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窮國還不上錢 中國巨債恐蛋打雞飛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5月發佈的一份報告,中國目前是世界上低收入國家最大的債權國,未償債務從2004年的8750億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5.5兆美元。這筆巨債隨着疫情影響逐漸出現呆賬。更麻煩的是,這些債務不只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和外交兩難。

德國研究機構基爾研究所(Kiel Institute)也發現,中國海外貸款的增長讓北京成為比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大的放貸方。

根據《南華早報》,中國自2013年啟動「一帶一路」以來,至少有7300億美元的資金流向超過112個國家的海外投資和建設合約。

報導提到,這些貸款幾乎都是官方的,來自政府和國家控制的企業。多年來,中國一直在積極向非洲等新興經濟體提供貸款。這些給發展中國家的貸款,很多都是政府之間的借款,中國往往不會透露細節和條款。

不同於發達國家或世界銀行等機構提供的大多數貸款,中國的貸款往往利率較高,期限較短,每隔幾年就需要再融資,也經常讓債務國使用國家資產來作抵押。

面對外界質疑,北京認為這些貸款的利率只是反映出正確的風險,因為這樣中國國有銀行才有信心向貧窮國家放貸。

誰欠中國巨債?

紐約時報》報導,衣索比亞欠中國的債務占年度經濟產出的20%,吉爾吉斯大約佔40%,而吉布提欠中國的債務甚至高達年度產出的80%以上。

報導內容也提到,疫情造成世界經濟倒退後,愈來愈多國家向北京表示無力還債。像中國傳統的盟國,號稱鐵杆兄弟的「巴鐵」巴基斯坦,上個月就由外長庫雷希(Makhdoom Shah Mahmood Hussain Qureshi)打電話給中國外長王毅,提出緊急需求,希望在巴基斯坦經濟急劇下滑時,能對數十億美元的中國貸款進行債務重組。

債務重組也就是雙方透過達成協議修改債務償還條件,包括以低於債務賬麵價值的現金清償債務、以非現金資產清償債務,或是債務轉為資本,債權轉為股權。此外也可以修改債務,延期清償債務。

紐時報導提到,除了巴基斯坦吉爾吉斯斯里蘭卡和許多非洲國家也向北京這樣要求,不是說要延後還款,就是希望可以減免今年到期的數百億美元貸款,甚至把自己國家的港口、礦山和其他珍貴資源拿出來做抵押,一如斯里蘭卡之前將漢班托塔作為抵押品由北京接管。

新聞提到,吉爾吉斯政府在4月宣布,中國同意就17億美元債務研討新的還款計劃,但並沒有透露細節。而斯里蘭卡前央行副行長、現任財政部秘書阿蒂加勒(SR Attygalle)也表示,在斯里蘭卡向中國提出了救濟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將他們的信貸額度擴大了7億美元,降低了利率,並將還款時間延後了兩年。

就中國內部來說,為了保持官方要求的經濟增長,中國的金融體系已經承受着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積累的沉重債務。中國國內民眾也開始質疑他們的血汗錢是不是否被浪費在國外投資上。北京一方面擔心減免債務國貸款會激怒國內民眾,另一方面又擔心在許多國家就疫情指責北京時,債務國可能倒向反對北京的陣營。

巴黎俱樂部

中國商務部國經院副研究員宋微在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上表示,國際上採用更加包容和建設性的態度來處理債務和發展問題。

他認為,發展中國家債務問題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積累的發展問題,與近代以來不平等的國際分工本質有關。只有以包容性發展代替單純的債務減免,才能在根本上解決他們的債務問題。

宋微的想法其實就是現存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這個非正式的官方機構成立於1961年,協助發展中解決國家債務問題,除了債務重組也為債務國提供新的資金援助。主要的成員是經合組織中的工業化國家,包括美、英、法、德、意大利、日本、荷蘭、加拿大比利時瑞典、瑞士等。除了債務國和債權國派員參加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經合組織、聯合國貿發會議、國際清算銀行和歐洲經濟共同體也派觀察員參加。

外交消息人士周三(5月20日)告訴法新社,古巴以新冠病毒疫情對古巴經濟的影響為由,要求主要債權人「巴黎俱樂部」協助將債務延至2022年償還。

法新社報導,最近巴黎俱樂部正在協助經濟受到疫情重創的古巴暫停償還債務,延後都2022支付。2015年,古巴就曾透過巴黎俱樂部,從110億美元的債務中免除了85億美元,還款方式逐步調整到2033年。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