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維洛捅破權力黑幕:隱瞞疫情責任者是「小康」

作者:

2020年3月18日,習近平視察武漢後,武漢街道旁的立起了宣傳標語。

武漢肺炎繼續在全世界繼續蔓延,而且專家們普遍擔心在今年秋季或者冬季很可能會出現第二波傳染高峰。現在人們思考着,倘若當初中共當局及時採取有效措施遏制病毒的擴散,或許就不會有今天?中國的權威專家鍾南山近日已承認是地方政府在隱瞞,但外界認為中央當局在操控一切。又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當局決定隱瞞疫情?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北京現當局處理疫情的方式與二十多年前江澤民應對長江特大洪災的措施一樣,有權力的需要。

法廣採訪報導,王維洛首先介紹了中國政府應對傳染病和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的處理制度。

王維洛說,中國有一句無人不知的老話:治水如治國。中國政府這次應對疫情主要有兩大法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這兩大法律將公共衛生突發事件按照其重要性分為四個等級,其實是效仿應對特大洪災的應急措施,這四個等級分別是:特大災難,重大,較大,與一般四級,相對應的應對措施,分為一級響應,二級響應,三級響應,與四級響應,分別用紅色,橙色,黃色,與藍色來表示。

他說,1998年的洪災就是一級響應,最高等級的。洪水的流量並不是最高,但是,水位是最高的,超過了歷史最高水位,所以,洪災的損失是非常嚴重的。

王維洛進一步揭露了當年1998年長江洪災時江澤民的操作方式:在1998年洪災之前,中共國務院也早已預先出台了應急的緊急方案,根據預案,如果湖北沙市的水位達到44,67米,那就應該打開分洪工程的北部閘門,目的是降低沙市的水位一米,而當時沙市的最高水位已經超過了這一警戒線,8月5日,湖北省政府因此一邊做好打開北閘的準備,一邊打電報請示北京,當天晚上,專家們一致同意打開閘門,朱鎔基在會後坐飛機前往北戴河請示江澤民,但是江澤民當時的回答是「嚴防失守」。

王維洛說,中共中央沒有授權打開閘門,因為中央另有考慮。因為江澤民是通過這次長江洪災的機會全面掌控軍權的。

他:「鄧小平去世之後不久,江澤民雖然已經大權在手,但是,對軍隊是否對他忠誠卻並沒有完全的把握。今天大家都知道,江澤民是通過這場洪災測試了軍隊對他的衷心,這次洪災中走在第一線的例如徐才厚等人今後就成為江澤民的左膀右臂。所以,他必須等情況變得十分危急時才可以調動所有的軍隊,這就是當初江澤民的考慮。江澤民十分得意地說:一個電話調動了八個師。這同習近平用打腐敗集權一樣,江澤民就是通過長江洪水獲得軍權的。」

對比今天,中共中央當局沒有響應武漢市長的請示,沒有及時公開疫情的消息。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時說去年12月已經通報中央,但是,中央沒有授權,因此他不能採取措施。

王維洛表示理解這一點,因為按照政府有關傳染病突發事件的緊急法令,他必須獲得中央的首肯,所以一直到1月20日,國務院承任之後,他才可以動手。

王維洛認為,兩次事件非常類似,中央預先都有預案,但是,危機發生時中央的考慮卻與地方有所不同。

王維洛進一步說明中共體制下的治理之惡。

他說,2019年12月31日的晚上,習近平要發表中國進入小康社會的講話,這對習近平來說,是他執政之後的一大重要政績,他是不願意讓武漢疫情來掃興的。所以我說妨礙武漢疫情消息公布的責任人是「小康」。

對於怎麼樣才能夠避免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王維洛用武漢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的一句話來回應法媒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夠只聽到一種聲音。」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