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私人安保公司是否會是中共解放軍的延伸力量?

—中國在非洲的私營安保良莠不齊

兩名派駐非洲的中國私營安保安公司成員(微信截圖)

隨着「一帶一路」政策在非洲大陸的延伸,中國私營安保公司在非洲日益肩負着保護企業財產、防範騷亂、對抗恐怖主義和海盜等重任,但是也面臨著缺乏資質和監管的困境。

利比亞到南蘇丹,「一帶一路」框架下的中國公司在非洲面臨著多重安全威脅,包括犯罪暴力和政治動蕩的衝擊,私營安保公司的市場隨之日益擴大。

上海社會科學院安全與危機管理計劃(SASS-UNITO)負責人亞歷山大·阿敦諾(Alessandro Arduino)近日發文探究中國私營安保公司在非洲的腳印。阿敦諾主要關切的問題有,這些中國私人安保公司可否在執行任務時不危及當地人民的人身安全;是否帶來負面溢出效應,比如走私武器、腐敗、挖走當地人才;是否受到中共軍方正式或非正式的監管。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結構和共產黨的管理角色,造成中國的私營安保公司,國營和私營的界限有時難以區分。作者認為,推行明確的國際標準和行動指南,加大中國和非洲本土以及國際私人安保公司的互動非常重要。

報告指出,中共對非洲的軍事和安全關切與日俱增。2017年以前,中共在非洲的勢力分佈幾乎是單純地聚焦經貿,而美國主要集中於軍事和反恐。直到2017年,中共在吉布提設立海軍基地,挑戰了美國、法國日本在當地的軍事基地格局。

埃塞俄比亞到吉布提,中國私企不斷擴張,特別是2018年之後東非和西非更加猖獗的海盜活動,給中國安保公司提供了廣闊市場。

中國大陸,總共有超過五千家安保公司和大約三百萬名安保人員。在海外,獲得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國際安保行為守則協會(ICoCA)等機構的國際認證的中國安保公司寥寥可數。阿敦諾分析,除了語言障礙、技術困難,公司本身節省成本的考慮是主要原因。

在非洲,極少有公司能像華信中安一樣獲得國際認證,僱傭外國顧問並獲得許可攜帶武器。2018年,有五名中國人在肯雅試圖設立安保公司時被捕,他們沒有合法執照,只持有旅遊簽證。

除了華信中安,阿敦諾列舉的另一獲ICoCA認證的公司海衛隊(Hai Wei Dui)於2015年在坦桑尼亞設立第一個非洲分部。在埃塞俄比亞,該公司的客戶主要是建築和物流公司。海衛隊的主要任務是應對盜竊,還有收集恐怖主義分子的情報等等。

阿敦諾也指出,非洲的中國安保公司可能會在司法空白的灰色地帶經營,因為他們不受中國法律制約,非洲本土法律雖在法理上有約束力,但是當地政府在飽受政治經濟動蕩時未必有足夠的執行力。國際法的碎片化和缺乏執行也會加劇這個問題。

這些中國私人安保公司是否會是中共解放軍的延伸力量?阿敦諾目前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長期來看,和國家機器更密切的互動是有可能的。這些公司常常僱傭中共前軍隊和警察人員。隨着安保公司走出國門,中共外交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甚至解放軍都會開始爭取相應的監管權限。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