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美國的作業 你註定抄不了

—原題目:慢半拍的美國戰疫

作者:
在一個領導想法就是根本大法的地方,往往就會出現令人驚嘆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效率。而這種效率,是以犧牲民眾的基本權益為基礎,同時還要仰賴於決策者的個人素質,往往會掩蓋愚蠢和武斷,同時會枉顧其他社會階層的訴求,導致某些長久的隱患。正如某些中國人引以為豪的「封城」,且不論社會底層的保障缺失和權益損害,單是經濟驟停造成的長久隱患,恐怕今年很快就可以見到。

美國海軍「安慰號」醫療船

美國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截止3月27日已經突破10萬人,居全球第一。這個結果來得如此之快,讓某些中國人背地裡可能又有了叫好的動力。也可能會讓有些人不解,為什麼在半個月的時間中,美國疫情會掉頭直下,突然爆發?疫情失控了嗎?

首先要說明的是,美國確診數據的飆升,跟近期檢測的大面積鋪開密不可分,說明在歐洲疫情的輸入後,其實美國疫情在2月底就已經爆發,只是當時的檢測人數還遠遠不夠。在歐洲特別是意大利和西班牙疫情爆發後,美國才真正開始發力動員,研製的快速檢測技術出台,但顯然為時已晚,人口稠密、公共交通發達的紐約州首當其衝,確診人數幾乎達到了總數的一半。

美國疫情的擴散,和川普(特朗普)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前,各州防控政策的不一致有關。眾所周知,美國政府的權力是層級劃分,互不統屬。各州的權力非常大,各州之前都是根據本州疫情自行決定防控力度,導致鬆緊有別,步調的不一致導致出現缺口的可能性驟增。而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超級疫情面前,歐美的領導人,特別是川普開始都不同程度的輕視,又導致部分國家層面的舉措嚴重滯後。

不光是這次在疫情中淪陷的歐美,其實這個世界達不到中國人民老朋友要求的國家,體制上都有一個內在的缺陷:決策慢半拍——因為在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決策環節中,後者受制於決策程序或者權力制衡,必須首先考慮公眾權利和社會損益之間的平衡。這就往往導致他們的決策不可能是一步到位的,而是根據事態的發展慢慢累加,在大眾達到共識之後,才會真正到位。

舉個例子來說,現在全美多個州在執行的「居家令」,如果推前一個月執行,恐怕都很難——各州的確診數據當時還寥寥無幾,可能連緊急狀態就無法啟動,而習慣了自由的人民在沒有緊迫感的狀況下,顯然不可能遵守沒有強制約束力的「居家令」。

川普最新推出的2.2萬億美元的史無前例的經濟刺激計劃,往前一個月,想推出簡直是痴人說夢,即便在股市多次熔斷,疫情已經非常緊迫的幾天前下,依然有8名參議員明確反對,結果昨天反對的一名參議員也確診武漢肺炎,隔天就全票通過。

決策的效率其實來自於權力的結構。在一個領導想法就是根本大法的地方,往往就會出現令人驚嘆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效率。而這種效率,是以犧牲民眾的基本權益為基礎,同時還要仰賴於決策者的個人素質,往往會掩蓋愚蠢和武斷,同時會枉顧其他社會階層的訴求,導致某些長久的隱患。正如某些中國人引以為豪的「封城」,且不論社會底層的保障缺失和權益損害,單是經濟驟停造成的長久隱患,恐怕今年很快就可以見到。

而拖拖拉拉、決策前往往要伴隨無數爭吵和角力「慢半拍」的權力結構,在世紀之疫的衝擊面前,來不及反應其實是意料之中的。某種程度上固然是領導層的遲鈍,但根子上還是國家決策程序上的天然設定。就好像很多國人喜歡嘲笑某些議會裡面的漫無休止的吵架甚至打架,其實從權利屬性來說,它就是防止獨斷專行而編程的,就必須這麼運作。

