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劉少奇毀掉的三個子女

—劉少奇家族:六妻九子女的興衰榮辱(下)

劉少奇的第六任妻子王光美。(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劉少奇婚姻生活:六妻九子女的興衰榮辱〉一文

寂寞難耐郭法曾成座上賓

據說,平日在劉家最受王光美與劉平平歡迎的人物是一位在大陸影視界以扮演劉少奇出名的演員郭法曾。

此人畢業於北京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後在廣西話劇團工作。有人向《劉少奇的四十四天》電視劇組推薦了郭法曾。此時他已經發福,為了更像劉少奇,竟一連十天只吃了一斤飯,就這副餓成半死的樣子,令導演一眼看中。當時廣播電影電視部長艾知生讚揚說:「扮演劉少奇的演員可親可信,不可多得。」從此,只要有劉少奇形象的電影或電視劇,已經是非郭法曾不能上戲。

平時在家寂寞難耐的王光美對郭法曾的稱讚自然也可想而知。只要郭法曾上門,王光美立刻會吩咐趙阿姨將家裡收藏的好酒招待。誰能相信,郭法曾演劉少奇的一些戲服竟然是「原件」。只要是演劉少奇需要,王光美立刻將所有未捨得捐給紀念館、博物館的劉少奇穿過的服裝一一展出,供郭法曾選用。

被劉少奇毀掉的三個子女

劉允斌「自殺」成謎

劉少奇也曾經是一個狂熱、極左、充滿革命鬥爭觀念的共產黨領導者。他的粗暴和不近情理曾一度摧毀了他:一個子女的異國愛情。

長子劉允斌生於一九二五年,一九三九年暑假期間,劉允斌跟着周恩來的飛機到蘇聯上學。先是在教養院生活,一九四五年二月考入莫斯科鋼鐵學院,同年加入共產黨,成為那些從延安去蘇聯學習的第一批入黨的黨員。不久,他轉入蘇聯第一流大學莫斯科大學化學系學習。大學畢業後,他又順利考上了研究生,是那批留蘇學生中唯一獲得副博士學位的人。

莫斯科,劉允斌與一位蘇聯老紅軍戰士的女兒相愛並結了婚,不久生了一個女兒。然而,由於中蘇關係出現裂痕,劉少奇要求劉允斌返回中國。

在那個革命年代,劉允斌在祖國和愛情之間選擇了前者。他曾規勸妻子瑪拉和他一同到中國去。但是,瑪拉也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怎能背叛自己的祖國呢?結果,為了祖國和革命,他們離婚了,女兒也留在了莫斯科。也就是說,劉少奇的大孫女至今還在俄國。

劉允斌回國後到了地處西北戈壁荒原的核實驗基地,擔任副總工程師兼一個部門的黨委書記。在戈壁沙漠上,他重新組織了自己新的家庭,女方是女技師。他們婚後生育了兩個男孩。

文革」風暴席捲全國後,劉允斌被誣指為「白專典型」、「特務」、「反革命修主義分子」,遭到殘酷批鬥。因為批判和圍攻他最無情的恰恰都是那些過去對他竭盡諂媚的「朋友」,所以一下摧毀了他從小即信奉的那個精神偶像──共產主義道德。隨着肉體被無情折磨,他的精神也崩潰了。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也就是他父親死亡前兩年,有人在包頭市郊的鐵軌上發現了他被車輪碾碎了的身體(日本人屋崎庄太郎所著的《劉少奇的悲劇》中稱劉允斌死於房山縣),時年僅四十二歲。

當時的公安機關和劉允斌所在的北京原子能研究所(在房山縣,後來的著名民主運動領袖王軍濤曾在那裡工作過)認定他是「畏罪自殺」。然而,也有人看見他是被毆打斷氣後,才扔在鐵軌上的。

愛情經歷不幸的劉愛琴

劉愛琴生於一九二七年,劉愛琴同哥哥一起去了蘇聯,就學於教養院。劉愛琴同班中有位男同學是三十年代名揚世界的伊巴露麗的外甥。於是,劉少奇和伊巴露麗這兩位中共和西班牙共產黨領導人就結上了姻親關係。

但是,兩個膚色不同的年輕人在戀愛期間,似乎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家庭背景。劉少奇到蘇聯開會時,劉愛琴拿了刊登有劉少奇照片的報紙對未婚夫說:這就是我父親,我們應該去見他。當時那位西班牙青年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

劉少奇對女兒的婚姻選擇同樣不滿意,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成為外國人的妻子,同時他也不喜歡伊巴露麗。一九四九年七月,劉愛琴在莫斯科通訊技術學校畢業了。正好這時劉少奇去蘇聯訪問,就把女兒帶了回來。劉愛琴是個天生性格柔順的姑娘,不敢違抗父命,只是希望自己的丈夫也能隨她一起到中國,她的丈夫也表示願意這樣做,但遭到了劉少奇的無情拒絕。劉愛琴無奈,只好帶着她和西班牙青年的愛情結晶離開了丈夫。

劉愛琴回國後經過爭取,父親又同意她在人民大學畢業後回到蘇聯工作了一段時間。六十年代初,她回北京探親,沒想到父親對她說:中蘇關係惡化了,你不能再回蘇聯工作了。劉愛琴不願意,哭鬧着要回去,父親堅持不準,劉愛琴一怒之下把護照摔在父親身上。

事隔六、七年以後,劉愛琴只好同意嫁給了一個「政治條件非常好」,但相貌醜陋的男人。婚後她生了三個孩子。劉少奇倒台後,那個「政治條件好」的男人帶着三個孩子離她而去。

一九五八年,劉愛琴在父親的督促下,下放到了內蒙古草原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年。「文革」中,劉愛琴沒有像她的幾個異母弟妹一樣進共產黨正式的監獄,但也一度被關進了「群眾專政」的「牛棚」。

