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原: 4月上旬武漢解封 疫情擴散其它省市

作者:

——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疫情大事記(十一)

2020年4月13日,小區門口測溫。(大紀元)正體簡體

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4月上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4月上旬疫情趨勢

2020年4月上旬,中共繼續隱瞞各地病例,並解封武漢。但各地病例增多,相繼又進入封閉狀態。

中共為掩蓋病例,發明了「無癥狀感染者」。實際上,中共把檢測不準的疑似病例、出院復陽患者、還有沒被檢測的輕症、潛伏期暫無癥狀、疑似患者等,都統統歸入「無癥狀感染者」,這樣就做到了確診清零。

瘟疫在全世界的爆發,造成巨大生命、財產損失。各國開始追責中共,並提出獨立調查,但區分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認為中國人民也是受害者。中共繼續抵賴。

4月1日

4月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首次公布了全國無癥狀感染者的統計數據。3月31日當天,新增無癥狀感染者130例,尚在醫學觀察無癥狀感染者1367例。後來4月22日,新華社轉發北京青年報的一篇文章,題為「無癥狀感染者不可忽視,也無需恐慌」,標註作者是丁丁蟲,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上海市科普作家協會醫學健康專委會委員,科學松鼠會成員。文中對「無癥狀感染者」解讀,稱「無癥狀感染其實包含了好幾種情況」,包括「出院後檢測復陽」,「暫時沒有表現出癥狀」或「處於潛伏期」,還有「從頭到尾都沒有癥狀」。5月4日,鍾南山說,無癥狀感染者這個詞不見得非常準確,因為其中有的已經有輕微癥狀,他歸納的無癥狀感染者,也包括潛伏期無癥狀、疑似病例、已被發現並做過檢測的人。這表明,中共所謂的「無癥狀感染者」,是創建一個模糊的新類別,把檢測不準的疑似病例、出院復陽患者、還有沒被檢測的輕症、暫時無癥狀、疑似患者等,都統統歸入「無癥狀感染者」,這樣就做到了確診清零。

同日,大紀元報導,大陸各地頻傳娛樂場所開放後又關閉。上海市東方明珠、杜莎夫人蠟像館、水族館、金茂大廈88層、上海中心等旅遊景區,3月30日起再度關閉,剛開始營業的電影院、KTV等也再度關閉。上海市民胡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些景點雖然稍早前有開放,但也是限制人流,現在再度關閉說明疫情還很嚴重,「我聽一位朋友說,他的外甥是在上海虹橋高鐵火車站的點票人員,他說有很多高鐵上的車務員被隔離了」。陳先生說,「本土清零是胡說八道,如果說都沒有了,為什麼北京不允許湖北人進北京?所以本土也有,外面傳進來也有」,「上海電視台也播報了,一個搭公交沒戴口罩的人,他拿下口罩,遇到一個潛伏期的人,十幾秒就被傳染了,從上海監控攝像看到的,這是前幾天的事情」,「包括公園、野生動物園,這些前些天都開的,今天又不能開了。這說明在上海肺炎又出來了,死灰復燃,這個苗頭又出來了,恐怕又要出來了」,「它報都是報輸入的,本地的好像沒有,是零,但不大可能的,尤其武漢的地方怎麼可能是零呢?像方艙出院的還是帶病毒的」。上海胡先生認為,「現在限制湖北人進京,北京防疫升級,兩會的危險性更高,他們(中共高官)這些人更是貪生怕死」。上海市民秦先生說,「上兩個禮拜還警告我,不許造謠,天天有兩個警察盯着我,每個月平均要找我一次」,「共產黨才是造謠,關鍵問題不是這病毒,而是共產病毒,這70年的精神病毒什麼時候消除?」「它(共產黨)這次麻煩大了,說不定就完蛋了。」