我覺得要理解這一點,可以參照理解美國人為啥對持槍的權利如此執着——在我們看來,每年發生那麼多的槍擊案,死那麼多的人,理所當然該禁。當對於美國人而言,持槍的權利代表的是自由、財產、公平的保障,為了這種保障,付出一點代價是可以接受的。

如今的疫情正是美國為此付出的代價。即便時光倒流重來一遍,這個結果可能也不會改變。但即便面臨如此代價,如果你仔細看美國的媒體報道,後悔這一個月來沒有抄中國作業的言論鳳毛麟角——因為有些方式他們不可能接受。信息的公開透明讓普通的美國民眾能夠在疫情急轉直下的時候坦然接受——紐約州疫情這麼嚴重,州長科莫卻很受歡迎。他天天都在電視上講解疫情、公布舉措、發出求援,甚至和當記者的弟弟公開鬥嘴……是不是真性情的人,工作有沒有儘力,民眾其實自己會判斷。

但這種「慢半拍」的體制的優點也在於此——轉向慢,但總能找到正確的方向,而且一旦找到,就會形成強大的合力。特別是當他們真正意識到病毒的威脅的時候,很快就接受了現實,貌似一盤散沙的國家突然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迅速形成合力。紐約州發出醫務人員緊缺的信息後,有4萬多人自願報名,不需要政府組織什麼「援紐隊」。我每天都在看新聞,裏面除了疫情,還有很多顧客為餐館服務員留下天價小費紓困,民眾在社區擺放免費物資,兒童為堅持崗位的過往行人送賀卡之類的報道,沒有一句「紐約加油紐約挺住」,也沒有給政府丟下錢就跑的造作和虛假。

而川普的支持率也在這麼糟糕的情況下也居然創了新高,雖然他的大嘴也說錯了很多話。在重大災難面前,美國人會更加支持在任的總統是個顛撲不破的傳統,也是美國民意特別值得研究的地方。

總之,一個一遇到災難就想到給民眾發錢減負的國家,和一個遇到困難就要人民奉獻捐款的國家,各種決策其實都不在一個出發點,所以基本上沒有可比性。

那麼美國疫情會不會失控?醫療系統能不能頂得住?

在美國全面推行「社交距離」的概念後,從一般性的規律上來說,疫情距離沖頂還需一段時間,但是為時不遠。而作為發達國家中醫療資源最雄厚的國家,美國儘管病例數已升至全球第一,但死亡率一直穩定在1.5%左右,這個死亡率和其他國家比是偏低的,說明美國的醫療資源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下依然可靠。隨着各種方艙醫院,軍用醫療資源的投入,相信會進一步緩解。而抵禦疫情的根本大法——疫苗,按照目前的進度,也很有可能會第一個出自美國。川普在啟動《國防生產法》後,美國各大公司按照要求都開始調整生產線,開足馬力生產醫療物資,呼吸機、口罩之類的缺口有望很快得到填補,美國的工業實力和動員能力毋庸置疑。

如果單看國內的某些報道,可能會覺得美國都要亡國了。但實際上疫情中的美國我感覺更多的是平靜。全美很多大超市疫情期間提前開門一個鐘頭,專門為行動不便的老年人及殘障人士購物。除了謎一樣的手紙比較緊缺,其他真的沒有什麼缺的。整個社會氛圍也很平靜,秩序和平時並無區別。在疫情並不太嚴重的洛杉磯(目前只有1千多確診),主要幹道雖然車流人流大幅減少,但並未完全靜止。即便美國各大城市目前的「居家令」已經是歷史上最嚴厲的限制,但事實上和中國的「封城」措施比起來,依然相差甚遠。個人的行動自由依然有相當保障,不會有居委會的大媽來監視你,也不會有紅袖章來檢查通行證,更不可能有人來封堵你家小區。更多的還是靠市民的自律。這種自律,其實也是自信。

一個主導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硬核國家,不會倒在一場兇猛的疫情之下。他將來的作業,你註定抄不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