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票證時代飢又寒 農無票證更堪憐

作者:

糧票(圖片來源:知乎)

本人三生竟有幸,荒唐票證全歷經。

華夏從未發生過,世界也是稀聽聞。

悲慘可笑當年咽,眼淚至今憶猶淋。

五十年代上世紀,直到八十年代跟。

城鎮居民發票證,兩票齊全「買」才行。

但是農民無票證,可憐眼紅羨居民。

某地居然發糞票,農幸?石破天也驚!

肥田需要人糞尿,一擔,給你計工分。

結果,收到全是水,如廁,自留地去蹲。

瀋陽某擅工筆畫,妻子戶口苦農民。

悄悄畫張假糧票,不料活捉,五年刑!

導彈的遜「倒蛋」,蛋換糧票倒騰盈。

抓去坐牢實冤屈,價格「雙軌」誰造因?

「閑時吃稀忙吃干,平時半稀半干摻。」

糧票或印此毛語,荒唐恥笑萬古傳。

糧票米價一角五,黑市價達幾塊錢。

誰多糧票即財富,誰多?當然手握權。

三千餘萬饑荒死,北京高幹正珍餐。

按照「計劃」有「特供」,萬無一失保權奸。

東安門街三十四,上面監管乃公安

糧票、鈔票、購糧證、戶口簿稱「四大件」。

逃難必須緊緊帶,老死或成大遺產。

2兩糧票一燒餅,4兩糧票一碗飯。

或者一碗素湯麵,另加鈔票才能咽。

樣樣商品要票證,沒有票證別行遠。

三三中共蘇維埃,最早糧票發行來。

「紅軍臨時借谷證」,誰接到手必震呆。

五十、一萬斤不等,毛酋等人落款隨。

你若「借」出損失大,你若不借性命危。

草草一張毛邊紙,五十萬張超發飛。

不久自己「長征」去,怎樣還債無從猜。

0五《金華日報》唱,湖南汝城土坯房。

翻修房主胡運海,鐵皮盒兒現中牆。

裏面一張「借谷證」,紙張已經發了黃。

「借谷」一百0三擔,祖父四德裏面藏。

五百多斤豬三隻,十二隻雞全「借」光?

三四年冬債務立,事務長葉,紅軍章。

政府還款一萬五,雖少還算「文明」裝

相比毛共殺地富,多少冤魂世無雙。

票證經濟四十秋,城鎮緊巴糧、布、油。

農民更苦無票證,家家病容愁上愁。

人均一畝半畝地,種了這頭沒那頭。

王府井街人餓死,被認大政「維穩」丟。

窮鄉僻壤死千萬,神不知,鬼不羞。

如此定性太殘忍,居民、農民兩極分。

二等公民毛共定,還稱「你們大翻身」。

居民勉強餓不死,農民死如一粒塵。

三千多萬各省死,官媒片字從不聞。

農民苦,農民苦,票證時代農更怖。

全家絕,全村絕,死者唯有草塞肚。

沒草甚至觀音泥,積在腹中無法吐。

交光、抄光產騙光,「社會主義天堂富。」

你向何人去告發?你要逃荒?決攔阻!

沒有票證怎遠逃?沒有票證怎舉步?

「形勢大好」「非小好」,官媒天天吹與鼓。

誰曝餓死罪難當,你要「劃右」再遞補?

當年毛共打天下,「農村包圍城市」唬。

打下再奪農民產,「合作化」剩光屁股。

後來掠農供城鎮,鐵心餓死恩與哺。

忘恩負義莫此甚,哪「首」敢把罪、歉露?

乞討或得分幣收,半兩糧票絕難求。

寸步難行無糧票,糧票珍比黃金尤。

票證經濟實可怕,回想令人神經抽。

成人二十幾斤米,幾兩肉,幾兩油。

比起農民猶天堂,農民無票癱饑荒。

京師教授何茲全,三十二斤定量頒。

後被要求妻減量,何的體重驟不堪。

四十斤,忽瘦掉,又黑又瘦變容顏。

某天忽然菜根揀,喜出望外養在壇。

後來果然菜葉長,孩子回家煮葉甘。

學校拿去菜根展,表揚教授,心情酣。

何妻中學教師職,從校大袋買「廢」還。

垃圾、菜皮和碎紙,菜皮斬碎和粉團。

雜灰雜泥鹽巴入,蒸熟全家吃得歡。

反正全停體育課,節省體力保命延。

天津某人被分配,承德黨校任教員。

定量減為二十九,腦力勞動不能添。

有個教員個子矮,臉多麻子丑斑斑。

娶個媳婦卻漂亮,眼大鼻挺妙韶年。

「小子咋來此艷福?」「六十斤,糧票牽!」

部隊複員帶此寶,給了女方成姻緣。

知青七一向立群,2天沒吃餓得昏。

無奈餓探舊同學,劉少希,副業忱。

經常能買高價米,見向,米粉和糖擎。

一股腦兒全吃盡,2松花蛋,也全吞。

晚飯豬肉佐餐美,臨走,十斤糧票殷。

向的父母早亡故,捧着糧票謝深恩。

「爹親娘親遠不及,你的糧票更加親!」

票證根源毛賊禍,專制恐怖階斗淪。

有人早把恐怖忘,有人早已淡悲情。

有人無動於衷過,痛苦也不追原因。

你活我也照樣活,親人殘、逝如煙雲。

官媒只唱崛起好,毛治暴、恐從不聞。

七十年,搞慶祝,叫你真假不能分。

叫你善惡分不得,叫你是非一片渾。

據說這樣「維穩」保,這樣體制可長存。

但是倒退怎麼辦?另一毛酋變相臨?

所以吃飽須憶餓,所以斬草須除根!

誰在罪惡掩真相?誰是最大害人精?

誰在誘你永忘卻?誰表「正統」拜屍庭?

誰歌「偉大七十載」?誰害八千萬命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