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中國奇蹟」已經結束 中共正在大衰敗 清算開始

作者:
這場傳染病疫情揭示了中共吃人的資本經濟的多重弱點,這些弱點再也不能被虛假的統計數字所掩蓋,也不能再被大規模刺激措施所掩蓋,不能再被無效爛尾的房地產項目或三角債務、外國投資和技術盜竊所掩蓋了。

2020年3月20日,北京,中國上班族戴着防護口罩排隊等候公交車

中共(治下)的經濟在向全世界傳播病毒之前就已經陷入了深深的困境。貿易戰的關稅減少了北京的出口,商品供應鏈也開始從中國大陸轉移出去。而現在,中國經濟的前景似乎將成為幾十年來最黯淡的,這可能將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以來最糟糕的一個季度,第一季度的GDP實際上已經出現了萎縮。

當然,儘管疫情肆虐,北京仍然堅持要實現2020年的經濟增長目標。但這是不現實的。我們甚至不清楚中共是否真的已經克服了這場正廣泛流行的疫情。在中國仍然可以看到人們在医院裏排隊,最近,中國移動的手機用戶數量比三個月前的疫情大流行開始時減少了2100萬。

近階段的情況可能將是災難性的

當然,沒有哪一個國家的經濟提前做好了應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準備,所有的國家都將繼續受到「中共病毒」爆發及其所帶來後果的嚴峻挑戰。但是中國經濟固有的弱點使得它特別容易受到疫情性衰退和正在發生的全球貿易模式正在遠離中國大陸這個情況的影響。由於中國國內需求的下降,這種依賴性變得更加嚴重。

更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全面壓迫扼殺了中國經濟的效率和創新。這將使經濟更難以迅速適應這一傳染病疫情和不斷變化的全球經濟模式所帶來的挑戰。

因此,中國經濟的支柱——消費支出和房地產,以及出口和外國直接投資——正在北京眼前不穩定地抖動,甚至出現崩潰。例如,高利潤的製藥和醫療供應行業將會儘快回歸美國。

2020年消費支出暴跌

中國經濟的主要支柱是國內需求,佔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的57.8%。2019年第一季度,消費支出佔中國GDP增長的三分之二。

但是這種情況不會再繼續下去了。

由於供應鏈流出中國大陸而導致的疫情封鎖和工廠關閉,將壓低人們的收入。而消費支出將因此受到沉重打擊。難怪已有64.4%的中國民眾表示,從長遠來看,他們將會更「克制」地消費,而另外12.6%的人表示,他們會削減開支。

加在一起,就已經有77%的消費者將採用更保守的消費模式。再加上非洲豬瘟所造成豬肉短缺,預計食品價格將上漲,這些上述數字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房地產的價格和利潤暴跌

過去五年,消費支出和房地產開發是中國經濟的兩大驅動力,現在兩者都陷入了困境。

消費支出下降直接影響了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公司之一的恆大集團宣布其年收入將下降50%。這是因為政府不得不大幅降低住宅價格,以刺激消費者購買。

但恆大並不是唯一一個對銷售發愁的房地產開發巨頭。融創中國控股(Sunac China Holdings)、新力控股(Sinic Holdings)和碧桂園(Country Garden)也都不得不向買家提供特別優惠,如30天內可取消購買等等,以吸引消費者達成購房交易。

但挑戰在於,住宅公寓的預售收入能夠為新地產開發項目的建設提供資助,而這種推動力正在迅速減弱,因為越來越多的開發商要麼面臨美元計價債務違約的危險,要麼已經資不抵債。

今年2月,彭博社(Bloomberg)報導稱,在30家中國大陸房地產開發商中,銷售額同比下降33%。

這是六年來最大幅度的下降。

對於出口,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儘管2019年凈出口僅佔中國經濟增長的11%,但今年1月和2月出現的71億美元貿易逆差可能只是疫情所帶來的短期結果,出口不太可能恢復到以前的強勁水平。

儘管中共政府希望通過增加出口來刺激經濟,但全球需求的下降讓能否達到這一點變得令人懷疑。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拉瑞‧胡(Larry Hu)警告稱:「針對出口和供應鏈問題而言,最糟糕的情況還未到來。」

貿易順差的下降表明,貿易對經濟增長的支持將會減少,其影響可能會超出人們的想像。隨着其它國家對中國出口需求的下降,最糟糕的情況還未出現。

外國投資減少

2020年的前兩個月,中國大陸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同比下降8.6%,降至192.6億美元。這種戲劇性的下降幾乎完全是由於疫情大流行引起。

雖然有事件驅動的原因,但外國直接投資可能不會回到以前的水平了,因為還存在其它的原因。如果說同以前相比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隨着「中共病毒」疫情的爆發,製造業從中國大陸向外轉移的速度加快了。而這些供應鏈工廠和工作崗位將不會很快重新回到中國。

此外,整個世界都越來越不信任中共,因為中共在傳染病疫情中應負的責任越來越為人們所得知和了解。中共政府知道,目前的形勢已不如疫情大規模爆發之前那麼樂觀,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中共會孤注一擲地開展宣傳活動,轉移指責對象。

清算即將到來

可以理解的是,中共政府對大衰落的反應措施是向經濟注入數千億美元的刺激資金。從共產黨的角度來看,它也實在沒有其它選擇了,它不可能放鬆對經濟和公民的控制。

但更多的刺激措施可能不會再像過去那樣有效,因為價格下跌反映出消費者需求疲軟,同時也反映出市場對中共政府缺乏信心。它很可能將面臨著GDP增長2%甚至更低的未來。

這場傳染病疫情揭示了中共吃人的資本經濟的多重弱點,這些弱點再也不能被虛假的統計數字所掩蓋,也不能再被大規模刺激措施所掩蓋,不能再被無效爛尾的房地產項目或三角債務、外國投資和技術盜竊所掩蓋了。

所謂的「中國奇蹟」已經結束,北京要麼拯救共產黨,要麼拯救中國的經濟。

現在,對中共的清算已經開始了。

《大紀元時報》將導致疫情的COVID-19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因為正是中國共產黨的掩蓋和管理不善才使得該病毒在中國各地傳播,並造成全球性大流行。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The Great Fall of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