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醫生自白:我在埃博拉病毒中倖存 但我怕中共病毒

隨着美國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疫情的日趨嚴峻,一名來自紐約的急診室醫生,發文描述了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病毒爆發期間他在醫院的日常。據外媒3月25日報道,CraigSpencer博士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急診醫學全球衛生總監,他還是在埃博拉病毒中倖存的醫生。

隨着美國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疫情的日趨嚴峻,一名來自紐約的急診室醫生,發文描述了中共病毒(中共肺炎)病毒爆發期間他在醫院的日常。據外媒3月25日報道,CraigSpencer博士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急診醫學全球衛生總監,他還是在埃博拉病毒中倖存的醫生。

CraigSpencer博士在網上看到很多人詢問急診室的狀況,於是決定發一篇長文讓他們了解當前醫院現狀、醫生的工作狀況以及病人的具體情況。

CraigSpencer博士稱:在與病魔鬥爭的日子裏,我每天都是早上6:30起床,然後關閉家中的所有設備來專心煮咖啡。因為外面和醫院的咖啡店都已經關門了。等一切準備就緒後,便背着包走在路上,我發現外面每天都像星期天一樣安靜,頓時被這座城市的寂靜震撼到,彷彿昔日的繁華已成為過去。

早上8點,我走進醫院,這裡的病人幾乎每個人都有咳嗽、呼吸急促、發燒等癥狀。因為病人人數在不斷增加,醫生每天忙碌到忘記喝水,午餐也是在短時間內結束。

在重症患者中,有一名患者的狀況讓所有人擔憂。我撥打了其家人的電話,告訴他們病人的狀況以及討論接下來該怎麼應對。然而,還沒處理好這邊的事情,我又收到另一名患者的求助,他的情況也同樣很嚴重,經常出現嘔吐的癥狀,根本不能通過吃飯來給身體提供營養。等把他們安頓好後,我看了下時間,是上午10點。

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每個人都會輪流對重症患者的病症進行統計。到了下午,我發現自己一直沒有喝水,但又不想摘下口罩。我從來沒有這樣害怕過病毒,相比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這次的中共病毒(中共肺炎)讓我恐懼,我害怕它。

等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因為外面的餐館都已經關了,不得不在醫院的小餐館吃飯。在吃飯前,我洗手兩次,並小心地摘下口罩,開始吃飯。等吃完,我又急忙帶上「面具」回到工作中。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我清理了自己的手機,以及隨身攜帶的其他物品,然後又踏上空蕩蕩的街道,準備回家。

終於走到家門口,我會先在屋外脫下衣服,把從外面帶過來的全部物品都放在門外的袋子里,當結束這些操作後,才能進門。然後進家是沖一個熱水澡,再進行消毒,換上新衣服後才可以和家人見面。然而,妻子仍然不讓我和孩子接近。

雖然這段時間的日子過得很苦澀,連孩子都要和我保持距離,但這也是正確的決定。因為遏制中共病毒(中共肺炎)傳播已經為時已晚,但讓社會群體保持距離是與病毒作鬥爭的關鍵環節,保證社交距離,不聚集是現在唯一可以拯救我們的辦法。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睹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