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杜偉猝死兩天後 沈中陽登上砧板

作者:
沈中陽的罪惡罄竹難書。據官方數據記載,沈中陽移植團隊2004年完成的肝移植總數居全球第一、腎移植總數居中國第一。2006年,有關沈中陽的官方報導及其本人發表的一篇醫學論文均稱當年移植總數為655例。論文中,沈中陽稱該中心進行肝移植手術的數量已打破由美國匹茲堡大學保持10年的世界紀錄。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是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魔窟。

現任中共全國政協常委、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落馬。

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十幾年前就非常出名,很多東南亞、亞洲和西方國家大批患者去這裡換器官。

主刀手沈中陽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也是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

「沈中陽」這個名字隨着中共活體移植器官的大增而名聲大噪。2004年到2005年,沈中陽主刀摘除了兩位健康的法輪功學員的肝臟,為晚期肝癌演員傅彪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結果兩條命沒換回傅彪一條命。

據《金陵晚報》等媒體報導:中共司法界、公安界都積極幫傅彪找能跟他匹配的肝源。

南京日報》在傅彪兩次移植後是這樣報導的,標題上寫道:「人不等肝,肝等人──『隨要隨到』:著名演員傅彪兩次肝移植多活了15個月」。傅彪人財兩空,成為屆時的熱門話題。

2005年12月30日,沈中陽在接受江澤民長子當股東的《鳳凰周刊》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

據武警總醫院肝移植中心透露,中共御用殺手沈中陽在2001年度完成肝臟移植109例,腎臟移植80例,在中國最大、世界大型的肝臟移植中心主持器官移植先期實驗研究;主持設計器官移植的供體、術前、術後的治療方案、診治常規。

據悉,江命令羅幹2001年底在天津成立「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讓沈中陽兼任武警總醫院中心主任。

2006年,在接受央視《東方之子》採訪時,面對觀眾,沈中陽說出了埋藏在心底的奢望。

沈中陽說:我一定讓人把我埋在一個山坡上,而且呢,我希望呢,能達到這樣一種情況,就是說路過的人,路過這片山坡的人都說,輕點聲,慢點走,這個人呢勞累了一輩子,他睡著了,讓他好好休息吧。

挺浪漫的,是吧?沈中陽一輩子活體摘除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器官,在他們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中毫不手軟的掏腎挖肝,沈希望到自己最後殺不動摘不動、死了以後還希望別人能尊重他,在他墳邊走過時要自律,不大聲喧嘩,慢着點走,因為他要「好好休息」。

假如,我是說假如,有一天沈中陽被埋在那片山坡上,即使有過路人想讓他睡,他也睡不着。為什麼呢?按照因果報應,他幹了傷天害理的事,是要形神全滅的。可不是一咽氣就一了百了。其實,真正的審判是在咽了氣、脫掉肉身之後才真正開始。

看護過康生的301解放軍總醫院的一位護士透露說,康生在延安時為了排除異己,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風肅反時,他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那些曾經的「戰友」。康生臨死前患了恐懼症,每天二十四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着,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着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

14年前,沈中陽受訪時還有一個希望。他說:我總想到就是說,我最後如果真的是我老了,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我真的是希望這樣一幕情景,就是說我坐在一個草坪上,特別大特別大的草坪上,遠處有海,就一個椅子,就我一個人坐在那兒望着海,然後呢,就慢慢離開這個世界了。

更浪漫的不着邊際,是吧?中國人的習俗,臨死之人都是希望親人陪伴在身邊。沈中陽為何要如此孤獨的望着海而不是希望在親人圍繞時死去呢?難道……

其實琢磨沈中陽的話純粹是浪費時間,因為中共不可能讓他浪漫到埋在山坡上的那一天。

據內部消息透露,羅幹說:「知道內情的醫生護士等一干人員,最後都不能留活口,他們本身就是證據。」

◎沈中陽的奢望今年破滅了

每年的人大、政協兩會都是在3月份舉行,今年因為中共病毒疫情而推遲的中共兩會即將舉行。

5月19日,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在京結束。這次政協常委會通過了關於接受相開進、臧紅辭去全國政協委員的決定,和關於免去沈中陽全國政協常委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的決定。很顯然,中央對「相開進」、「臧紅」留了面子,雖然肯定是有了麻煩,但還是以辭去的名義處理。但現任中共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是「免去」全國政協常委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言外之意是已經在砧板上了。

◎沈中陽殺害佛法修煉者達20餘年

沈中陽與其他器官殺手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具有軍、民兩棲身份,他曾是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同時又是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他之所以聲名大噪,是因為他幫助中共三呆婊江澤民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具體實施群體滅絕20餘年。

沈中陽現年58歲,與猝死的駐以色列大使杜偉同歲。巧的是,5月17日杜偉猝死,兩天後沈中陽落馬。

據沈中陽的履歷,現任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天津市政協副主席、中國農工民主黨天津市委員會主委、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主任、天津市醫學會會長。

沈中陽1984年從中國醫科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任醫師、主治醫師。1996年赴日本大學醫學部攻讀博士研究生;1998年回國,沈開始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組建移植學部、器官移植研究所。

1999年7月20日,時任中共黨政軍第一把手的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功修煉群體。沈中陽是隨着中共國器官移植數量騰起的蘑菇雲而名聲大噪。沈中陽的肝腎聯合快速切取灌注技術獲得中共國實用新型專利,沈中陽本人被稱為「中(共)國移植業的開拓者」。

2005年3月17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院長、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在武警總醫院主刀一例肝移植,中共央視《東方時空》報導說:「這是他所進行的第1600例手術」。現在這成了他無法推卸的罪責。

2006年,天津市政府出資新建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投入使用,號稱是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500張移植專用病床的利用率幾年來持續在九成以上。

目前,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官網對沈中陽是這樣介紹的:沈中陽,著名器官移植專家,從事肝移植臨床和基礎研究20餘年。1998年他創建第一個器官移植專業學科,培養了大批器官移植工作者,並帶領團隊先後協助全國近70家醫療單位開展臨床肝移植工作。20年間,他帶領團隊累計完成肝臟移植超過萬例。

◎沈中陽的罪惡罄竹難書

據官方數據記載,沈中陽移植團隊2004年完成的肝移植總數居全球第一、腎移植總數居中國第一。

2006年,有關沈中陽的官方報導及其本人發表的一篇醫學論文均稱當年移植總數為655例。論文中,沈中陽稱該中心進行肝移植手術的數量已打破由美國匹茲堡大學保持10年的世界紀錄

2014年官方製作的沈中陽簡介見於ttwj.gov.cn,該網站由天津市政府人力資源領導小組辦公室管理。網站的「關於我們」部分這樣寫道:「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人才工作。」網頁中對沈中陽的成功大書特書,稱頌他為中國移植產業「努力攀登」的精神,並列出了一些移植數字。比如,「本院……連續兩年成為全世界單中心完成肝移植年例數最多的器官移植中心,使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後面還說,截至2013年年底,該中心的手術例數連續16年排在全中國首位,一些技術指標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世界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調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參與肝臟和腎臟移植的醫生共有110名,其中包括46名主任醫師和醫師、13名主治醫師。

據知,沈中陽是受命於江澤民、羅幹等人的命令,在武警總醫院建立器官移植業務的。沈中陽常以講課、臨床指導為名,到軍隊、地方的醫院推廣建立器官移植業務,幫助推銷各地被非法逮捕的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

2020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是正邪大戰的一年,是人間被洗滌的一年。魔鬼沈中陽的下場應該讓同行者懸崖勒馬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