,要徹底打敗亞洲鯉魚,至少還需要花費四倍的成本,在下游水域進行更高強度的捕撈。去年該州提出了更具雄心的捕撈計劃,打算每年在伊利諾伊水域捕撈2000萬-5000萬磅(約合900噸-2200噸)的亞洲鯉魚。

有趣的是,中國也派出專家來到伊利諾伊州交流,但來的卻是水產保護專家,他們想知道為什麼亞洲鯉魚在美國這麼泛濫,怎麼撈都撈不完。因為供不應求大量捕撈,中國的鰱魚和鱅魚產量已經在逐漸下降了。就在今年,中國在長江幹流頒佈了十年的禁漁期。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新浪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