同日,《南華早報》報導,河南省郟縣猶如宵禁等級的封鎖已於3月31日起實施。報導說,郟縣交通運輸局一名官員確認全縣進入封閉狀態。當地一名23歲的王小姐表示,3月31日下午,她接到村裡的通知,說是要封村。官方要求民眾購買日用品及蔬菜,為封城作準備。王小姐很擔心疫情的新發展,因為出現疫情的郟縣人民醫院,離自己家只有約2公里。當地一名商人王軍(音譯)說,現在的封鎖令他感到非常緊張。此前有消息指,河南省漯河市一王姓女清潔人員於3月21日到郟縣,同郟縣人民醫院的一名張姓醫生去掃墓,還一同進餐3次。事後,3月28日,王女被確診。

4月2日

4月2日,大紀元報導,美國前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說,「中國共產黨政府造成了席捲全球的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無處不在的死亡和破壞。我今天呼籲國會立即成立一個針對中國(中共)的專責委員會來領導國際調查」。他還說,「在我們國家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包括在珍珠港襲擊事件之後,在水門醜聞之後,在伊朗與反對派事件等之後,我們都使用過這類委員會」,「它們(中共政權)導致了它(COVID-19疫情大流行),通過壓制那些試圖警告世界的人,通過阻擋美國和國際科學家儘早阻止疫情爆發,以及通過偽造感染率和死亡率來低估疫情傳播的嚴重性。它們今天將繼續使用宣傳機器來掩蓋記錄」,「這次不能允許它們(中共政權)成功」,「我們知道中國人民不是敵人,他們是中國(中共)政府的最大受害者,揭露真相將使他們最受益。」

同日,大紀元報導,近日隨着中國周邊多個國家先後宣布禁止糧食出口,中國大陸的湖北黃岡、宜昌、鄂州等地區,以及重慶、山東、甘肅等多省均爆發搶米潮。當局緊急「闢謠」稱「庫存充足」,不過輿論認為,中國的糧食危機問題已經迫在眉睫。

同日,大紀元報導,《寒冬》雜誌主任、意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3月26日在意大利自由黨報「Rete Liberale」上發文稱,「不要稱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要稱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們要區分中國人與中共,該受譴責的對象是中共。他表示,中國老百姓與病毒起源無關,實際上承受着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雙重痛苦。全文道出整個中國目前正飽受中共極權專制體制的凌辱,萊斯賓蒂說,中共政權是一個極權主義政權,非法拘留,酷刑和殺害……中國共產黨政權有計劃地侵犯人權,壓制自由,侵犯良心,迫害宗教和騷擾少數族裔群體。

4月3日

4月3日,Youtuble《世界的十字路口》節目披露,最近,有一位台灣的殯葬業者透露,中國方面通過台商的關係找上他,希望他幫忙找屍袋,而且需求數量相當驚人。台灣殯葬業者小冬瓜說:「對,就是從上個月底開始,就陸陸續續有很多人透過各種管道來接觸,跟我聯繫說能不能跟我訂屍袋,一開始是幾百個、幾百個,可是到近期來講的話,就是開始有出現那種,譬如說,能不能給我10萬個、15萬個。甚至那天最高還有人跟我講20萬個。我說你要那麼多幹嘛?這個數量不是一般工廠能夠生產出來給你,要湊。他們現在生產線全部動工,也不一定可以馬上生產。因為這個幾乎等同於,上次發生類似這種狀況,大概像是南亞大海嘯,才有可能會用到這麼大量,而且那麼急的屍袋。」

