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詐騙千萬的「假名媛」落網 父親是卡車司機

名媛的定義是美麗,出身優渥,有知名度,三要素缺一不可。

名媛一生都不需要打一份牛工養活自己,也許名媛本身,已經就是一份干到老不會失業的工作。

她們,是超越物質層面的一種精神存在。

名媛必須有家族支撐。

不管是Old money(貴族)還是New money(新貴),只要有Money撐腰,她們的名媛之旅就暢通無阻了。

所以,名媛一輩子最先學會的技能,就是投胎,她們背後的家族就是成為名媛的第一張通行證。

這六位女子背後的家族,基本可以撐起香港的半壁江山。

從左到右,分別是邱詠筠,馬莉莉,趙式明,郭燕光,何超盈和趙式芝。

她們容貌姣好但不混娛樂圈,見報也基本上專訪,八卦版甚少見她們,這是和女星最本質的區別。

真正的白富美或許是不屑做明星的。

即使做,也是過心癮的插科打諢玩幾年,玩夠了就早早隱退,關穎和何超儀就是最好的例子。

她們也的確志不在此,但無奈摁不下心中的那些愛演的小火苗。做藝人,不過是擦心慌。

真名媛不需要露,反而每次出鏡都一個比一個捂得嚴實,因為她們明白,不靠身材,她們仍是狗仔的最愛。

邱詠筠(Winnie Chiu)年屆40,是香港富商邱德根的孫女,父親是邱氏家族的邱達昌,其目前是邱氏的遠東發展集團主席。

其實邱是富三代,她還有兩個妹妹,三人都容貌姣好,是香港上流社會的中堅力量。

當然,名媛光環之下,氣質也水漲船高,但名媛絕對不會因此而進入娛樂圈,她們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

邱畢業於倫敦大學商業系,父輩對她的人生規劃里自然不會有成為藝人這個選項,所以目前她已經進入家族企業,是香港最年輕的企業家。

趙式明和趙式芝是堂姐妹,她們隸屬於香港船王趙從衍一支,父親是兄弟。

父親去世後,作為長女,畢業於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的趙式明已接管父親留下的百億華光航運集團。

而相對於她的事業,最讓人嘖嘖稱奇的是她的婚姻。

早前她和邱德根的孫子邱華瑋姐弟戀,而這位邱先生和上面提及的邱詠筠屬於同一家族。

二人相差15歲,男方家族上下反對,對他經濟封鎖,但趙小姐根本不理,和小男友愛得痴纏。

深知除了愛,大家族看中開枝散葉,邱小姐悄悄在40歲生下孩子,之後再接再厲又生一個,當時雖然先生只得25歲,但原本反對的邱家態度軟化了,這段姐弟戀算是Happy ending。

而郭燕光是糖王郭鶴年的小女兒,長相標青,和賭王女兒何超盈目前都做奢侈品生意。

但不好以為郭小姐只會過紙醉金迷的虛華生活,她畢業於斯坦福,學識和才華也是很有的。

放眼望去,成為名媛的好處似乎很多,但也正因為如此有吸引力,讓有些人不惜鋌而走險,發誓要改命做名媛。

假名媛落網記

這個想做名媛的姑娘叫Anna Sorokin,是個91年的俄羅斯姑娘。

安娜姑娘從2013年起就在紐約混,她自稱是一位擁有巨額信託基金的德國貴族之女,經常出入高級派對,華服美酒,出手闊綽,而且,對藝術很有鑽研。

這姑娘算是做足了功課,知道名媛都不是草包,懂藝術對自己是大加分項。

這種照片在她的社交平台十分常見,精心設計出來的慵懶畫風,閑適的生活方式,讓人覺得她除了享受生活,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除了自拍,她還熱衷於上傳藝術品的照片。

往往是建築物的一角,或者不明所以的天空,這是名媛視角,欲語還休但似乎有千言萬語。

名媛,參加派對是日常功課,而安娜姑娘更是很細心地把每次的聚會照片都秀出來,還細心地標註了有哪些人參加。

總之,經常能參加這種吃吃喝喝的聚會,本身就是有錢有閑的人做的事兒,安娜實在是懂得人心。

但安娜其實是個騙子,她父親是卡車司機,媽媽是主婦,家裡還有一個弟弟。

Sorokin的父親說:「我只是一名卡車司機,一直為她支付學費和房租,從來不知道她竟然過着雙面生活。她曾向我保證,家裡給她的錢,都被她用在值得的事情上,我沒想到她會做出這些犯法的事情。」

16歲那年,安娜一家搬到了德國科隆附近居住,她隨之轉入了當地的學校。

安娜長相是好的,但一口帶有濃重俄羅斯口音的德語讓她很自卑,出身又不好,對金錢和地位的渴望與日俱增。

安娜開始打造自己的人設,將原本的姓改為了德爾薇Delvey,聲稱自己這個德國貴族家庭的女繼承人,開始行騙江湖。

安娜最擅長的,就是精準地向接觸到的名流顯貴們,植入自己也是他們中一員的理念。

她謊話連篇,但十分熱衷於往時尚圈湊,名媛圈子總有新血,安娜悄悄隱藏自己的身份,過上了看似奢華的生活。

她拿着從巴黎借來的錢,在紐約做排場,讓美國人對她的名媛頭銜毫不懷疑,然後,在謊話的加持之下,她又在紐約借到了更多的錢。

儘管有的朋友發現她說話粗魯,脾氣急躁,但她花錢如流水,而且出手闊綽,所以對她從不懷疑。

行騙行得如魚得水的安娜姑娘胃口越來越大,開始了更大的騙局,這次她想買棟樓,開美術館,需要2200萬美金。

她還真的找到了一個可以幫她的律師團隊,而且從銀行貸到了第一個10萬,接着她又把錢揮霍一空,直到被追卡債,付不出住酒店的錢被捕,這事兒才算消停了。

此時,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有個疑問,這個安娜究竟是誰?

因為她一會兒給人說自己是德國貴族後裔,一會兒說自己父親是俄羅斯能源大亨,總之牛逼吹不破,謊話說不完。

警察一調查才發現,20歲出頭就開始在紐約混的安娜已經坑蒙拐騙了27萬美元,而這些錢全部被她揮霍了。

她深諳上流社會的遊戲規則,知道當名氣和財富皆有時,所有荒謬都有了通行證,甚至是假的身份,都可以買來無窮的朋友,簇擁着無盡的花朵。

她在被捕後的一次採訪里說:「錢,這個世界上的資本是用不完的,你明白嗎?可是有天賦駕馭它的人,卻不多。」

而安娜不光沒錢,更不懂得駕馭錢。

平凡家庭出身的她對錢的概念就是揮霍和享受,她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從很年輕就開始行騙,僅僅是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名媛頭銜。

結語

名媛這個提法大約誕生於18世紀的英國皇家宮廷。

那些出生貴族世家的年輕女孩初次踏入宮廷,參加舞會,穿着潔白的衣裳去面見女王,藉以確立個人和家庭的聲望。

這也是名媛舞會的由來。

名媛舞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世紀的英國皇家宮廷,是貴族少女初次踏入上流社交圈的禮儀。

期間中斷過一段時間,而這場盛會在1994年重啟,命名為巴黎名媛舞會(Le Bal des débutantes de Paris)並延續至今。

此前一直在Hôtel de Crillon舉辦,因此又稱巴黎克利翁舞會。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Miss葳的私房八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