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面對國際索賠 習近平的「底線思維」是啥?

作者:
法國《世界報》形容法國科學家尋找疫情足跡,就像警察尋找殺人犯的線索,最後找到了這位與中國有關係的零號病人。在全世界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中國有「預謀操控保護裝備等同一級謀殺」,因此將會通過聯合國或歐洲人權法庭,採取法律行動。

4月8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的發言中強調,「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指標,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外部環境變化」與「底線思維」這兩個關鍵詞,表明他清楚知道自家在國際社會的實際處境。次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深刻理解「底線思維」的趙立堅繼續充當戰狼,將甩鍋進行到底,發表了三個「第一時間」的宏論,繼續拉WHO大旗做虎皮。就在這一天,彙集全世界流行病學家提供的病毒樣本的網站(https://nextstrain.org/ncov/zh)呈現了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的3123樣本,結果與一個半月前相同:現有的3123個病毒都有一個共同祖先:武漢肺炎病毒。

習近平說的「外部環境變化」指什麼?

習近平

國際疫情由中國起源再輸入世界,由戰狼外交官趙立堅出面的甩鍋沒有成功,反而引起國際社會更深的反感;世界經濟因各國封國而陷入停滯,作為中共掌門人的習近平也深知犯了眾怒。因此,在4月8日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有了習近平這番講話。

「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當然是指各國還看不到拐點的疫情。在醫療條件相當優秀的美國,其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之多,遠遠超出醫療條件遠遜於美國的中國對外公布的兩類數字。基於此,國際社會對中國疫情數據的懷疑日濃。

英國政府科學顧問向約翰遜首相提交的報告指出,中國低報確診數字,實際感染比公開報出來的要嚴重15到40倍。英國議會下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homas Tugendhat)在《星期日郵報》的評論中,批評中國「象傳播病毒那樣迅速傳播不實信息」,還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決心要創建一個由其領導的『新世界秩序』(a new world order)「。他要求英國重新思考與中國的關係:」我們渴望商品和投資,但我們要導入中國的威權價值體系及其產品嗎?還是我們應該與其他自由國家合作,並減少我們對這種獨裁統治的依賴?「」現在,我們有一個理想的機會來評估世界的未來,並開始將其塑造成我們自己的道德框架。像所有威權政權一樣,中國政府實際上是軟弱的。「

中國低報疫情數據,甚至引起了中國友邦伊朗與巴西政府官員的公開質疑。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4月5日表示,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似乎是一個「慘痛的笑話」,讓世界上許多人認為武漢病毒就像流感一樣,且死亡率更低。他還表示:「如果中國說疫情在兩個月內得到了控制,人們應該認真考慮一下。」路透社報道,4月5日,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Abraham Weintraub)在Twitter上發文,指中國醫療設備生產商趁火打劫,借疫情牟利,並指疫情能「幫中國政府統治世界」;還配上一張圖片,用一個擁有語言障礙的卡通人物來代表中國。

法國一直不想得罪中國,最近因為要購買中國一億口罩,還被中國強行要求使用華為的5G技術。法國實在忍不住了,公布了給法國帶來疫情災難的零號病人的關聯國別。法國《世界報》形容法國科學家尋找疫情足跡,就像警察尋找殺人犯的線索,最後找到了這位與中國有關係的零號病人。

中國廠商借疫情謀取暴利,大發災難財,也為世界各國痛詬。據《紐約郵報》報道,美國會考慮向中國採取法律行動,因為中國在1月至2月期間,於全球各地搜刮數千萬保護衣和20億隻口罩,同時也禁止3M等公司出口N95口罩和手套等醫療裝備。在全世界疫情嚴峻的情況下,中國有「預謀操控保護裝備等同一級謀殺」,因此將會通過聯合國或歐洲人權法庭,採取法律行動。

多國開始向中國索賠的法律行動

武漢肺炎造成全球盡皆染疫,中國對自身造成的世界災難,不僅毫無歉意,反而通過一系列甩鍋行為諉過於美國、意大利,嘲笑他國抄中國作業都沒抄好;聲稱中國為世界抗疫作出了重大犧牲,要求世界感謝中國。凡此種種,激起了全世界的強烈反感。

最近,中國網絡上熱議「新庚子賠款」,指全球200個染疫國家,將會有不少聯合起來向中國索賠,戲稱為「八十國聯軍」,將是「八國聯軍」的十倍。玩笑歸玩笑,但卻有事實依據。

美國《國家評論》發表文章說,國際社會想讓中國為疫情付出法律和政治的代價,但是在向中國索賠方面,包括聯合國安理會和國際法院等國際機構並沒有有效的強制手段,因此建議美國可以嘗試說服其他國家,在科硏及經貿合作方面對中國施壓,還可以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游説有中國投資的國家沒收中國國營企業資產來補償新冠病毒造成的損失。只要世界上受害的國家可能參與,勢將掀起一場全球圍堵中國獨裁政體的持久戰。

印度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師協會近日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中國就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損失作出賠償。據印度《論壇報》(The Tribune)報道,這兩家機構控告北京「秘密地」研發了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其目的是為了買空經濟崩潰國家的股票,控制世界經濟;它們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調查,並要求其對國際社會及其成員國,尤其是印度作出賠償。

巴基斯坦前內政部長、人民党參議員馬利克(Rehman Malik)近日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建議其組成新冠病毒專門委員會,調查這一病毒是否是人造的,及其來源地。

3月17日,美國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和「自由觀察」的聯合創辦人拉里.克萊曼律師,向德克薩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訴狀,狀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賠至少25萬億美元。

以上只是索賠行動的一部分。國際社會深知索賠的道路很漫長,但索賠這種態度,足以表明世界要與中國保持距離的決心。

事到如今,在四面楚歌聲中,習近平也終於意識到「外部環境的變化」,但仍然初衷不改,要求全黨及政府「堅持底線」。這條「底線」就是,決不承認中國是2020世界瘟疫的源頭與製造國,拒不賠償。

武漢肺炎這隻巨大的黑天鵝,終於將全球化帶入黑色版面。西方保守派精英必將反思:價值觀完全與西方相悖的中國,能否在全球化體系內與世界和平相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