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五眼聯盟審視供應鏈報告 倡議與中共脫鉤

五眼聯盟」正在審視其成員國在每個戰略領域的貿易依存關係以及各國對中共的依賴程度。英國智庫新近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澳洲對中共的依賴尤甚。圖為澳洲悉尼地標之一悉尼海港大橋。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全球,給各國的經濟、社會、政治帶來了極大的打擊,全球都在反思與中共的關係及其中的教訓。「五眼聯盟」也在審視成員國在每個戰略領域的貿易依存關係以及各國對中共的依賴程度。

據《澳洲人報》報導,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在一份題為「打破中國(中共)供應鏈:五眼如何擺脫戰略依賴」的報告中概述了這種依賴性。

報告指出,五眼國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直是超全球化的最重要國際倡導者,但正是超全球化的倡議,形成了令中共受益匪淺的國際體系。這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北京無需遵守全球化的國際規則,可卻收穫了全球化帶來的成果。這次的疫情暴露出這個扭曲的系統里存在的危險性,大大地推動了五眼國家與中共「脫鉤」。但這不是說要遏制或孤立中國,不是要實施經濟制裁或貿易保護主義。但報告指出,具有戰略重要性的行業必須有可靠的供應來源。

《澳洲人報》表示,這份報告值得所有澳洲人嚴肅地讀一讀。因為澳洲是五眼聯盟中在戰略上最依賴中共的國家。從這份報告得出的結論看,在戰略物資中,澳洲有595種存在對中共的戰略性依賴。相比之下,美國有414種,英國有229種。澳洲另外還有167種關鍵商品依賴中共。

這份報告表明,西方主要盟友對中共的戰略依賴直到疫情期還在增長。這主要是指數字化革命,它在應用範圍上越來越廣,涉及到幾乎生活的每個方面,其力度和速度成指數級增長。

在數字化領域中,澳洲也是五眼聯盟中對中共依賴性最強的國家。澳洲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技術和進程有35類關鍵的產品依賴中國。但是其它盟友在關鍵領域同樣脆弱。這份報告提到說,2018年,中國生產了世界上80%的鎂,它用於交通、能源、建築和其它領域的很多尖端技術中。

三方式與中共脫鉤

這份報告建議了三種可以與中共脫鉤的方式:被動式、主動式、相互合作式。報告並不是建議五眼聯盟尋求與北京的對抗,但它也確實建議五眼聯盟應該加強合作,幫助自己的盟友與中共在戰略上脫鉤。

該報告指出,目前美國和澳洲在相關領域開始合作,嘗試找到中國以外的稀土來源,這些稀土礦對於現代科技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比如說,手機。稀土行業以往的工作模式就是,北京建立起國家法令,通過低定價出口以贏取戰略市場,得到市場控制權,然後擁有巨大的戰略操控力。

報告還建議每一個五眼聯盟國家開展調研,並公布其在原材料、零部件、複雜的供應鏈方面對中共的依賴程度。除此之外,各國應該對其戰略行業開展全國性的審查。

澳政治家吁政府建立新計劃

自由黨國會議員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是國會情報與安全聯合議會委員會的主席,他對新出版的這份報告貢獻了一篇論文。在這篇論文中,他引用了「中國(中共)駐澳洲大使在我們國家的媒體上毫不掩飾地進行經濟恫嚇」這個表述。

哈斯蒂發現,北京的貿易恫嚇的根源早在疫情危機之前就存在。他認為,「我們對關鍵(商品)進口的戰略依賴使我們非常脆弱,不僅易被經濟恐嚇,還容易帶來供應鏈戰爭。」

哈斯蒂呼籲莫里森政府建立「戰略行業計劃」。該計劃的目的是「建立起關鍵的製藥、醫療供應品和其它關鍵產品的自主能力」。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倡議脫離近期的經濟正統做法。他說:「鼓勵公司建立和擴大國內生產能力,這需要政府的支持,比如(制定)有時間期限的稅收刺激政策。這需要兩黨的共識。」

哈斯蒂相信,澳大利亞應該對所有與貿易關聯的產品、行業和領域開展一次調查,把它們分為三個種類:關鍵商品,在任何危機中必須保證自給自足;原來對集權政府太過依賴的商品,但可通過友好國家獲得國際供應;在全球供應鏈中可獲得的商品。

這些是我們應該開展、也必須開展的辯論。這些辯論不是挑釁,但我們也不能被人恐嚇、逆來順受。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楊裔飛澳洲布里斯本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