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西班牙流感留給世界留下什麼教訓?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正被拿來與1918年發生的致命的西班牙流感疫情作比較。在今年早些時候新冠病毒還沒有在全球全面爆發之前,紐約市立博物館推出了一個專門介紹1918年那場大流感中發生的可怕事件的展覽。

幾個月前,紐約市立博物館首席策展人莎拉·亨利在準備一個介紹1918年致命的西班牙流感的展覽。

今天,隨着紐約市成為美國新冠病毒疫情的中心,那段歷史成為亨利面對的現實。

亨利說:「我認為我們回顧歷史,來看看過去是如何應對的,看看是否能從中汲取教訓。不過總是要謹慎,因為有時把從一種疾病中吸取的教訓用於另一種疾病時,效果並不理想。」

據各種估計,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導致了全球兩千萬到1億人喪生,比戰爭死亡人數還多。

在美國,所謂的「西班牙流感」的第一波流行是隨着一戰結束前從歐洲回來的美國軍人開始的。

1918年夏天在紐約停靠的一艘船帶回了第一批感染者。由於當時戰爭尚未結束,紐約市決定保持碼頭開放,將病人隔離在乾燥地帶。

亨利說:「當時對是否關閉學校有激烈的辯論。我們這裡也剛剛結束了同樣的爭論,就在現在,紐約市的學校剛剛關閉。而在1918年,當時的決定是不關閉學校。因為他們認為許多學生在學校會更安全,因為學校里的衛生條件更好,當然他們也考慮了附近街區的情況。」

當時紐約的劇院也一直開放。

一百年前,沒有收音機、電視,更不用說互聯網。劇院是用來幫助傳播信息,包括自我保健的講座。有意思的是,當時紐約的死亡率低於許多美國其他城市。

歷史學家認為這是因為當局在很快意識到地鐵開放的危險後關閉了地鐵。

亨利說:「我們正關注早晚上下班高峰時段,並在考慮如何減少地鐵人流。所以這綜合了強制措施和自願配合,他們和不同產業共同努力,有計劃地讓不同類型的企業在不同時間開門。」

新冠病毒與西班牙流感的不同在於1918年的流感對年輕健康的成年人,尤其是在服務行業工作的人來說更危險。那些人必須戴口罩,而不戴口罩的人會被罰款,並面臨嚴重的後果。

亨利說:「他們授權警察開罰單,基本上把打噴嚏或咳嗽時不遮住嘴的行為算作輕度犯罪。」

當時紐約市医院裏的病人人數讓醫院應接不暇,在500萬紐約市人口中有大約3萬人病死。紐約花了兩個半月的時間最終控制了病毒疫情。

來源於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