同日,大紀元採訪姜女士(化名),她的先生(化名金先生)今年39歲,因為患腦腫瘤,從湖北孝感來武漢準備做手術,第二天就被查出感染了武漢肺炎。她說,「如果我知道醫院這麼多人,我真的都不敢來這邊……」,「我們之前一直好好的,我們一直在家隔離,我覺得應該是在醫院感染的。因為23號我們來到省人民醫院,當時看到的景象,我們心裏都涼了。只能在急診室給我們掛急診,先打上吊針,然後再進入緩衝病區」,「我們從來沒想過武漢是這樣的情景,真的是看得很害怕。儘管我們做着防護,但是看着這個景象,新聞里是看新聞,看到這個實景還是很害怕」,「急診太多人了,包括急診室的玻璃門的版面都是病人,除了護士的服務台中間有一點可以走動的地方,其餘的都是一個床挨一個床」。姜女士說,「24號早上出的新聞,緩衝病區有一個醫生被感染了、確診陽性。3月24號,我也是嚇了一跳,只有進緩衝病區才有可能排隊進住院,安排手術,當時我也沒多想」,「然後医院裏就有醫生說,當天進緩衝病區的幾個病人全部隔離了,我也不知道這中間是什麼原因,他們也拒絕透露更多的消息」,「我們是(24號)吃晚飯的時候進去的。包括我老公也是疑似病例,疑似病例是不計入數據的。我看數據都是顯示零。說我老公是單陽性」,「我老公剛才跟我聯繫,他說醫院再這樣子搞,我這病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撐過那麼久。現在我都不敢跟家裡人講……雖然我是一個健康人,我在酒店的心情,真的是相當於等死,我覺得我跟我老公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我們家真是,心絕望了千遍啊,心都等哭了。」

同日,河南鄭州市律師協會發出的一份《行業處分決定書》,對河南國銀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瑩瑩做出警告的行業紀律處分。劉瑩瑩於3月26日在其微信公眾號「瑩瑩觀世界」就武漢疫情相關信息發表了題為《今天,漢口殯儀館領骨灰的家屬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的文章。鄭州市律協指,劉瑩瑩涉嫌「通過網絡發表不當言論」,更指她涉嫌「利用網絡、媒體炒作未經核實的現象,散布挑動對政府不滿言論」。事後她「積極配合調查,承認錯誤,刪除文章,出具檢討……」。

4月4日

4月4日,大紀元採訪黑龍江佳木斯的李先生,他說,「佳木斯的疫情其實從來都沒有斷過,就是不讓上報。上邊有指令,必須清零,都是內部傳的,但事實上就是這樣」,「現在的口徑是,一個是外來的,再一個就是無癥狀傳染」。4月3日,黑龍江佳木斯市通報前一日疫情(2日)稱,佳木斯市無新增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李先生說,「現在突然對已解禁的部分小區從新封閉式管理,已經撤銷的卡點要從新設置。這種情況可能覆蓋全市範圍」。李先生說4月2日向陽區物業指導中心發「緊急通知」稱:「按照剛剛結束的防控會議要求,由於境外輸入和無癥狀者乘幾何式增長,防控形勢回潮,形成常態化管理。各物業企業今晚連夜檢查小區封閉圍擋,能硬封閉的全部硬封閉」。李先生氣憤地表示,「一言堂的媒體天天給我們洗腦,同事們也得不到真實信息,所有能看到,聽到的都是謊言,所以不少當地人還信以為真,以為疫情真的結束了。」

同日,大紀元採訪武漢市民葉女士,她對大紀元表示,清明節是該哀悼亡者,「因為有這麼多人無緣無故犧牲,老百姓原本好好的,疫情是無緣無故(發生)」,「這世界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就像李文亮說的,有很多聲音發出來,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但一些網帖都發不出去,只有『正能量』發得出來,負能量都發不出去?」湖北民眾高先生提到,現在官方大肆宣傳「清零」令民眾放鬆了防疫的戒心,但實際上他1月28日就親眼見過無癥狀死亡的案例,「我每次想到,就心裏發毛,太可怕了」,「現在不曉得誰是病毒攜帶者,沒法預防」,「只是做表面的,這是很恐怖的」,「哀悼日也是一樣,還是在麻痹民眾,讓民眾以為他們看重生命,對老百姓是好的,其實並非如此」。

4月5日

4月5日,巴基斯坦當地一家新聞頻道News Break TV在報導,「號稱高質量的N95口罩,中國(中共)送的是內衣製成的口罩;接受中國醫療救助的省衛生部門也有漏洞,未經過適當檢查就把口罩送到卡拉奇(Karachi)的卡塔爾醫院,那裡的醫生和和醫護人員稱(衛生部門)被中共當傻子耍了。」

