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明洋:解讀蓬佩奧為何讓中共如此嫉恨

作者: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4月22日在新聞發布會

「露出了最猙獰的面目」、「人類公敵」、「突破做人底線」……只看這些名詞,還以為是說哪個十惡不赦的恐怖分子或毫無人性的罪犯,可這卻是中共最高級別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新聞聯播等最近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扣上的一頂頂帽子。令人瞠目的用詞、連續多日「高規格」的密集批判引起了國際的關注,蓬佩奧也不期然地成了最近輿論的焦點。

蓬佩奧為何讓中共暴跳如雷?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一針見血揭穿中共「畫皮」

蓬佩奧曾公開以「武漢病毒」稱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最近更是連續譴責中共在初期隱瞞疫情、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呼籲中共賠償等等,這樣的態度自然令中共又氣又恨。可是全球譴責中共的高官、名流數不勝數: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外長拉布、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和外長佩恩、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等等,都不同程度批判中共隱瞞疫情,呼籲嚴查,全球更有不少地區和個人已經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中共賠償巨額損失,為何中共單單選擇蓬佩奧作為攻擊目標呢?

誠然,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的身份和強硬立場固然是箇中原因,可更重要的是蓬佩奧直接揭開中共的「畫皮」,讓中共現形、無可逃遁,這是中共對其恨之入骨的根本原因。

蓬佩奧在公開發言時,總是直接稱「中共」或「中國共產黨」,將「中共」和「中國」區分得非常清楚,而反觀其他批評者,大都在說「中國」如何如何。這可不僅僅是一個名詞的區別,而是清晰揭露了「中共」躲在「中國」背後干盡壞事的本質。

中共從來就是故意把「中共」和「中國」混為一談,對內欺騙百姓,把外部對「中共」的批判、聲討說成是對「中國」的攻擊,煽動民族情緒,鼓吹對外仇恨,所謂「反華勢力」就是一個其最常用的名詞。對外則綁架全體中國民眾,動輒以「十四億中國人民不答應」、「國家利益」反擊西方國家對人權、民生問題的關切,反擊對其在國際上倒行逆施的種批評。

其實中共關心的從來就不是國家利益,如何維護黨的利益、黨的統治才是其根本動機。從這個意義上說,那些批評「中國」如何如何的,都如隔靴搔癢,不能點到實處,中共仍然可以躲在「中國」後面暗自高興,又可藉此機會再次欺騙國內民眾,讓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誤以為中共才是「義正嚴辭」維護「國家形象」、「國家利益」的唯一代表。

所以,區分「中國」與「中共」意義重大,蓬佩奧的言論讓躲在「中國」背後的中共直接現形,無處躲藏,又契合目前全球聲討中共、解體中共的浪潮,這才是中共對蓬佩奧暴跳如雷的根本原因。

蓬佩奧對中共總是一針見血,毫不留情。2019年10月30日他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就指出:「我必須強調,今天中國的共產黨政府並不等同於中國人民。」在這次演講中他還稱呼習近平為「總書記」而不是通常的「習主席」,引起了輿論關注。2020年1月31日他與英國外長拉布會晤時也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核心的威脅。」《紐約時報》都稱這是蓬佩奧至今用過的最強烈措辭。

蓬佩奧的言行其實代表着美國本屆政府,包括整個美國政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明確認識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並將中國和中共區分開來。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華政策重要演講就多次提到「中國共產黨」;美國國會創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2019年底的年度報告中也呼籲應以「總書記」稱呼習近平。《今日美國》和《華盛頓郵報》近期也分別發表文章指出這次疫情應該追責的是「中國共產黨」。

蓬佩奧的言論,必將有助於更多的人分清中共不同於中國,認清中共的邪惡,這無疑是中國共產黨的惡夢。

保守的政治觀點

2018年5月21日,蓬佩奧在著名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又譯遺產基金會)發表演講時說,「從我作為一個平民開始,到成為國會議員,即便到今天,傳統基金會一直在塑造我對國際和公共事務的認識。」

傳統基金會坐落於華盛頓特區,是美國著名的保守派智庫,被公認是對美國政策最有影響力的智庫之一。比較著名的例子是1981年1月,在里根總統正式就任前,傳統基金會出版了《領導力的體現》(Mandate for Leadership)一書,是一份包括2000多個具體建議的極為詳盡的報告,里根總統非常喜歡以致他給了每個內閣成員一份。據統計里根總統執政第一年,就實施或開始實施這2000多個建議中的60%。

目前川普內閣中的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等都曾在傳統基金會工作過。《紐約時報》曾指出,傳統基金會至少有66名現任或前任工作人員在川普政府中工作。

該組織網站上開宗明義,指出「傳統基金會的使命就是促進和推廣保守的公共政策,而這些政策以下列原則為基礎:自由的市場經濟,有限的政府,傳統的美國價值觀,強大的國防。」

西點軍校第一名

蓬佩奧是當年西點軍校的第一名已經眾所周知。他的一個同學對《紐約客》雜誌記者表示,當上西點軍校的第一名絕非易事,「光是最聰明還不夠,你的鞋子要擦得最亮,體育技能也要最好。」《洛杉磯時報》1986年也報導,蓬佩奧在當年畢業的973名西點軍校學生中是第一名,而且還獲得表彰傑出候補軍官的「羅伯特.伍德將軍獎」,他的工程管理專業也獲得了最高榮譽「溫菲爾德·斯科特將軍紀念獎」。同時蓬佩奧還展現了他卓越的管理才能,在西點軍校的最後一年他任中隊(連)指揮官,管理120名軍校生。

1991年柏林牆倒塌後,蓬佩奧離開了駐紮在德國的美軍,後去哈佛大學法學院。在哈佛他曾分別擔任著名的《哈佛法學評論》和《哈佛法律和公共政策期刊》的編輯。1994年畢業後他在華盛頓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做律師。1998年他和三位西點軍校同學創辦了泰爾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2011年他當選為國會議員,此後一直連任至2017年任中情局局長。2018年4月26日,正式就任美國國務卿。

信仰上蓬佩奧屬於福音教派,是基督徒中較為保守的一派。《紐約時報》曾刊文指出,蓬佩奧訪問中東時公開表示,他辦公桌上總是放着一本打開的聖經,「提醒他上帝和他的教導,以及真理的存在。」

結語

中共黨媒對蓬佩奧的批評不值一駁,充滿了文革式的語言,偏執般地強調中共處理疫情的「公開、透明」,還特地搜尋了美國乃至全球對蓬佩奧的批評,其實,不同的見解和批評的聲音恰恰見證了民主國家的「公開」和「透明」,如果中共真的那麼「公開、透明」,為什麼黨媒上沒有一個不同的聲音?這不恰恰證明了中共的虛偽和強制嗎?好在通過這次疫情,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邪惡的本質,中國老百姓徹底扒下中共這張「畫皮」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