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男人也沒有辦法 唐朝大老婆如何防小三的?

妾,就是俗稱的小老婆。在中國古代長達幾千年的婚姻制度里,妾一直都是一個極具悲劇色彩的角色。尤其是在唐代,小老婆的日子可不是那麼好過的。眾所周知,大唐是一個盛產悍婦的時代。大唐的女人,很少有哪個女人能夠容忍與另一個女人分享她們的婚姻。雖然我們在前面也講過,婚外情的事情屢見不鮮,但是想要娶回家裡來,門兒都沒有。

在整個大唐史上,魚玄機大概應該算得上是位才貌雙全的大美女了吧,除了長得好看得不行以外,十來歲就詩詞歌賦無所不通。她跟李億那也算是一見鍾情,倆人都以為收穫了這天底下最偉大的愛情。誰知道,李億的家裡有老婆,這下魚玄機就尷尬了。

雖然大唐的風氣是比較開化的,但是,在婚姻制度方面,還是有明文規定的一夫一妻制的,就是不管你怎麼花天酒地,老婆你只能娶一個。你要是想再娶一個,那就是犯了重婚罪,等着你的就是牢獄之災了。

但是,中國的男權社會早就為這些不斷分泌苯基乙胺的男人們想好了辦法。一夫一妻就一夫一妻,沒有問題,我保證這輩子妻子只娶一個,但妾卻可以多納,只要有本事,想納多少就納多少,這個法律可就管不了。

雖說妻和妾感覺上都是男人的老婆,但實際上地位卻天差地別,要不怎麼有大老婆和小老婆之分呢?妻我們前面說了,要費那麼大的周折才能娶回家來,這叫作「明媒正娶」。但納妾的程序就非常簡單了,有的時候就是買來的,有的時候是別人送來的,甚至還有的是搶來的。來到家庭中以後她們也沒有什麼地位,人家說不要就不要了,有的時候還可能被轉手賣掉,或者像魚玄機那樣,大老婆不容你,就把你送到道觀里去當道姑。

唐朝有一條法律:「以妾及客女為妻,以婢為妾者,徒一年半。」什麼意思呢?就是妾永遠都是妾,千萬別想着有一天會轉正,那是法律不允許的。有一姓李的哥們兒偏不信這個邪,扶了小妾衛氏做正室,結果被搞得滿城風雨;還有大詩人王維的弟弟王縉,他的老婆李氏本來是韋濟的老婆,韋濟死後私奔跟了王縉的,倆人沒有三媒六聘的,這李氏只能是個妾,結果王縉卻愛得不行。李氏死後,王縉以「妻」的待遇在家裡大動干戈,為李氏祈福,這後來簡直成了王縉留在史書上的污點了。

可見在唐朝,無論妾怎麼好,都不可能與妻同日而語。尤其是在大老婆面前,那真是進門就得矮三分。無論那個男人有多愛這個妾,但大老婆若不容妾,有時候男人也沒有辦法。前面我們說過的,唐朝的女人大部分都是「女漢子」,性格里少有溫順的一面,看見丈夫領了個年輕美貌的女人回來,想要她們委曲求全地與老二甚至老三相安無事,那基本就是大唐男人的一個夢。

這樣的妻子在大唐那可比比皆是,她們為了維護自己在婚姻中的地位,可真是敢以命拼。據說當年唐太宗為了籠絡人心,就曾送給過房玄齡一個小妾,這下可捅了馬蜂窩了,房夫人非但不讓房玄齡靠近這個妾,還把這個可憐的姑娘折磨得頭髮都快要掉光了。

皇帝一聽,怎麼會有這麼彪悍的婦人,真是比我後宮裡的那些個娘們兒還厲害。老房你過來,讓我給你支兩招。

於是,皇帝就跟房玄齡演了個雙簧,他派人給房夫人送去一壺酒,說:「你們家老房呢,也是個人物,按說早就該妻妾成群了,你有什麼好妒忌的。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收起你的妒忌心,跟老房的小老婆和平共處,要麼你就喝下這壺酒,從此眼不見為凈。」

這話的意思說得再明白不過了,要麼你咽下這口氣,以後好好過日子,要麼你就只能領死了——這可是壺毒酒。

可人家這位房夫人壓根不吃這一套,義正詞嚴地回了皇帝的話:「我和老房白手起家,好不容易有了今天這日子,他倒想要娶小老婆了。我就是死,也不想睜着眼睛看見別的女人進了我苦心經營的家。」說完,一仰脖就把那壺毒酒給喝下去了。

皇帝本來就是想嚇嚇她,沒成想這位房夫人性子這麼烈,皇帝只好回了話:「老房,我看你這輩子就死了討小老婆的心吧。」

那麼房夫人真的被皇上給毒死了嗎?當然不會,皇帝也沒有真想讓她死,他賜給她的不過是壺醋。所以現在,你知道這「吃醋」的來歷了吧?

在唐朝,像房夫人和李億的老婆這樣好吃醋的女人比任何朝代都多,簡直成了唐代婚姻里的一種典型特徵,類似的故事也非常多。我再給你們說一個比這二位還彪悍的,她是一個地方官的老婆,姓閻,她的老公姓阮,是個小縣令。阮閻氏把老公看得非常緊,整天三令五申路邊的野花不能采。有一天,這位阮縣令請人吃飯,席間,客人說干吃飯多無聊,不如叫個姑娘來唱小曲吧。

阮縣令雖然明知家裡有個河東獅吼,但是客人的要求也不好回絕,便叫人去喊了個唱曲的歌伎來。誰知道早有眼線報告了縣令夫人。這一下可不得了,夫人當時正在午休,頭髮也來不及梳了,衣服胡亂一穿,連鞋子都來不及提好,去廚房拎了把菜刀就衝出來了,嚇得那唱小曲的歌伎連哭帶叫地就跑了。

故事講到這裡,是不是有一大批女同胞感到特別解氣,只恨自己沒有這本事?千萬別這麼想,這都不是什麼好教材。這位姓閻的縣令夫人,從此可就被列入黑名單啦。而她的那位老公也被她害慘了,一個連老婆都管不好的人,還能指望他管好一個縣嗎?年底考核不及格,烏紗帽也給弄丟了。

整個大唐時代,雖說悍婦成風,但這並不表示說,男性就毫無話語權,一個個全都得了「妻管嚴」。畢竟中國的整個封建社會還是男權社會,女性再厲害,社會的主動權還是掌握在男人的手裡。比方說家庭關係,女人如果真的鬧得太厲害了,男人忍無可忍,便要拿出他的看家法寶來——休書。

是的,縱然是唐朝,男人也是可以休妻的。一個女人在婚姻生活里,如果沒有孩子,或者生活作風不好,或者不孝敬公婆,或者愛搬弄是非,或者偷東西,或者得了治不好的病,或者是妒忌,男人都可以一紙休書把她休掉。

但我們現在說的畢竟是唐朝,有和其他朝代不一樣的地方。既然唐朝的女人自由奔放,而社會也允許她們自由奔放,那麼在婚姻方面她們也擁有了其他朝代女人所無法想像的權利與尊嚴,比方說,女方如果覺得和這個男人實在是過不下去了,也是可以提出離婚的。

是不是聽着有點新鮮?但這是真的。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時尚大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