在邊陲地區的政治風暴不如北京嚴酷,劉愛琴才得以保住自己的一條性命。在她的記憶里,父親對子女的嚴厲有時竟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劉少奇平反後,劉愛琴先是在河北石家莊工作,後調回北京,在中國警官大學擔任俄語教授。

在劉少奇的追悼會上,劉愛琴久久立在父親的遺像前發痴。與會者描述說:「她當時已是滿臉皺紋,身體瘦弱而且有些駝背,看上去比王光美還要大十歲。」

「文革」中的落難當然可以記在毛澤東的賬上,但她一生中的種種坎坷,尤其是愛情經歷的不幸,說到底還是他那專橫而不近情理的父親一手造成的。

第一個反劉的人是自己兒子

不管我們今天怎樣理解劉少奇當時的行為,他對次子劉允若的殘酷已違背了他作為父親該有的人性,即使是出於革命鬥爭的需要或者「望子成龍」的迫切心情。

一九五四年,劉允若憑自己的考試成績,進了莫斯科航空學院學習無線電儀錶專業。本來,他愛好新聞和文學寫作,這方面的基礎也比較紮實,但黨的需要卻讓他選擇工科。

因而他一直沒有學習熱情,與同學的關係也處得很不融洽,鬧着要留級或轉系,以達到改學自已喜愛的專業和再不必與自己不喜歡的人打交道的目的。劉少奇為此先後幾次寫信給他,批評了他的錯誤,並指示中共駐蘇大使館對他嚴加約束。

後來,劉允若被迫回心轉意,並和蘇聯姑娘相愛。異國情侶籌備結婚時,未畢業的劉允若接到了讓他回國的通知,是劉少奇下達的。劉允若以為只是讓他回國休假,回到北京才知道上當了。

愛情把他折磨得像個瘋子,他既不像劉允斌那樣能自我剋制,也不像姊姊那樣軟弱,想盡一切辦法要重返蘇聯。有一次,劉少奇到蘇聯訪問,他吵鬧着要一起去,結果劉少奇出發時,家裡人誰也不能到機場送行,「陪」他在家。

劉允若無數次努力都失敗了,就連給那位蘇聯姑娘寫信也遭到禁止。他痛苦到了極點,狂喊道:「你們既不讓我活,就把我拉到刑場上絞死吧!喔,想起來了,還不如一發子彈打死我算了!不管在哪,如果不能實現我的願望,我,活着也就毫無所成,還不如死掉好。」

為了劉允若的事,劉少奇和王光美幾次找他所在的七機部某研究所,研究如何幫助、挽救劉允若的「專案」。劉少奇甚至給中共中央有關部門及鄧小平、彭真、羅瑞卿、楊尚昆等人寫了同樣內容的信,希望得到黨的幫助。

於是,由領導部門出面,給劉允若介紹了幾位年輕、貌美的未婚女性,但都未曾打動他。後來,王光美發現劉允若看過電影《五朵金花》後對女主角楊麗坤頗有好感,於是立刻差專人到雲南昆明徵詢楊氏的意見,沒想到這位女演員對當國家主席的兒媳婦沒有興趣,聲稱已有了男朋友。

劉允若不僅在愛情上有獨立執着的追求,思想上也追求西方。他不學毛澤東的著作,愛讀俄國小說。在家裡,他常常憤憤不平地對弟妹們說:「在中國沒有自由」;「中國人都在瞪着眼撒謊,特別是政治家,都是專門製造謊言的」;「在中國沒法取得成果,沒有發展,這是政治挂帥的結果。」

劉允若成了家裡的第一個叛逆者。劉少奇為此讓王光美到七機部指責劉允若「不是思想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修正主義者,右派。他在本質上是反對他父親,反對我們社會主義的。」劉少奇甚至還專門給黨中央打了報告,要求處理劉允若。

劉少奇這一「大義滅親」的舉動等於是葬送了兒子的一生。他被定性為「敵我矛盾」,並下達處理指示:一,對他必須嚴加管束,應該讓他下放勞動。現在沒有必要提出愛人問題和入黨問題;二,把他遷出北京,到其他地方勞動;三,加強對他的審查,必須調查他有沒有泄密的問題。

文革爆發後,劉允若是家中第一個起來造反的,他甚至寫信給在內蒙的姊姊和哥哥:「準備好材料」,回到北京一同批判、揭發劉少奇。同時,積蓄已久的對中共各級領導部門和中共政治種種弊病的不滿,也促使他大膽地站出來在造反派的行列里衝鋒陷陣。他當上了七機部「九二」紅衛兵組織的一員大將,造反派的領導人。但意氣風發沒有幾天,江青就公開宣布:「劉允若裡通外國,馬上逮捕。」當時劉少奇、王光美還未被打倒。

知情人說,劉允若當時的表現很有氣魄,他獲悉江青下令抓他的消息後,自己跑到公安局要求給他戴上手銬免得大家浪費時間。

劉允若被投入北京第一監獄,在著名的寫字樓里與陸定一的兒子陸德等一批中共高幹子女關在一起,後來又被遷往第二監獄、秦城監獄,整整被關押了八年。

由於監獄條件惡劣,生活艱苦,他先後患上了脊椎結核和植物神經紊亂等多種疾病。一九七四年被釋放時,曾與仍在秦城監獄裏的王光美見了一面,母子雙雙以淚洗面,感慨萬端,往日種種積怨隨之消散。

一九七七年,劉允若突患急性肺炎不治,孤獨地病死在医院裏,時年還不到五十歲。終生沒有婚配,身後倒也無牽無掛。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