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護照被作廢 甘肅李大偉申請政務信息公開

甘肅省天水市政治異見人士李大偉向甘肅省公安廳提交了要求政務信息公開的申請。(受訪人提供)

2020年4月8日,甘肅省天水市政治異見人士李大偉向甘肅省公安廳提交了要求政務信息公開的申請,要求當局解釋為何無故作廢他的護照和港澳台通行證。

今年年初,李大偉要出國旅遊才發現自己的護照和港澳台通行證都被甘肅國保無故作廢。

李大偉對大紀元表示:「今年元月份,我準備報個團出去到柬埔寨玩去,就想起我的護照,他們收繳(過)我的護照,他們會不會作梗。我就(向國保)打個招呼,出去玩幾天,你們不要從中作梗。國保大隊長就說你的護照已經被作廢了。我問什麼時候被作廢的?他說作廢一年多了。」

(受訪人提供)

李大偉於是去天水市出入境大廳核實這件事,他說當時一個女警官對他說:「護照作廢要通知你本人啊,而且要作廢的護照你本人要親自來辦。」李大偉要求女警官查一下護照是否作廢了,遭到了拒絕。

李大偉說:「後來找到出入境管理大廳的負責人。我問到底有沒有這事。他說有,是國保大隊通知他辦的。他查到我的護照是去年2月份就被作廢了,護照和港澳台通行證都被作廢了。」

李大偉氣憤地表示:「他們的這種做法是非常惡劣的,我是一個公民,持有中國護照,合理合法的啊,你怎麼能給我作廢了啊,而且你作廢還是黑箱作業,讓我都不知道他們把護照作廢。所以我現在準備看他15天能不能給答覆,不給答覆,下一步我就提起行政複議,再複議不行,我就提起行政訴訟了。這是我的想法。」

李大偉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的護照(辦理)是一波三折,辦的時候就困難,從2014年就開始辦,一直辦不下來,到2018年底,在這期間,我是被國家安全保衛部門所控制的,可能在國保和邊境管理部門銜接當中,我的材料沒遞上去,我在控制當中也可能把護照辦出來了。」

辦好護照之後不到2個月,國保就找到李大偉,「要求我把護照交給他們,他們替我保管,我辦護照的費用他們給,他們給報銷,一切費用他們承擔,我需要使用的時候到他們那取。我說那不行啊,我是公民啊,護照按規定應該是公民個人持有,除非是國家公職人員,涉及保密的,或者金融系統,或者是官員,那他按規定是應該由單位或政府來保管,我是個普通公民,我的護照不應該歸你們保管。我沒給他們,他也沒辦法,他拿不走。」李大偉說。

作為政治異見人士李大偉曾因從海外網站下載所謂的「反動文章」,還將這些文章打印出來,裝訂成冊和通過電子郵件、信件和長途電話等方式和海外民運人士聯繫,於2002年7月24日被中共當局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有期徒刑。2012年4月14日獲釋。

雖然獲釋,但是其人身自由還是受到限制。李大偉表示:「一到敏感時期,他們就限制我人身自由。他們帶我公費旅遊——這是國內對一些敏感人士或異議人士的一種控制方法。在敏感時期,他(國保)天天守在(你)家裏也不那麼回事,他就帶你出去『玩』吧。但身邊都有人看着,吃住身邊都有人。」

李大偉曾經入伍參軍,復員後成為一名公安警察,曾經在天水市公安局任職。談及到入獄的經歷,李大偉表示:「純粹是國家安全部門造假造出來的案子,很多事實是編造出來的,他們用的手段是非常非常低劣的手段。比方說,篡改證據,編造事實。所以他們就害怕在敏感時期,北京的國外記者又多,他們就怕這個事捅出來,捅出來對他們臉上是非常無光的。尤其我這案子是國家安全部門偵查的,安全部門跟公安部門還不一樣,是情報機關,他們對這非常敏感,還是害怕。」

談及到自己從一個「純粹的馬列主義者」到「民主異見人士」,從一個「中共公安警察」、「紅二代」到「冤獄的階下囚」,李大偉表示自己的兩次入獄都是冤案。他說:「我父親是參加二戰時期的老幹部,他一生為人耿直,兩袖清風。他尤其在敏感的經濟問題上對執政的市委、市政府看不慣,就向上級的市政府、市委進行了舉報。」「(被舉報者)就對我進行報復。1992年我幫助西部人員戒毒,(他們)就利用我幫吸毒人員戒毒這件事情前後6次更換罪名把我判刑了,從這時候我思想就發生轉變了,走上了公民維權的道路。」

李大偉表示:「當時我已經認識到,作為我一個警察而且還是紅二代,他們都敢這麼明目張胆地做假案,做冤案,可想對其他老百姓是什麼樣的。雖然我現在在承受這種苦難,但這種苦難不是我一個人在承受,也可能還有千千萬萬個的李大偉在受這種苦難,為了不讓別人再受這種苦難,所以我必須要站出來了。如果這種現象不予糾正,也可能我的子孫後代也會像我一樣,遭受不白之冤,我覺得這是人的一種責任了吧,你生活在這個社會中,你就要為這個社會做出一定的付出啊。」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418/1438730.html

維權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