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中共病毒日記:回到完全變樣的羅馬 意大利成了新武漢

人們在羅馬鼓掌感謝意大利醫生和急救人員。(2020年3月26日)

上星期五(3月20日),我們總算回到了緊挨意大利羅馬城北的家。這一天也是我們為期兩個星期的隔離的開始。

我們一落地就必須向當地衛生當局宣布我們明白規矩:必須呆在室內,不得離開住宅,甚至不能出門買吃的。我所能說的只是,謝天謝地,幸虧送貨到家的服務還挺好使!

我和兩個18歲的雙胞胎兒子用了一整天才從英格蘭回到自己的家。我們也清楚地意識到我們算是幸運的。在此之前三天,歐盟宣布暫停進入申根區30天,唯一例外是返家的長期居民。

倫敦希思羅機場五號停機樓有關因中共病毒要求人們在家隔離的告示牌。(2020年3月24日)

我們從倫敦的希思羅機場飛到德國的杜塞爾多夫,趕上了一班乘客爆滿的飛機,飛往羅馬。最初的航班上有很多乘客是前往米蘭的大學生,他們發現接下來的航班被取消了。沒有人告訴他們該怎麼做。事實上,杜塞爾多夫機場已經人去樓空,我們前往羅馬的航班是極少數未被取消的。

我的兩個兒子在英格蘭南部學習,我去那裡參加2月27日的一次家長與教師見面的晚間活動。當時,意大利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封閉了北部11座城鎮。我那時萬萬沒有料到,很快,整個意大利都陷入了封城狀態。

對我和我的兩個兒子來說,返回羅馬後迎來的是震驚。我們從英格蘭來,那裡的學校直到上星期五還在開課,酒吧、餐廳和商店那時也在照常營業。而在意大利各地,學校在3月4日停課,到了3月10日,整個國家都封閉了。意大利成了新武漢,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不斷上升,醫院、特別是北部的醫院不堪重負。

我們搭乘的歐洲之翼航班着陸後,我們進入了羅馬菲烏奇米諾機場的三號停機樓。着裝警員衝著我們喊,讓我們彼此保持距離。所有人都被要求排隊測體溫。接下來還要排隊填表,申報我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這包括宣誓同意隔離兩個星期。

最後我們獲准到另一處人去樓空的機場候機樓去取行李。我從來沒有見過羅馬機場如此空空蕩蕩,所有的店鋪都關門了。我必須跟等我們的司機確認車來了。羅馬環路的塞車是出了名的,可我們一路卻沒有看到幾輛車,這簡直讓我們無法相信。

車子駛向城內,沿途設有很多警察路卡,但沒有人把我們攔下。我們必須在一處地址領取一些鑰匙,再去另一處地方為孩子們取一些東西,最後取出我自己的車,開車回家。我們在猶如鬼城的羅馬穿行,得以完成所有這些任務。

羅馬熙熙攘攘的車流一向令人難以忍受但卻是本地居民的家常便飯,人們習慣了汽車喇叭轟鳴和輕騎摩托左右閃過。而此刻,我們卻幾乎看不到人和車。我們很快醒悟過來,我們自己也都要失去行動自由了,生活將會發生急劇的改變。

夜裡11點,我們終於到家。雖然疲憊不堪,但是還是很開心。上床睡覺之際,我們知道,我們在意大利的生活跟我們之前所有的經歷都將不同了。第二天早晨,這種現實無情地展現在我們面前:不得出門,除非是到我們樓房的電梯里領取我們訂購的食物。不許與任何人交談,只能通過電話或WhatsApp聯繫。不能出門散步,不能去健身房,不能會友。外面的咖啡館、餐廳和商店都關門了。

這個時節的天氣格外美好,我們當然獲准在自己的露台放風。可是舉目向外望去,一個人影也看不到。每個人都關在家裡自我隔離。偶然出現了一位孤獨的行人,戴着口罩和手套去買吃的。兩個兒子和我面面相覷,彼此問道: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多久?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