4月6日

4月6日,大紀元報導,大紀元採訪了株洲服裝企業主程東,他說株洲政府新發出文件,從4月2日開始,凡是武漢市過來的包括武漢籍,必須隔離14天。程東,「昨天晚上聽我武漢的親戚講,武漢還有確診的,但是不多,數據也不會登報出來,甚至會偷偷隔離,官方不會報導,報導出來給復工復產造成很大的衝擊,大家造成恐懼,人家就更加不敢出來做事了」。

同日,英國國會外交委員會發表報告,直接批評世衛處理疫情做法不當,直指中共故意誤導世衛及其他國家的科學家。呼籲在一個開放的平台上分享準確的數據,建議成立「二十國集團公共衛生組織」(G20 for Public Health),且提出參與這個組織將取決於透明和誠實。

英國《泰晤士報》4月6日報導,英國從中國訂購的數以百萬計的武漢病毒測試盒都不合格,根本檢測不出來輕癥狀的和無癥狀的患者。上周英國政府訂購了350萬套測試盒。

同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主管的《健康時報》報導,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首席專家楊炯表示,由近期普查資料來看,武漢無癥狀感染者佔0.15%至0.3%左右,即大約有1萬至2萬人。楊炯說,武漢當地還是有點危險的,尤其是4月8日解封后,人口流動量會更大。這則報導已經被刪除,但是被其它陸媒等轉載。

4月7日

4月7日,大紀元記者採訪廣州瑤台村的周先生,他說,「在廣州美博城那邊一條街道有專門做黑人生意的店,一個嫁給黑人的老闆娘(中國人)感染了病毒,這個老闆娘和黑人丈夫都確診了。出事的餐廳離我們村有一公里的距離。現在街上出現黑人就會被警察抓起來」,「人們都不敢出來,現在很多人都不敢出門買菜了,一出來買菜都買一個星期的,你說嚴不嚴重!」「現在疫情到了家門口了,誰不怕?現在基本上沒有人出來了,出來做生意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險的,為了掙點錢」。周先生還說,停業有兩個月了,歇業期間租金照交,各方面損失很大,但政府不給任何補貼。出門要戴N95口罩,但N95口罩不好買,一百塊錢才能買四個。

4月7日,美國總統川普批評世衛組織「以中國為中心」,又指世衛似乎經常站在中國一邊及犯錯,美方考慮停止資助世衛。

4月8日

4月8日,武漢解封,但街上行人稀少,有中國最長步行街的江漢路商業街也門庭冷落,幾乎沒有顧客。市民黎明對大紀元記者說,「今天街上人不多,人們仍然是心有餘悸」,「開封了,但沒有往日的味道,估計要醒一段時間才能感受往日的氣息」。他說,上街的大多是年輕人,出行的人們多是出於生活的無奈,要開工了,必須掙錢才能生存下去,不然也會餓死,但不會去人多的地方以及密閉空間。他表示,管控仍然在繼續,正常的生活和秩序恢復有待時日。潛在的危險仍然存在,人們心裏害怕,不敢大意。

同日,黑龍江省衛健委網站消息,2020年4月8日0~24時,黑龍江省省內無新增確診病例,省內新增疑似病例1例(哈爾濱市)。當日發熱門診診療人數1051人。從4月5日至8日,省內現無癥狀感染者2例(哈爾濱市五常市1例、七台河市勃利縣1例)。然而,4月7日,哈爾濱市道里區安固街某社區基層工作人員在小區群里發佈重要通知,「我們哈爾濱今天早上發現4例無癥狀感染者」,「大家趕快把信息發到居民群里」,「無癥狀感染者更嚇人」,「沒事別出來,在家待着」,「老年人不要再在院里聚集。」

