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五一各地防疫限制市民出行

北京房山有武漢人因疫情被反覆自費隔離,不堪重負,跳樓自殺。(網絡截圖)

在中國5月1日開始的首個疫情下的小長假,出現各地限制師生外出,甚至取消假日的情況,旅遊景點儘管旅館價格低廉仍乏人問津,有民眾表示很多人不信官方公布的疫情數字,選擇在家不出門。多地曝中共繼續造假掩蓋疫情真相。

在疫情下生存不易,部分哈爾濱市民眾在「五一」期間擺地攤謀活路,也有在京的武漢人,因不堪自己回京後被不斷自費隔離的遭遇而跳樓自殺。

中小學取消假日或限制師生外出旅遊

安徽淮北市教育局官網的通知要求師生「五一」「端午」放假期間,師生不得到市外旅行,不得接觸(疫情)重點地區和海外歸來人員,減少聚會,防止感染疾病。

河南教育部門等也有類似的通知,鄭州市要求高三、初三外地生原則上不離校。許昌市要求教職員工、學生和家長簽署「五一」假期期間不跨區域流動的承諾書。

有些地區甚至直接將假期改為上學時間,如杭州市教育局、廣東惠州、安徽馬鞍山等地。

有大陸高校生向大紀元投訴,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江南大學強制學生返校接受封閉式管理(監獄式管理,限制人身自由),並以曠課、不能畢業等威脅學生必須返校。強迫學生簽承諾書,回校之後不可以出校門,也不能接受探視。

另外「五一」期間,至少17個地方的餐飲業仍禁止承辦婚禮等紅白宴席。

滬國企要求員工不離滬有湖北人在北京自殺

大陸資深媒體人曹山石披露了一份滬上券商「五一」防疫的內部通知顯示:節日期間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跨省、出市的員工,返回後安排居家隔離14天。他感嘆「五一」黃金周不黃金。

滬上券商「五一」防疫的內部通知:節日期間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跨省、出市的員工,返回後安排居家隔離14天。(網絡截圖)

另外公司內部通知還說,如居家辦公滿足崗位任務要求的,可向所在部門、單位提出在家辦公申請。

上海一名白領李小姐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也證實,她的表妹在國企的上海證券交易所上班,公司不允許他們「五一」期間離開上海市。

武漢人在社交媒體上披露,北京房山的小區有個武漢人跳樓自殺了。

對方披露說,「據說是封城那天跑出來的,然後去了廊坊被隔離,來到北京小區租房又因是武漢身份證,不讓進再被隔離。估計是到處需要自費隔離,沒錢了,或者不知道(其它)什麼原因,今天跳(樓)了。」

中共繼續掩蓋疫情真相民間不信官方數據

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蔓延已導致美國超過百萬人感染、俄羅斯感染人數超過十萬,4月30日俄羅斯一天的新增確診病例達5841例。

而中共官方公布4月29日全國新增病例為零。4月30日新增確診病例12例,其中6例為境外輸入病例(上海5例,福建1例),6例為本土病例(黑龍江5例,內蒙古1例)。無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3例,均為境外輸入疑似病例(均在上海)。

但哈爾濱的一名青年4月30日中午向大紀元披露,自己女友住在黑龍江哈爾濱的百悅新城,「跟我女朋友一個單元的有一個病人,確診感染了,現在送往醫院了。(小區)要隔離14天,還要再追加14天。」

但官方29日數據的卻是全國新增病例為零。

無獨有偶,4月30日,江西九江理想家園物業服務中心張貼通告稱,「隔壁國豪山景城18棟全家父女出現高度疑似新型肺炎患者,目前疾控中心把人已帶走,18棟現在只進不出,我們小區與隔壁只有幾步之遙,望各位業主盡量少出門……」

江西九江有小區發現疑似患者。該棟樓的物業發通知告誡本小區居民,只留一個出口供居民及非機動車輛進出,其餘全封閉。(知情者提供)

通知還稱非機動車輛全部從2號崗進出,其它崗亭全封閉。

但4月29日官方疫情通報中沒提到發現疑似病例、4月30日官方通知稱上海出現三例疑似病例。

上海一名白領李小姐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全世界疫情仍然很嚴重的情況下,中共官方公布的這樣數據,我們都不會相信。

她介紹說,自己所居住的小區,卡點至今沒撤,進入小區還是要通行證,有時還要量體溫。快遞還是不能進小區,要我們自己去拿。

而上海接近交通樞紐的小區如虹橋區,有高鐵、火車站、飛機場,管控異常嚴格。現在很多人還是不會出遠門,她以離上海比較近的蘇州為例說,那裡原來住宿是800至1000元一晚的酒店,「五一」期間六百多元就可以訂到,說明今年遊客比去年同期要下降很多,大家還是受疫情的影響,都沒有人相信政府所說的數據,還有那麼多無癥狀的病患,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她還介紹,現在上海醫院看普通病一般都要網上預約,每天限制一定的人數。如果是發熱的,單位上班都進不去,地鐵站、公司門口都有測體溫的,發現發熱的要求去專門的地點隔離或要求去專門的發熱門診看病。

哈爾濱市民紛紛嘗試擺攤謀活路

目前處於疫情新一波焦點的哈爾濱一市民向大紀元介紹,剛才去逛了一下原夜市那一塊(地方),現在是白天沒到夜市時間,到處都是賣水果、賣小菜的攤位,飯店的人都在門口擺攤做鍋包肉、賣麥燒等,很熱鬧,都出來擺攤。

她小區不遠處就有一對年輕夫婦在擺攤,「妻子懷孕9個月,二人弄一箱山竹、一箱香瓜賣呢,想掙錢真不易,這塊以往沒人擺攤。再往前走處處可見地攤,賣啥的都有。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一直喊賣鹹鴨蛋。到正式夜市前,大約四點時,城管什麼的就來了讓收攤,他們都嚇得收檔拉車跑了。中國人真不易,沒錢怎麼也要掙點。」

她居住的小區因為發現有確診的病例被圍上了鐵網,「但不像上次疫情那麼嚴控,人可能經歷過就不像最初了。但別的區不一樣。我朋友家小區聽說疫情比較重,管控非常嚴,進小區不但掃碼,還要出入證、身份證,還在手機特製一個藍色標誌才讓進。如果不是本小區絕不準進,把門的老太太說,就是子女去看老人也不準進,要不怎會有餓死的老人呢。」

另外她的手機還收到一條「哈爾濱市文旅局」的短訊,信中特彆強調:「不扎堆、不聚集、不聚餐」,還說「五一」期間,哈市A級景區限量開放,全部實施分時預約,務必提前預約出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