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到底是控制病毒還是控制人?!」 孝感一家人返京受阻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騰訊公司已上線四十多款疫情相關小程序,被指是電子身份證。給民眾的出行和工作、生活帶來諸多不便,成為監控和迫害人民的工具。

圖為2020年4月8日,湖北武漢火車站外準備搭車的民眾全副武裝。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騰訊公司已上線四十多款疫情相關小程序,被指是電子身份證。給民眾的出行和工作、生活帶來諸多不便,成為監控和迫害人民的工具。

回家過年至今滯留湖北的李先生(化名)告訴記者,3月25號,湖北返京通道開放,武漢以外的湖北低風險地區可以返京,但是要通過返京系統「京心相助」申請,審核通過才能購票回京。

據介紹,北京的防控措施是最嚴的,就是說進出北京是最嚴的。湖北人返京只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高鐵專列,一個是自駕。「明確說了不允許坐飛機。」李先生說。

李先生在北京工作,他首先給工作單位打電話,單位同意他回去(復工),但是返京的流程還是得走「京心相助」。

3月25日,李先生開始在「京心相助」程序上填寫回京信息。一家三口2個大人申請沒問題,填完信息,在待審核狀態,但家中7歲小孩沒有辦身份證,進行人臉識別一直通不過。

李先生只得尋求人工幫助。「社區說系統不歸他們管,只能打12345市民熱線,12345又說只能記錄下來,發郵件也沒回。反正不是踢皮球就是不給出方案。」李先生說。

2天後,李先生夫婦的審核通過了。因是返京專列,在12306上是買不到票的。「京心相助」程序在審核通過後,由系統分配車次和座位。李先生買好車票後,一家人直接打車到了孝感高鐵站。沒想到被車站的公安和工作人員攔下,稱小孩子不在名單內,沒有票不能乘車回京。

「問公安,叫我們找車站,問車站,叫我們找公安。」李先生認為,對於沒有身份證的小孩,這是一個普遍現象,「當時工作人員也說了,像你們這種情況每天都有發生的,帶小孩的家庭每天都有攔下來的。」

「京心相助」程序沒有客服電話

問題每天都在上演,李先生希望相關部門能注意到這個現象,無論是通過修改程序還是採取人工方式,要考慮到小孩沒有身份證不能識別的問題。

「當時(我)也說,需要什麼證明我去弄,我去跑,北京的東西可以用電子傳過來,湖北的東西我親自去蓋章,所有東西我都給你弄過來。但是公安也好,工作人員也好,不給你解決方法,也不給你提要求。」他說。

李先生認為,基層人員畢竟官小,但是工作人員沒有決策權也有向上反映的權利。或者,讓小程序的系統透明一點,乘客遇到的問題能直接向京心小程序直接反映。12306、聯通、電信、移動都有相關的專業客服,這個小程序竟然沒有客服。

「據說這個小程序是騰訊提供的技術服務,12345給我的說法就是給『相關部門』反饋。」李先生說,「這個小程序聯繫不到客服,每次有問題只能打12345,我們每次打電話都要說好久,他才能明白。」

公開資料顯示,「京心相助」是由北京市研發的來京人員信息採集平台手機端應用程序,「經過試運行後在全市各社區推廣運用」。此前,也有不少網友反饋該程序沒有客服電話,存在漏洞,顯示「未報到」。

網友反映,使用「京心相助」實際報到,顯示「未報到」。(網頁截圖)

據騰訊科技訊,「京心相助」微信小程序2月12日正式上線,由騰訊雲提供技術支持。2月13日,「京心相助」服務在支付寶正式上線。

李先生希望能早日返回北京開始正常生活,而且回到北京還要隔離、打卡。「在湖北已經滯留78天了」,他說,「在湖北的日子挺難熬的,因為離北京工作的地方比較遠,生活也不太方便。」

騰訊「防疫健康碼」漏洞百出被指是控制民眾權利的電子身份證

疫情期間,騰訊支持超過30個省和100多個城市開展疫情防控工作,已上線超過40款疫情相關小程序。騰訊「防疫健康碼」於2月9日在深圳首次推出,成為推動復工復產的工具。

有人質疑,「健康碼在悄悄進入民眾生活,按照厲國定律,將會常態化,以公眾健康名義成為一種電子身份證。可怕的是沒有聽到任何質疑反對……」

央視報導,健康碼的生成,是從空間、時間、人際三個維度進行大數據分析,對每個人進行審核。也就是說,健康碼的生成與個人健康並無直接關係,並不是由醫院來鑒定的。

近期,多名武漢網友反饋,在武漢乘坐公交車後,綠碼變黃碼;之前確診康復的人也是黃碼;黃碼不許乘車。

武漢的劉先生告訴記者,健康碼不出門就永遠不會變,出了門就說不準。他打算出差鄭州,結果返回的消息是湖北武漢人到鄭州,健康碼變為黃色,要隔離14天,才能自由活動。「湖北武漢人基本在中國就是不受歡迎的人群,這樣下去公司倒閉只是時間問題。」

稍早,湖北十堰的王先生(化名)也對記者表示,當地解封后,他自駕從陝西、四川、重慶一路開車過來,在遵義的收費站被勸返三次。最後繞行了四百公里才到貴陽。

王先生是和朋友一起出行的,他說,「我有復工證明,在網上申報的,另外一個人沒有復工證明,在收費站我說稍等一下我們補一個復工證明,他們停都不讓我們停,直接把我們趕走了;第二次回去掃碼時,我的是綠色的,他的是紅色的,不能走,他所在的地方是農村,從來沒發生過疫情,比我還安全。這個碼也是很亂的,很多人掃出來是綠的,少部人掃出來是紅的。」

王先生只好把朋友送到重慶火車站。等王先生返回後,檢查站換班了,又不讓他通過,前後被「勸返」三次。

4月8日,武漢解封,武昌火車站必須要健康碼綠碼,沒有智能手機、拿社區的健康證明的乘客,一律不讓上車。

4月8日武漢解封,沒有電子健康碼出行的民眾不讓上車。(網頁截圖)

網友表示,「這麼生硬執行政策,有人性嗎?」「什麼叫官僚體系?」「到底是控制病毒還是控制人?!」「新時代的良民證。」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政府管控人民的手段是多種多樣的。目前大家看到的是一種所謂健康碼,很多人認為這種健康碼是一種電子身份證,其實它只是電子身份中的一種,隨着政治形勢的發展,有可能會出現其它的各種證件,都會成為電子身份證,這就是對人民自由權利的限制,甚至是迫害。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