4月9日

大紀元採訪山東的張先生,他曾在寒假期間,到武漢做一些會計的實習工作。沒有想到,武漢肺炎從天而降,武漢封城,他平生第一次穿上防彈衣,手持電棍,成了硚口區的一名小區保安。他說,「去了沒幹幾天,疫情來了,剛開始想都沒啥事情,就是感冒吧,過不了幾星期就沒了;到後來就說這個人傳人,全戴上口罩了,直到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封城了,都出不去了,就一直留在這了」。張先生說,他所在的小區沒有多少年輕人,一萬多人大多都是老人。他曾經見到一個老人獨自在家死去。有一天晚上,社區里一個90歲的大爺獨居,他在外地的兒女給老人打電話打不通,就打到社區來了,然後社區叫保安過去看一下,「(我們)在他門口給屋裡打電話,能聽見電話的聲音,手機在震動,能聽見屋裡有電視的聲音在播着,但是就沒有人開門,心想壞事了,直接叫樓下消防的上去幾個,把門拆開了,一看,老人躺地上了,人沒了。老人沒了,但他的兒女不能回來,直接聯繫救護車把老人拉走了」。張先生說,「咱們普通人都知道,他們3,000死亡人數只是臨床患者,有病床,在床上。其實還有部分人連床都沒有等到,都等不到床,就完了,有的是沒人治的。有撒錢的,有跳樓的,視頻我看到過」。張先生說,在他所在的社區,他知道的是有66例確診,22個人去世。

4月10日

大紀元獲得的哈爾濱市道外區4月10日的《血清抗體特異性檢測陽性人員情況統計表》顯示,當天哈爾濱市道外區疾控中心上報了34名血清抗體檢測陽性的境內確診病例。但官方通報,4月10日,哈爾濱市新增確診病例1例,現有確診病例2例,無癥狀感染者4例。僅哈爾濱市一個區驗出的「確診病例」就有34人,是當天公布現有2例「確診病例」的17倍。

同日,大紀元採訪綏芬河市民李先生,他說,「現在小區基本都是封閉的,都不出門,當然有些恐慌,如果持續入境人數比較多的話,就要恐慌。現在這幾天暫時對俄的關口是閉關了,具體什麼時候開不知道」。李先生說,綏芬河正常開關每天會有幾百人過來,「大部分都是對俄羅斯做生意的人,目前還有中國人滯留在口岸」。哈爾濱市民俞先生9日對大紀元說,前幾天哈爾濱確實新出現4例病例,「說是從外面輸入的病例,但即便是本土的也都說是境外輸入,說本土的就等於是疫情沒有控制住,而境外輸入正好是個借口」。俞先生表示,現在整個黑龍江疫情還是很嚴重,「齊齊哈爾也發生了好幾起病例,之前有個敬老院發生二十多起病例,只報了十幾起病例,當地一直隱瞞,都不報真實的」,「哈爾濱周邊的城市,齊齊哈爾、佳木斯等地到底有多少病例?牡丹江和綏芬河又實行小區戒嚴了,疫情有沒有真正控制住,誰也不知道。現在很多省又開始嚴控了,我感覺是沒有控制住,情況不容樂觀」。哈爾濱市民鄧女士9日告訴大紀元,「我們這邊疫情還是挺嚴重,五常就有新的病例」,「現在小區也沒有解封」。鄧女士說,一星期前她所在的小區就有發現感染者,「有兩起,進來測體溫的時候(發現的)。一個是黃碼(隔離了),紅碼的是一個年輕小夥子,當時他很憤怒就把牆上測二維碼的東西砸了,然後就跑了,最後結果不知道怎麼樣,詳細的情況不敢問,否則懷疑你不相信政府,我感到資訊不透明」。鄧女士說,「綏芬河、牡丹江那邊現在都成了隔離區了,牡丹江有的居民都比較恐慌。綏芬河市民楊先生8日對大紀元說,「前幾天俄羅斯的一個貨車司機到綏芬河來送貨,然後他被確診了,他接觸的27個人昨天都去隔離了。」

同日,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公布他的研究模型,推估中國除湖北以外的武漢肺炎感染者近三百萬人。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