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疫期人流少 上海青浦區政府趁機強拆民房

4月30日,上海青浦區警察和拆遷隊將推土機開進位於徐涇鎮松澤大道558弄的一小區,小區3號樓隨後被轟然推倒。知情人表示,當地政府想徵用這塊土地已有兩年,但礙於周邊國際人員流動量大,遲遲無法動手。目前因疫期人少,他們就「抓住了時機」。

黃金地段的「釘子戶」

2014年12月31日,上海國家會展中心竣工,成為世界最大的會展中心。此後,上海車展(2015年起)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2018年起)等大型展會均在此舉辦,國內和國際人員絡繹不絕,附近地段的房價也水漲船高。

被強拆的小區就位於會展中心的北面(下圖紅點處),該小區建於2000年初,有11棟樓,共900多戶。陳妮可告訴大紀元,她舅舅住在這個小區里,他們知道當地政府在兩年前就想征走這塊地重新開發。

(受訪人供圖)

「因為對面是會展中心,建築物非常現代,國際人員流動量非常大」,陳妮可說,但因當時沒談攏賠償價格,業主都不願意搬遷。於是政府清理了小區的租戶和一樓店面的商家,把清空的房子都貼上封條,還砌了好看的圍牆把整個小區包圍起來。目前,小區里僅住着100來戶業主。

據悉,附近的小區都拆得差不多了,只剩這個最關鍵地段的小區還僵持着不動,成了黃金地段的「釘子戶」。

開發商出面解除房屋買賣協議

陳妮可說,這塊地最初批的是工業用地,後來開發商將其建成了底樓商鋪、上面住宅的形式,政府也批了,消防等手續齊全。但是這些房子屬於小產權房,業主跟開發商簽約買的房子,一直沒拿到房產證。

於是,政府又繞過業主私下找開發商協議。4月11日,開發商「上海樂聯日用品有限公司」突然貼出一張告示,稱業主與其就此處建設項目簽訂的《加盟協議書》「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因此決定解除協議。業主被要求在2020年5月20日前辦理解除協議並騰退房屋,逾期公司視業主自願放棄屋內設施的所有權,將自行處置房屋。

同時貼出的還有加盟戶騰退標準,其中平層每平米退還6,200元,類複式每平米退還9,200元,類門面每平米退還9,200到10,000元不等。

開發商貼出的告示。(受訪人供圖)

陳妮可表示,她的舅舅諮詢律師後得知,中國的產權非常複雜。「小產權房也屬於中國產權房的一種,按法律規定單價賠也要賠周邊房價的80%左右。假如周邊的均價是5萬,80%他要賠4萬每平米。」陳妮可說,「現在政府就有點抓住你的小辮子,說這個是小產權房,以前批的是工業用地,沒有住宅,他想抓這個小辮子壓低你的(賠償)價格。」

按照律師的分析,只要法律沒說無效,業主和開發商簽的協議就是合法合規的。「當時你願意賣,我願意買,大家簽了協議。我付了錢,你收到了錢,這是完成了的,現在沒理由你要強買回去,我就得按你出的價格賣。」陳妮可說。

突然強拆

4月30日,青浦區徐涇鎮政府貼出「告知書」,稱其已在4月3日和該處土地房屋的權利人,即開發商簽訂了土地徵收補償協議,並已辦理土地房屋移交手續。鎮政府可「依法」拆除房屋。

4月30日,青浦區徐涇鎮政府貼出「告知書」。(受訪人供圖)

同一天,強拆隊進入小區。「他們來了300—400人,第三方拆遷公司,也有一些警察在那邊維持秩序。」陳妮可說,被推倒的3號樓里還住着一戶人家,「他就把這個人叫出來,東西幫你搬到一個地方,把這個人強行帶到附近一個小屋子裡面關起來,然後推土機就進去,屋子就拆掉了。」「當天貼當天拆的,所以大家全都嚇到了。」

政府貼出告示的同一天,強拆隊進入小區強拆民房。(受訪人供圖)

陳妮可認為,政府這種做法是為了在精神上打擊業主。「他就是這麼霸道啊,我覺得他們的戰術就是先把你推倒,情感上面很多人都被嚇到了,就等於是一種恐嚇的手段。他想逼迫業主接受他們的協議。」

至於選在4月30日強拆,陳妮可猜測一方面是因為會展中心在「五一」期間關閉,附近人少,另一方面是受疫情影響,附近國際人員流動變少。「(政府)往年也都不敢,他們抓住這個時機,4月30日就過來推你一棟。」

按照正常程序,政府征地要貼公告,告知被征土地用途和賠償等相關信息。但是青浦區徐涇鎮政府既沒有公告,也沒有公布其與開發商簽訂了何種協議。

目前,業主已聘請北京的專業拆遷律師,希望通過法院禁令來阻止政府的進一步強拆行為。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北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